飄天文學

搜索
飄天文學 > 都市現言 > 南風過境,你我皆過客 > 第1131章 女人隻會礙手礙腳

南風過境,你我皆過客 第1131章 女人隻會礙手礙腳

作者:豆芽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1-09-27 07:59:08

是啊,冇變呢,依舊這麼強詞奪理,不可理喻,我竟然妄想這樣的人經年之後會磨平棱角,至少懂得換位思考,顯然,是我天真了。

虛張聲勢的背後,無外乎做賊心虛,爭論冇有意義,與其在這和陸欣然糾纏浪費時間,倒不如回去好好想想,接下來該怎麼對付慕容謹。

閉上眼睛,深深了吸了幾口涼氣,平複了心情之後,我轉身就走。

陸欣然卻不肯作罷,上前拉扯,我冇反應過來,腳下一崴,整個身子都向後跌去。

失去重心的下一秒,腰間忽然被一雙手拖住,潛意識覺得,這個及時出現的蓋世英雄,一定是我心心念唸的傅慎言,然而一陣天旋地轉之後,率先映入眼簾的,是隱藏在眼鏡框下偽善的眼眸。

慕容謹嘴角揚起不可名狀的微笑,“還好嗎?”

反射性的從他懷裡起身站直,下意識朝旁邊挪了挪位置,拉開彼此之間的距離。

慕容謹臉上的笑意更深,就像一隻老謀深算的野貓,抓住了獵物不殺,恐嚇威脅以此獲得快感。

恢複冷靜之後,再抬眼,我這纔看清他身旁麵無表情的傅慎言。

他們是一同來的,出手救人的卻是慕容謹,是為了避嫌,還是掩人耳目?

倒是慕容謹不問自答,“如你所願,人我帶回來了,高興嗎?”

他總是一副春風和煦的樣子,看起來人畜無害的,黑框眼鏡彷彿一塊雙麵鏡,外表看上去誠懇內秀,隻有真正交手過的人才知道,鏡麵之下隱藏著多麼可怕的戾氣和野心。

我可不信他予取予求隻為討我歡心,不過有彆的目的罷了。

各取所需,我也冇什麼好顧忌的,直接走向傅慎言,試圖用麵色嚴峻告訴他老婆生氣了有多可怕,“我們回家。”

傅慎言幽深的眸子平靜的看著我,完全不為所動,那表情像是在挑釁我——彆妄想捂熱一塊石頭。

四目相對的瞬間,我感受到了久違的疏離,就像風箏斷了線,再無牽扯。

失望和氣憤占據了上風,我忽然就想學著沈鈺耍一次混,見傅慎言無動於衷,我毫不猶豫的撥出電話,打給沈鈺安插在京城裡的雇傭兵頭子,“帶幾個人到傅氏旗下最大的會所,立刻。”

說完,乾脆掛掉電話,賭氣似的看著傅慎言。

狗男人,今天就是綁,我也要把你綁回去!

“你想做什麼?”傅慎言終於開口,眼眸微微眯著,似乎在摸索我的盤算。

這冷漠的態度,真是叫人不爽呢。

要較勁是嗎,我奉陪到底。

“你說呢?”我踮起腳尖湊到傅慎言麵前,彼此幾乎臉貼著臉,“你是我沈家的贅婿,是我男人,我孩子的丈夫,我對你做什麼不可以?嗯?”

傅慎言往後縮了縮脖子,有意躲避,卻避之不及,梗著脖子同我較勁。

陽光正好從樹葉的間隙中打在他臉上,叫我連每個細節都看得清楚,他的睫毛又密又長,眨眼的頻率要比常人慢一些,這樣一來,那些彎的恰到好處的毛髮就像蝴蝶飛動,有著難以抗拒的浪漫。

依舊是我一眼就能想到愛情這兩個字的傢夥,怎麼會說變就變。

身後,慕容謹堅持不懈的破壞氣氛,“都說小彆勝新婚,需不需要叫人給你們開個房間,加深一下感情?”

“求之不得。”“不需要。”

傅慎言和我同時脫口而出,說完,他急於表現似的,大步從我身邊走過,走進會所,“女人隻會礙手礙腳。”

說話間,人已經穿過陸欣然身邊,消失在會所門邊,留下我獨自一人,像隻敗家犬,任由陸欣然奚落嘲笑,“聽清楚了嗎沈姝,傅慎言把你甩了,他不要你了,你就是個笑話,倒貼也冇人要的笑話!哈哈哈......”

我,礙手礙腳?

陸欣然的話對我傷害不大,但我的確被傅慎言的嫌棄氣的不輕,索性對著陸欣然發泄,陰陽怪氣的說道,“是喔,所以你又是什麼好東西,以至於傅慎言對我愛了膩膩了愛,就算是甩了也懶得多看一眼?”

“你——”陸欣然氣的食指大動,顫栗著指著我,一咬牙又忽然冷靜下來,似笑非笑的說,“差點忘了,傅慎言愛不愛我,對我有幾分在意,我早就不在乎了,重要的是,他和我站在一條線上,我會陪著他壞事做儘,陪著他自甘墮落,親眼看著他變成他最瞧不起的低賤的人,而你,什麼都阻止不了,想想這些,真是讓人興奮啊。”

“你妄想。”我咬著牙,聲音不大,周身卻包裹著涼意。

陸欣然扯了扯嘴角,“走著瞧。”

說完,踏著跳躍的步伐,躋身進了會所。

我跟著轉身,看著會所金碧輝煌的招牌,看著由於未到營業時間而一片漆黑的入口,有種置身於地獄之門的不真實。

“你的人還得等一會兒纔到,有勇氣的話,進去坐坐。”

慕容謹的邀請更像是一封戰書,好似明擺著告訴我,這就是他設下的擂台,看我有冇有膽量上台接受挑戰。

接受——無論傅慎言變成什麼樣都始終愛他——的挑戰。

鬼使神差的,我冇有吃下這激將法,卻也不肯暫時先離開,隻是固執的站在路邊,等著沈鈺的人趕來,然後像打包外賣一樣,將傅慎言打包帶走。

然而不過兩分鐘的時間,會所裡傳來桌椅摔砸的聲響,緊接著便是員工的求饒。

“傅先生,您放過李偉成吧,他知道錯了!”

“彆打了彆打了,再打下去他會死的啊!求您......”

“我們是為了守住季殊小姐的店纔會做兩本賬,是為了你女兒,你怎麼可以......”

不好!

心底升起強烈的不安,我來不及細想便抬腳小跑進去。

昏暗的會所大廳,唯一的一盞燈照在慕容謹和陸欣然所做的沙發上,另一邊,微弱的光束照耀下,職員李偉成和另一個男員工鼻青臉腫的倒在地上,旁邊,傅慎言蹭亮整潔的皮鞋格外刺眼。

聽見門口的動靜,傅慎言在黑暗中偏頭朝我這邊看了一眼,下一秒,一腳踢向昏昏沉沉的李成偉。

李成偉下巴被踢中,整個人翻了個麵,腦袋撞在身後的吧檯,徹底昏了過去。

“傅慎言你在乾什麼!”

我急的大叫,傅慎言卻冇有停下來的意思,順勢抄起吧檯上的空酒瓶,走向另一個男員工。

“傅先生不要,不要,傅先生......”

“住手!”

“嘭——”

瓶身攔腰破碎,員工頭上鮮血淋漓,痛苦的抱著傷口在地上掙紮。

傅慎言像個旁觀者,丟了手上的半個瓶子,抄兜轉身,消失在側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