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搜索
飄天文學 > 都市 > 狂婿如龍 > 第1439章男孩子在外麵要保護好自己

狂婿如龍 第1439章男孩子在外麵要保護好自己

作者:一生歡喜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1-06-09 19:25:18

第1439章男孩子在外麵要保護好自己

聞人傾情和聞人傾心兩個人的腦門上都是驚天的感歎號!

什麼鬼!

狗比這說的是人話?

他什麼意思!

他手上那四顆是要自己留著,然後把所有的寶貝都送給我們?

然後呢?

我們客套了,我們淺薄了啊!

我們拿了這四顆就把話都堵死了!

聞人傾情氣得想用爪子去撓牆!

而聞人傾心已經身體力行在撓了!

啊啊啊啊啊!

姐妹花的心裡像是被一塊石頭堵住一樣,憋屈地無以複加!

她們以為自己賺了。

結果血虧。

還無從反駁……

倆人憤憤地瞪著陸葉,想要把他生吞活剝了。

看著兩人嫉惡如仇的眼神,陸葉脖子一縮,朝後麵靠了靠。

男孩子在外麵要學會保護自己啊。

麵對這姐妹花,很危險。

而兩個女人的眼睛裡寫滿了三個字:重新說!

意思就是她們姐妹倆臉也要,寶貝也要。

陸葉清了清嗓子,說道:“那不如這樣吧,你們替我做一件事情,我就把這些都給你們。”

“什麼事情?”聞人傾心很順利就找到台階下了。

“你之前不說跟我說,我爺爺在香花瀝血待過嘛,那幫我找出來我爺爺在這裡的任何線索。”陸葉淡淡地說道。

“就這?”聞人傾心都愣住了。

她以為吧,這狗比至少會獅子大開口,搞出一些令她們都很難辦到的事情。

冇想到,就這麼簡單?

還真是狗比送人頭啊。

但是,聞人傾情卻微微皺起了眉頭。

她之前聽妹妹說過陸葉爺爺的事情。

妹妹不懂這裡麵的曲折,但是姐姐懂啊。

“怎麼?有難度?那我……”陸葉看著姐姐,手就伸向桌上那堆寶貝。

但是,聞人傾情“啪”的一聲,將陸葉的手狠狠拍掉。

顯然是這些寶貝已經不屬於陸葉了。

她盯著陸葉說道:“你爺爺的事情我也略知一二,當初他來我們香花瀝血,待的時間不長,因為他犯了門規?”

“犯了門規?”連聞人傾心都傻眼了。

冇聽過啊。

聞人傾情像是不想說這個事情,但又不得不說,一臉生無可戀。

她說道:“你爺爺剛入香花瀝血,也參加了埋骨爭名,然後回來之後似乎受傷很重的樣子。本以為他會好好養傷,但不曾想,他竟然擅自闖入我們香花瀝血的禁地,第二天才被長老發現。”

“被髮現後,他馬上就被逐出了香花瀝血,後來的話,應該是回到了你們那個地方去了吧。”

陸葉皺緊了眉頭。

所以,最終的指向是——

“嗯,禁地。你應該也想到了。你爺爺在香花瀝血行事低調,若說能在這裡留下什麼線索或者痕跡,那隻有在我們香花瀝血的禁地了。”聞人傾情替陸葉回答道。

“嗯。”陸葉簡短地回答了一個字就沉默不語了。

聞人傾心卻急了,“我說你小子不會也想擅闖禁地吧?你想重蹈你爺爺的覆轍?”

陸葉白了聞人傾心一眼,“什麼你小子你小子,冇大冇小的。”

陸葉還以聞人傾心的主子自居呢。

一個姐姐天天狗比狗比叫不停,這也就忍了。

妹妹也想造反,冇門!

聞人傾心脖子一縮,瞪了陸葉一眼,卻不再說話了。

“嗯,有合適的時機或者機緣,我是一定要去你們香花瀝血所謂的禁地的,關於禁地的情況,長公主能否多告訴我一些?”陸葉對聞人傾情說道。

聞人傾情目光複雜地看著陸葉。

這狗比,是在教我墮落?

老孃是香花瀝血的長公主,你卻當著老孃的麵要闖我家禁地,還讓我告訴你怎麼闖?

我是那樣的人嗎——

“禁地的情況我知道的不是很多,隻知道那裡囚禁著了不得的東西,也可以說是我們香花瀝血世世代代守護的東西。你如果有本事的話,可以到我們香花瀝血的地下藏書閣最深一層去看,那裡應該有記載。”聞人傾情一臉嫌棄地說道。

這種被逼良為娼卻還要曲意逢迎的感覺,臣妾好難過啊!

香花瀝血地下藏書閣最深一層。

陸葉點了點頭,奇奇怪怪的知識點又增加了一個。

他的頭現在有點疼。

感覺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那我如何才能進入這最深一層的地下藏書閣?”陸葉問道。

“這個嘛倒是冇有嚴格的規定,你今天算是得到我父親承認,正式拜入香花瀝血,隻要你想去,跟我說一聲,隨時都能去。但是能不能進入最後一層,就要看你本事了。”聞人傾情說道。

她現在覺得狗比本事滔天,不必浪費自己太多唇舌去解釋一大堆東西。

反正他聰明,他厲害,他都可以。

“嗯,那我過幾天再去。”陸葉說著,指了指桌子上的寶貝,“現在都是你們的了。”

這一說,聞人傾情反倒有點不好意思了。

被逼良為娼一下,收穫還挺多。

她沉吟了一下說道:“這樣吧,這些寶貝實在是太貴重了,我們都拿著也有點不好意思。”

陸葉看了她一眼,想從她臉上看出來點不好意思。

可惜不好意思,冇看到不好意思。

聞人傾情咳了咳嗓子,說道:“我們就拿一些,然後剩下的東西嘛,後天剛好有一場拍賣會,可以拿去拍賣或者換取一些你感興趣的東西,你覺得呢?”

好嘛,拿人手短吃人嘴軟。

狗比二字現在聞人傾情也不叫了。

相當立竿見影。

陸葉想了想,點點頭,“行,那你幫我安排吧。”

“嗯。”聞人傾情很順從地點了點頭,然後才發現,自己又被安排了。

堂堂長公主,三番兩次被個小弟子安排。

這酸爽。

“收起來收起來。”聞人傾心將桌上的東西趕緊收拾好,然後對姐姐說,“我們走吧。”

“嗯。”聞人傾情剛好需要如此的解圍。

她趕緊和聞人傾心收拾好東西,離開了陸葉的房間。

隻是,陸葉剛要關上門的時候,聞人傾情忽然又回來了。

“怎麼了?”陸葉問。

聞人傾情冇有回答,隻是目光灼灼地看著陸葉。

看的陸葉默默緊了緊身上的衣服。

聞人傾情一步越過陸葉,朝著桌子走去。

她一手提起陸葉之前準備的酒壺,對著陸葉一飲而儘。

眼眶,竟然有些通紅。

她酒壺往地上一摔,人就大步往外麵走去了。

隻留下一句慷慨陳詞。

“說好回來請我喝酒的。”

“這一壺就是了。”

“以後,我不想再喝這樣的酒。”

“隻此一次!”

“下不為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