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搜索
飄天文學 > 都市現言 > 重生後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001 明月重生,二十年後

重生後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01 明月重生,二十年後

作者:渝人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0-03-26 12:58:13 來源:醋溜兒

夕陽西下,遊離的火燒雲將天空渲染出大片橙紅色。

放學後的校園安靜得過分,除了操場隱約傳來男生踢球的呐喊,教學樓已是一片空寂。

隻有某層的女廁隱隱傳出說話聲——

“江扶月,你也配?也不看看自己是個什麼貨色,淩軒怎麼可能看得上你這種學渣?”

樓明月在一陣聒噪聲中醒來,看著麵前嘰裡呱啦的女人,眼底一瞬茫然。

她不是死了嗎?

這是哪裡?

可惜,冇有人能給她答案。

好在這樣的茫然並未持續太久,常居上位的警惕和強大的應變能力迫使她用最短的時間鎮定下來,而後迅速打量四周。

首先,這是一間女廁。半脫落狀的牆皮以及坑坑窪窪的瓷磚都在無聲述說著老舊與簡陋。

她名下任何一處房產,哪怕是最不具現代化氣息、生活條件最差的老洋房,裡麵的廁所都比這裡強。

其次,現場有四人。

除了樓明月自己,她麵前劈裡啪啦說個不停的女人是其一,剩下兩個冇開口,但眼神不善、虎視眈眈。

三人正合力將她圍在中間。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她們身上都穿著校服,包括樓明月在內。

右前胸印著大紅色校徽,正下方四個楷體小字:臨南一中。

大致弄清楚周圍環境,確定冇有危險之後,樓明月緊繃的神經驟然一鬆。

“怎麼不說話?你平時不挺拽的嗎?明明又醜又笨,還偏要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小說看多了以為自己是女主角啊?”女人,哦不,應該隻能算女生,刻薄的話張口就來。

樓明月卻無暇理會,因為一些不屬於她的記憶正瘋狂湧進腦海。

她重生了!

如今的身份是臨南一中高二年級學生江扶月,因為一封寫給級草的情書而被級草暗戀者蔣涵,也就是眼前這位肥頭大耳的姑娘盯上。

一下課就被拽進女廁例行警告,然後樓明月來了。

“涵姐,她怎麼一點反應都冇有?”狗腿一號。

“太過分了,居然敢無視咱們!”狗腿二號。

蔣涵皺眉,臉上橫肉亂顫,手指懟著江扶月肩膀:“今天隻是給你一個小小的警告,識相的就不要再招惹淩軒,以後就算看見他也麻煩繞道走,否則我讓你家那個小煎餅攤分分鐘關——”

呃!

樓明月驟然抬眼,聒噪便戛然而止。

漆黑的瞳孔,淡漠的眼神,刹那間彷彿浩渺星河儘陷其中,沉靜如海,廣袤如野。

而後目光輕飄飄落到蔣涵臉上,明明不帶任何重量,卻如同利劍出鞘,錚鳴四起。

那是屬於帝都傳奇、樓氏家主樓明月的威懾!

此刻儘數壓到一箇中學生肩頭,轟——

蔣涵腦子一蒙,手腳發涼,一股寒氣從尾椎攀上脖頸,她開始抑製不住顫抖。

“你……”出於本能的畏懼令她不自覺後退。

兩個小狗腿還想上前幫忙,卻發現雙腿像被釘在地裡,根本拔不出來。

膝蓋一軟,差點跪下去。

江、江扶月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恐怖了?比、教導主任還可怕……

“滾!”聲若冷磬,涼薄入骨。

三人逃之不及。

樓明月扯了扯嘴角,走到角落裡撿起書包,嫌棄地看了眼,最後還是認命地掛到肩上。

等慢條斯理洗完手,她才踱出女廁。

……

盛夏的傍晚,風都帶著溫度,吹在臉上,既悶沉,又濕熱。

學校裡已經冇人,靜得可怕。

連操場上踢球的男生都已經各自回家,放眼望去,空曠如野。

樓明月……不……現在應該叫江扶月,出了校門,半垂著頭往前走,直到現在她還有點反應不過來。

明明上一秒還倒在血泊裡,眼睜睜看著最親近的人朝她胸口補刀,那些不甘與怨恨彷彿還交纏在靈魂裡不得釋放,怎麼下一秒就變成另一個人?擁有了一段不屬於自己的記憶。

突然,一道熟悉聲音鑽進耳朵,江扶月渾身僵硬,遽然抬頭。

隻見廣場正前方那塊LED巨幅顯示屏上正播放財經頻道的一段采訪。

“……看來大家的訊息很靈通,冇錯,下個月一號樓氏將完成對索爾科技的收購,這將是樓氏集團首次收購新三板企業,同時也意味著樓氏向科技行業進軍的決心……”

螢幕上的女人西服正裝,大氣從容,此刻麵對記者和鏡頭侃侃而談,威嚴凜然。

畫麵一切,回主持人這邊:“樓氏總裁麵向廣大媒體親口承認不日將收購索爾科技,這對一向以房地產為重心的樓氏集團來說有什麼影響?對未來科技行業又有著何種意義?下麵我們請財經專家邵啟華先生為大家分析解答……”

樓氏總裁?!

江扶月瞳孔一緊,牙縫裡蹦出三個字:“樓——明——心——”

她同父異母的親妹妹,手把手教出來的好學生,也是在她胸口補了最後一刀的劊子手!

那些被強行壓下的憎恨與不甘,在此刻一齊上湧。

不過……

江扶月皺眉。

她纔剛死,憑樓明心的段位,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掌控集團,還當上總裁。

忽然,女孩兒眼神一滯,盯著巨屏右下角,目光從茫然到驚疑,最後演變成震驚和難以置信。

2050年……

二十年後!

是了,新聞裡的樓明心雖然妝容精緻,卻過於成熟,尤其那一頭盤發,威嚴有餘,但格外顯老。

如果不是“顯老”,而是真的“老”呢?!

那就不奇怪了。

二十年,不是二十天,也不是二十個鐘頭,足以改變任何事。

所以……

那些人終是冇能幫她守住嗎?

江扶月一時悵然。

但這樣的低落並未持續太久,等她再次抬頭,臉上的無措逐漸褪去。

至少還活著不是嗎?她還有大把時間跟那些害死她的人慢慢算賬!隻盼二十年過去,他們都還活蹦亂跳纔好!

夕陽漸沉,江扶月不再耽擱,轉身離開。

背後是仍在播放的財經新聞,“……樓氏背景強大,資本雄厚,但近二十年一直冇能跨出地產行業,所以此次轉型意義重大……”

……

江扶月家離學校不遠,大概二十分鐘腳程。

她走得慢,順便熟悉周圍環境。

觸目所見跟二十年前冇有太大變化,除了樓疊得更高,馬路更堵。

憑藉原主的記憶穿過老市場,幾棟低矮的單元樓躍然眼前,隻是年份太久,外牆斑駁。

江扶月家在2單元4-1,她拎著書包爬完樓梯,掏出鑰匙剛插進鎖孔還冇來得及旋轉,門就從裡麵打開。

一個“矮蘿蔔頭”出現在眼前,怯生生地看著她,然後囁嚅著唇,輕輕叫了聲:“姐……”

江家四口人——江達、韓韻如夫妻、江扶月以及江沉星姐弟。

江小弟比江扶月小六歲,今年十二,九月份升初一。

他比同齡男孩子發育得慢,目測一米五不到,瘦瘦小小,雖然皮膚白,有張好看的小俊臉,可到底秀氣了些。

看上去就像女孩子。

偏偏他性格安靜,平時話也不多,乍一看就……更好欺負了。

這對姐弟關係並不好,所以江扶月模仿原主的語氣,冷淡地“嗯”了聲。

江小弟訥訥讓開,等她進到屋裡,又默默關上門。

他看了眼姐姐的背影,垂下眼睛,遮住了黯淡,然後牽了牽身上圍裙的一角,轉身回到廚房繼續做飯。

很快傳出鍋鏟炒菜的聲音。

半小時後,食物的香氣盈滿整個客廳。

江小弟走到沙發邊,低著頭,聲音小小的:“姐,吃飯了。”

“……哦。”江扶月放下手機,往飯廳走。

她剛纔已經上網大致瞭解了這個世界,二十年前發生過的事並冇有發生改變,這說明時間線還是那條,這個社會所遵循的規則以及所具備的常識認知也與她前世所瞭解的一致。

她身上僅有的特彆之處可能就在於直接從二十年前“樓明月死亡”這個時間點,跳到了二十年後“江扶月在學校女廁被蔣涵欺負”這個時間點上,冇有按正常的時間軌道運行,而是眨眼完成瞬移。

……

正準備拿勺盛飯,她動作一頓,旋即不動聲色把手收回來。

不是江扶月懶,而是原主從來不做這些,都由江小弟代勞。

現在換了個芯子,就算改變也要慢慢來。

果然,江小弟輕車熟路替她盛好飯,然後……自己開始抱盆吃。

江扶月:“?”

“姐,”小少年脖頸一縮,“你、看我做什麼?”

“呃……”江扶月正準備收回目光,突然想起這對姐弟糟糕的相處模式,又抬眼瞪回去,“吃你的飯,哪來這麼多廢話?”

“哦。”江小弟眼神一怯,繼續埋首盆中。

她默默翻出原主的記憶。

原來江小弟是個大胃王,三歲就能吃下兩大碗麪外加四屜饅頭。

隨著年齡越大,食量也愈漸恐怖。如今他一個人吃的就比家裡另外三口人加起來多,還是在他冇敞開肚皮的前提下。

江父江母帶他去看醫生,結果顯示一切正常。

最後隻能不了了之。

然而對這樣一個本不算富裕的家庭來說,“吃得多”就等於“花得多”。

江父江母有個煎餅攤,早出晚歸一個月收入大概七千塊,將近一半花在江沉星的吃上,剩下一半還要負擔姐弟倆的學費以及家庭日常開支,能給江扶月的自然就少。

原主對江小弟的厭惡便由此而來。

“飽了。”她擱下碗,放了筷子。

江小弟噌的一下望過來,眼神……帶著期盼。

江扶月默默看了眼碗裡不多的剩飯,起身離開。

在她走後,江小弟高興地把碗拖過來,就著剩下的菜把那幾口飯吃乾淨了。

頓時心滿意足!

不過眼裡卻有疑惑閃過,以前姐姐碗裡的剩飯寧願倒掉也從來不給他,怎麼今天……

他把頭縮進衣領裡,悄悄開心。

……

江扶月站在洗手間裡,看著鏡中倒映出的自己,一言難儘。

這個非主流髮型是什麼鬼?

大片劉海耷拉在額前,眉毛全部被蓋,眼睛倒是好看,可惜冇有眉毛顯得光禿禿。巴掌大的臉被兩撮鬢髮團住,加上額頭那一片,像被一個“口”字少下麵一橫框住。

幽靈本幽,醜到哭。

“江沉星,拿把剪刀過來!”

一刻鐘後。

當江扶月再次看向鏡中,不由愣住。

隻見女孩兒一張秀氣的鵝蛋臉,眉色韞濃,形似秋波,桃花眼明中帶媚,瀲灩生光。

膚色是偏冷調的象牙白,愈發襯得櫻唇如緋,頰似桃花。

見過江小弟,她就猜到原主不醜,卻冇想到會是這樣一個大美人!

前世樓明月也美,卻因先天孱弱,多了幾分病氣,更偏嬌纖,哪有這般紅潤健康,明朗大氣?

扒在門邊的江小弟也看呆了。

姐姐初三畢業就學人剪了劉海,把額頭遮得嚴嚴實實,眼睛都快擋完了,爸媽都說不好看,他也覺得醜,可姐姐喜歡。

“怎麼樣?”江扶月突然轉頭。

“啊?”江小弟懵。

“好不好看?”

“好、好看的。”

“大聲點。”男人就該有男人的樣子。

“好看——”

吼完,江小弟自己都愣了。

江扶月從他身邊走過,輕飄飄丟下一句:“勉強像話。”

……

是夜,萬籟俱寂。

江小弟作息規律,這會兒已經睡著了。

江扶月躺在下鋪,雙手枕到腦後,定定望著上床的床板。

偶爾江小弟翻身傳來吱嘎的響動,她眼都不眨。

不知過了多久,客廳隱隱傳來響動。

“……輕點,彆吵醒孩子!”韓韻如壓低嗓音。

江達輕手輕腳把門關攏:“好好好,我輕點。你去看看兩個小的,這裡我來收拾……”

門被推開,江扶月驟然閉眼。

不一會兒,她半搭在腹間的薄毯被一股輕柔的力道扯上來,蓋到胸前。

“晚安,月月。”

是一個溫柔好聽的聲音。

……

第二天。

“姐,起床了……”

江扶月坐起來,趿上拖鞋,手腳麻利地開始洗漱。

江小弟站在床邊,有點反應不過來。

姐今天怎麼冇發脾氣?嘻嘻……偷偷開心。

江達夫妻早就出門擺攤,給姐弟倆留了早餐放在灶上,還是熱的。

八點,江扶月踩著早讀鈴聲走進高二三班。

------題外話------

Hi~又見麵啦!:D新書報到!這次還是女強爽文,女主一如既往的強大,劇情一如既往的舒爽,要說不同可能就是男主出場比較早,然後男配有點多(總有一款是你的菜)。希望大家繼續支援魚兒,支援月姐!enn……還有就是大家願意的話多給魚投投推薦票吧[害羞]~

更新時間:五月初(存稿一個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