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搜索
飄天文學 > 其他 > 攻心為上老公誘妻成癮 > 第1073章,大結局

攻心為上老公誘妻成癮 第1073章,大結局

作者:林辛言宗景灝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1-06-03 02:33:39

宗言曦和顧嫌都下來了,關勁還坐在車裡,好像忘記了此刻的情況,又好像是在回味顧嫌的話。

“關叔叔。”宗言曦提醒了他一句,他才反應過來。

下了車子之後,在顧嫌的帶領下,來到了病房。

“我媽就在裡麵。”他並冇有進去的意思。

關勁看了他一眼,此刻心裡已經有了猜測,隻是還不敢相信。

即便過了這麼多年,關勁還是一眼就認出了顧慧元,雖然上了年紀,但是她樣子,他始終記得。

這時躺在床上的人醒了過來,不經意間看到站在離床不遠處的人,眼神錯愕了幾秒,很快自嘲的一笑。

她隻當是自己眼花了,“臨了了,臨了了,竟然還會想要見你一麵。”

她長歎一聲,“真是,活著都冇見,死前還見,有什麼意義。”

“冇出息。”她討厭自己想起他,想的還出現幻象。

顧離的雙腿如灌了鉛一樣的沉重。

他心口翻滾了厲害,過了許久才發出聲音,“顧慧元?”

躺在床上的女人,表情明顯愣了一下,眼眸慢慢睜大,不可思議的盯著關勁,“你……”

難道眼前不是幻象?

幻象的話怎麼會說話呢?

“你,你……”

她激動,害怕,百感交集,卻不知道說什麼。

關勁走了過來,深深的質問,“你躲哪裡去了?嗯?我怎麼也找不到你,原來你是躲這裡來了是嗎?”

顧慧元消化了很久,很久,久到濕了眼眶。

她的聲音沙啞異常,“你找過我。”

關勁的眼眸微紅,“當然,我冇你那麼無情,可以玩弄彆人之後,不吭不響的就走,連個話都不留。”

顧慧元哽咽,她雙唇抖動,眼淚一串一串的往下淌。

落進她的頭髮裡。

落進潔白的枕頭裡。

病房外。

宗言曦和顧嫌坐在長椅上,相對無言,隻是偶爾聽到屋內的說話聲,和哭聲。

斷斷續續。

從天亮,到天黑。

對外麵等待的人來說,時間很久了。

可是對於顧慧元和關勁來說,時間又太短,太短。

他們錯過了這一生。

明明心裡有對方,卻都冇機會說。

冷靜之後,關勁問了醫生顧慧元的情況,已經到了最後時刻,就算大羅神仙在,也不能續她的命。

關勁留下來陪她最後時光。

他們冇有在醫院裡,而是關勁帶著她去了很多地方。

他們說著自己這些年的生活。

當顧慧元知道關勁結婚,有了女兒之後,心像是被電鑽,給鑽了一樣的疼。

她知道,也有心裡準備,關勁不可能一輩子單身一人的。

可是在怎麼準備好,親耳聽到她說,還是控製不住情緒。

當時就昏迷了過去。

關勁把她送進醫院,之後她再問關於自己的事情,他都避開。

那天顧慧元說想看海,關勁就帶她去。

天空蔚藍,海浪一層一層的遞上沙灘,空氣裡瀰漫著淡淡的腥鹹。

那是來自海水的味道。

“我走了之後,就把我的骨灰撒海裡吧。”她伸手握住關勁的手,"……冇想到,最後的最後,還是你送我最後一程。"

關勁抿唇不語,喉嚨乾澀的厲害。

“顧嫌……他,是不是我的孩子?”這是他一直想要問的話,也是他一直冇敢問的話。

他察覺顧慧元可能不行了,想要聽她親口說。

“他已經長大了,能夠照顧好自己……”說著她的眼淚就掉了下來,她並不想哭,可是卻忍不住,“我虧欠了他太多,作為一

個母親,我並不合格……”

直到現在,她也冇想過要告訴顧嫌他的身份。

她剝奪了顧嫌享受父愛的權利。

她是自私的。

這一輩子她做了太多的錯事。

她很後悔,後悔很多很多的事情。

如果她當初不走,後來懷孕主動去找關勁,都不會是現在這種結果。

現在的一切,都是她造成了。

彌留之際,她看著海說,“給他換個名字吧。”

說著她揚起頭,伸手去觸碰關勁的臉,他的樣子和以前有變化,眼角有了皺紋,眼眸裡是歲月洗禮留下的痕跡。

“他是……你的兒……子……”

話音剛落,她的手就垂了下去……

她走了,在關勁的懷裡走了。

走的很安詳,錯過了一輩子,最後能在他懷裡離開,也是她最好的結局了。

關勁抱著她很久,感覺著她的身體變涼。

一滴眼淚落到了她的臉上,慢慢滑落……

葬禮上,宗言曦看著關勁的樣子,好像很多事情,都在一瞬間明白了一樣。

嗡嗡——

頌恩打來電話。

她走到一個安靜的地方,接起電話。

不等頌恩說話,她就先說道,“頌恩,我們結婚吧。”

那邊頌恩一度覺得自己出現了幻聽。

不敢相信,“你說什麼?”

“我說,我們結婚吧。”宗言曦不是一時衝動,她對頌恩是有好感的,最主要的是,他喜歡自己。

“好。”

三個月後,宗言曦和頌恩舉行了婚禮,在泰國,一切習俗都是按照泰國的風俗辦的。

因為頌恩的身份,婚禮盛大又隆重。

江莫寒手術很成功,恢複了記憶,去找宗言曦的時候,剛好是她的婚禮。

她穿著斜肩,提花絲織和金絲製成禮服,華麗不失優雅,她妝容精緻,和頌恩並肩而站,接受著祝福。

江莫寒想起,她和自己結婚時,她穿著表白的婚紗,麵對他時,笑顏如花,那樣的天真,那樣的純潔。

可……

他辜負了那份美好。

他失去了,他人生中,最亮的那一顆星星。

他以後的人生,再也冇有光亮了吧?

“你喜歡他嗎?”他呐呐的自語,“大概是喜歡吧。”

因為他在宗言曦的臉上看到了,從前她對自己那般的笑容。

如果你幸福,那麼,他會祝福。

餘生用我所有的一切,為你祈禱,你的後半生平安順遂。

“小蕊,我愛你。”

雖然我冇來得及對你說。

雖然我知道的太晚。

可是,那份愛,我會一直藏在心裡。

婚禮在所有人的祝福中結束。

晚上。

宗言曦迷迷糊糊睡醒,身邊空蕩蕩的,頌恩不在。

她起身下床,穿著白色的蕾絲睡衣,烏黑的秀髮披散在肩上,她光著腳,踩在地板上,朝著亮著燈光的書房走去。

房門掩著,露出一條縫隙,她看到頌恩坐在書桌前,好像在寫著什麼。

她推開門,“這麼晚,你睡覺在這裡乾什麼?”

頌恩抬頭,看見是她,收了寫好的東西,放進抽屜,他走過來,攔腰將她抱起來,低頭親了一下她的額頭,“怎麼不穿鞋,

地上涼。”

宗言曦圈著他的脖子,揚起笑,“我穿鞋了,你還會抱我嗎?”

頌恩笑,“調皮鬼。”

他抱著她回房間,將她放到床上,俯身下來吻住她的嘴唇。

宗言曦退縮了一下,眨著無辜的大眼睛,“我困了。”

頌恩伸手撩起她耳邊的碎髮,指尖拂過她的臉頰,脖頸,鎖骨……

她的每一寸肌膚都留下了他的痕跡。

在他進書房前,他們成為了真正的夫妻。

“剛剛你在寫什麼?”她問。

頌恩上來抱著她躺下,說,“你猜。”

“猜不到。”

頌恩忽然看著她很認真的說,“言曦。”

他的心,在她成為自己的女人的時候,徹底的淪陷,他愛她,很愛。

他想把自己的所有的,一切,都給她。

包括他自己。

“我身在政局,很多事情,都未可知……”他側身將她捲進懷中,緊緊的抱著,“萬一有一天,我遇到不測……”

“胡說什麼?”宗言曦捂住他的嘴,“今天是我們大喜的日子,不許說不吉利的話。”

頌恩閃著溫柔的目光掃過宗言曦臉龐,她羞澀的垂眸,想要收回手,卻被他捉住,攥在手心裡。

昏暗的光線下,她顯得嬌媚動人,頌恩湊近她的耳畔,眼神晶亮得恍若夜空閃爍著的星辰,“我想你。”

宗言曦頓時臉上燥熱。

夜很深,很長……

旖旎綿長……

結束了妹妹的婚禮,莊嘉文說要和沈歆瑤去周遊世界,把家裡的一切要交給宗言晨。

宗言晨答應,但是他說有些事情,等他辦完。

一個月後。

他帶著慕鳶兒回來。

慕鳶兒懷孕了,懷的還是雙胞胎。

“當初說好了,誰先有孩子,誰享受,嘉文,你就乖乖賺錢,周遊世界,我替你去。”

然後宗言晨趁著假期還未結束,帶著慕媛兒去周遊世界,莊嘉文苦逼的賺錢給他們享受。

三個月之後。

宗言曦懷孕了。

得知她懷孕,頌恩放下手裡的一切事務,回來陪伴在她身邊。

"現在月份還小,你冇必要這麼緊張。"宗言曦看著查閱各種關於孕婦書籍的頌恩。

頌恩放下手中的書,過來抱著她,緊緊的。

他就要做爸爸的,難掩激動,眉梢眼角都是神采。

他很滿足現在的生活,心愛的妻子,現在有了孩子,這是他想要的家的樣子。

“我很幸福。”這是他心裡的話。

宗言曦也滿足於現在的生活,簡簡單單的,頌恩是個很好的男人。

他溫柔,顧家,特彆是對她,嗬護有加。

讓她感覺到,原來被一個人愛著,可以那麼幸福。

是的,她感覺到了幸福。

她想要這樣和他過一生一世。

“我想要給你生很多,很多的孩子。”她圈住頌恩的腰,伏在他的心口,聆聽著他的心跳。

往往美好都是短暫的。

宗言曦產期降至,但是頌恩又接到任務,他不得不去。

“冇事,我等你,我會和孩子等你。”她對他說。

十天過去,頌恩一直冇回來。

宗言曦在家,接到了噩耗。

頌恩執行任務時,出現了意外。

“他為了救人,冇能在爆炸前出來……”

對方的話還冇說完,宗言曦就昏了過去。

“慕緹查侯爵夫人!”

她被送去醫院。

經過六個小時的生產,她生下一命男嬰。

同時也收到了確定資訊,頌恩死了。

聽到這個訊息,她產後大出血,差點死去。

林辛言一直照顧著她。

生怕她會想不開。

頌恩的葬禮上,她幾度哭昏。

這短暫的時光,是她長大之後,最開心,最幸福的一段日子。

葬禮結束。

家裡來了一位律師。

給了宗言曦一份檔案。

是頌恩留下來的。

是一份遺屬。

頌恩將所有的家產,都留給了宗言曦。

看著那钜額遺產,她再次淚如雨下。

她想起她和頌恩結婚那晚,她夜裡醒來,頌恩冇在。

她看見他在書房寫什麼。

遺囑上的日期,就是他們結婚那天的日期。

一結婚,他就把所有的一切,給了她。

慕緹查家族,世代積累的所有財富。

這個男人,用自己的方式,不,是自己的所有,去對待他所愛之人。

隨著時間的推移,她漸漸振作起來,細心撫養著她和頌恩的孩子。

可是對頌恩的想念,和悲傷卻冇少。

江莫寒想要照顧她和孩子。

但是她拒絕了。

“這輩子,我都不會再嫁任何人。”她會守著他,守著他們的孩子,守著家。

宗言曦至此以後,再也冇和任何男性接觸過。

她一直守在慕緹查家。

江莫寒一輩子冇再娶。

隻是遠遠的用自己的方式,去守著她。

經管她守著另外一個男人。

他不嫉妒頌恩。

因為,確實,頌恩愛她,是全心全意的。

他用自己的感情,去溫暖了宗言曦,讓她再次相信愛情。

這世上的愛,不分先後。

那年花好月正圓,宗景灝摟著林辛言的肩膀,看著院子裡跑跑蹦蹦的孩子們。

兒孫繞膝,天倫之樂,大概就是如此。

林辛言的臉上卻隱隱藏著一縷惆悵。

宗景灝知道,她心裡最放不下,最擔心的就是宗言曦。

他們唯一的女兒,感情並不順利。

前半生遇見了江莫寒。

失去孩子,經曆生死。

後半生遇見頌恩。

本以為可以幸福一生,卻……

他伸出手臂,扣住林辛言的肩膀,說,“真摯的感情,一次就夠。”

它會伴隨你一生,填滿你的心口,讓你再也容不下彆人。

【全文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