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搜索
飄天文學 > 都市 > 牡丹的嬌養手冊 > 第150章 番外2 - 6

牡丹的嬌養手冊 第150章 番外2 - 6

作者:厘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2 10:24:44

最後一句倒是說中慕世宛心中的隱憂。

她可以不求任何回報地跟著魏嶢, 但是要她看著他成親,與另一個女子耳鬢廝磨,生兒育女,她恐怕無法做到。到那個時候, 如果她已經離不開他, 她該怎麼辦。她說不定會對他的妻子做出不好的事。

慕世宛終於冇有再立即反駁。……如果魏嶢不能娶她,或許真的離開比較好。

穆恒南見抓住了慕世宛的弱點, 虛扶著她的肩, 道:“蕎蕎跟我來, 我去求世子放你走。你隻需在門外聽著就好。”

慕恒南折回去時,發現魏嶢一直等在慕世宛的房間,並未離開, 倒是微微一怔。

慕恒南略思索,直接問道:“世子,我家中是何種情況, 我早就稟報過你。世子會娶蕎蕎麼?也許從未想過罷?”

魏嶢沉默著,冇有開口。他知道慕世宛在屋外。

慕恒南又道:“長兄為父, 我大哥已為蕎蕎在綏海擇定夫家,是江廉大將軍的嫡幼子江複, 想必世子也知曉江廉大將軍之名。江慕兩家已經定親, 斷不能讓蕎蕎再跟在世子身邊, 惹來流言蜚語,令未來夫家不喜。”

魏嶢放在桌上的手緩緩收緊,依舊隻沉默聽著。

慕恒南又道:“世子, 我保證蕎蕎不會泄露魏家任何秘密。她會對這些天看到聽到的一切守口如瓶,不叫再多一個人知道。也請世子放心,江家並不知曉蕎蕎於機括上的天賦, 我們也不會讓她投效過世子的事外泄。就是說,她的才華以後不會為另外的人所用,更不會與大燕為敵。”

他突然跪下,朝魏嶢磕了個頭,道:“世子也知道閨譽對一名女子有多重要,但凡世子對蕎蕎有一點憐惜之心,就放她走吧。”

聽到慕恒南說到“憐惜”二字,魏嶢側首看了一眼慕世宛所在的方向。

對於魏家的商船,這些天來,慕世宛知道的說多不多,說少不少,按照魏嶢以往做派,必定是利益為上,不會讓這樣的人輕易離開自己掌控。

但魏嶢想起慕世宛那雙眼睛,乾淨,靈動,充滿了生氣,這大概是唯一一雙他看過後曾失神的眼睛。他看人曆來很準,知道慕世宛是個守得住承諾的人。何況他讓慕世宛知道的,也並非什麼真正的秘密,對魏家的根基冇有任何影響。

魏嶢道:“恒南起來罷。若是慕姑娘想走,你帶她離開便是。但是,你今日做的保證,全都要讓慕姑娘做到。”

慕恒南立即道:“是,世子!多謝世子恩德。”

慕世宛站在門外,聽到魏嶢答應讓自己離開,也不知心裡到底是一種怎樣的感覺。想著將要與魏嶢分彆,再也看不到對方,她整個人都有些恍惚。

因此,她並冇有聽清魏嶢最後一句:“但是,她若是不願,你不可逼迫她。”

魏嶢從屋裡走出時,慕世宛抬頭看了魏嶢一眼,魏嶢也正在看她,對上慕世宛的眼神,魏嶢停留片刻,慢慢道:“慕姑娘,這些日,你我相識也算朋友,若你以後還要來大燕,有事也可以找我。”

“好,多謝世子。”慕世宛努力朝他擠出笑容。

魏項與魏慈這時有事找魏嶢,也來到了慕世宛的小院中。

魏嶢突然道:“正好,明日我們也要北上,慕兄就帶著慕姑娘一起罷。”

魏家與遼王隨時可能開戰,大家都知道魏嶢準備及時北上青州,回去增援祖父。

魏慈微微皺眉,道:“世子,慕姑娘不能騎快馬,南下時她就跟得很艱難,恐怕不能與我們一起趕路。”魏慈對慕世宛的憐香惜玉之情,顯露無疑。

慕恒南聞言,用極低的聲音朝慕世宛道:“蕎蕎,你看,世子對你還不如魏慈上心。女子嫁人一定要找個對自己好的,以後,不要再想著他。”

慕世宛冇有說話。

魏嶢卻是道:“南下是急著有事,回去不必那樣趕。”

眾人皆麵露詫異,魏慈提醒道:“阿嶢,增援祖父,你居然說不急?”

魏嶢笑容有些冷鬱,一閃即逝,麵無表情道:“你說的是,那我們便先行一步,與慕兄和慕姑娘分開走好了。”

說罷先行離去。

慕世宛畢竟隻是個小姑娘,發覺魏嶢似乎對自己冇有半分留戀,難免也有些難過。

但她覺得自己的性格,隻是看起來好,內裡其實是有些古怪偏執的。

慕世宛已打算好了,就算離開魏嶢,她仍舊不會回綏海嫁人。

兩個哥哥定的人選是江廉大將軍的嫡幼子江複,她自然是認得的,江覆在人前也是才華過人了,但每次目光看向她時,那目光皆叫她並不喜。她不願嫁一個不喜的人,如果那個人不是魏嶢,她寧可不嫁。

尤其這一趟出來,她發現自己也並不比許多男人差,無論是研究機括、看賬冊,抑或是彆的,她都能頂男人用。她越發覺得自己是能獨自生活得很好的,便更不願回綏海嫁人。

因此,她雖然答應隨慕恒南北上,但心中卻是在想,這回要如何擺脫兄長。隱居也好,出海也罷,反正她不願回綏海去。

最終還是慕世宛和慕恒南兩兄妹走在了前麵,魏家的商船臨時出了點事,魏嶢多耽擱了兩天處理。

然而就在慕世宛隨兄長趕了一天路,在一戶農家借宿歇下時,她卻突然醒來,她聽到外麵有低低的爭吵聲。是二哥的聲音,慕世宛對親人的聲音很是敏感,立即來到門邊,將耳朵貼在門上,聽對方在說什麼。

慕世宛便聽到慕恒南的低吼:“魏慈,你在茶水裡放了什麼?”

“冇什麼,就是讓你稍微乏力兩天而已。”

慕世宛聽到這裡,怔了怔,這是……魏慈?平時那個有些大咧咧得傻氣的魏慈。

“好你個……魏慈,你居然騙我!”慕恒南的聲音起來的確不大對勁。

魏慈笑道:“我怎麼騙你了。不是我透露訊息給你,你能找到蕎蕎?”他又道:“我願意娶蕎蕎,將她嫁給我,於你隻有益無害。”

慕恒南便道:“那怎麼行,蕎蕎在綏海已有婚約。我們慕家不能言而無信。”

魏慈發出了冷笑聲:“不行?那將她嫁給魏嶢怎麼就可以?不就是因為他是世子,而我不是?放心,我與魏嶢是親的堂兄弟。隻要魏嶢不存在了,祖父自然會請封我為世子。”

慕世宛心已急劇跳動起來,魏嶢不存在了……魏慈這樣說,那意思是他想要殺掉魏嶢。看來,魏慈覬覦世子之位並非一天兩天。

不行,她一定要回去給魏嶢報信。但是,她得先救哥哥。

魏慈又笑道:“我先進去看看蕎蕎。”

慕恒南一聽,頓時急紅了眼,怒道:“魏慈,你不準動我妹妹!”

“放心,我會在我們成親之後,才與蕎蕎圓房。”魏慈笑了笑,推開門,便見慕世宛安靜乖巧地睡在床上。

慕世宛眼睫低垂的樣子令魏慈既疼惜又有些彆樣的衝動,他按捺著興奮,儘力平靜道:“蕎蕎,等我取代了他,便來找你。”

“取代誰?”一道慕世宛與魏慈皆很熟悉的男性嗓音突然響起。

隻不過,這聲音出現在此,聽在兩人耳中截然不同。慕世宛揪緊的心頓時放鬆,而魏慈如墜地府,周身冰涼。

魏慈還冇有來得及做出反應,瞿長林的刀鋒已架在魏慈肩上,脅著他的咽喉,迫使他站起身。

魏慈看向魏嶢,知道事已敗露,魏嶢不可能再信任他,幾乎是從齒縫中發出聲音:“居然又讓你逃過了。”

魏嶢淡淡笑了笑:“是啊。你又失敗了。”隨即冷下麵容道:“帶走。押到祖父那裡,讓他親自處置。”

“是。”瞿長林等人立即將魏慈點了穴位,從屋裡帶出去。

慕世宛這時已張開了眼睛。她很快從床上爬起,發現房間裡隻有她與魏嶢兩人,連門也被不知誰帶上,竟連她的二哥慕恒南也冇有吭聲?

她忙道:“世子。”

魏嶢定定看著對方,這真是個令人不省心的小姑娘。他尚未說出來,慕世宛卻自己先說了:

“世子,我還是回去想做你的門客。你看……我生得這樣好看,又有一些出眾的本事,很容易就引來惡人的覬覦,或許隻有在你的保護下,才能過上安逸平靜的生活。”

魏嶢險些冇被她給逗樂,但他也不能否認,人家小姑娘並未誇大其詞,句句是實話。便戲謔道:“還想要做我的門客?”

慕世宛不疑有他,點點頭。一個人的想法是會變的,就在方纔魏慈說要殺掉魏嶢的時候,她就後悔答應離開魏嶢了,她很怕,怕有一天突然聽到魏嶢不在這個世界上了。那一瞬間,她突然就很想回到他身邊。

魏嶢也看著慕世宛。

魏嶢對娶妻一事也冇有太多想法,他心裡裝的事很多,唯獨冇有女人。他與慕世宛認識的時間尚短,他自認為冇有衝動到要非要娶她不可。

實則他一直是個脾氣不大好的人,隻是,曾經因為他的恣性,在與南緬的一次戰役中失去他最倚重的一名部下,自那之後,他才慢慢開始控製。現在,他已經能很成功地保證理智第一,任何時候都很冷靜。

但是,聽到慕恒南說慕世宛已定親,嫁給一個叫江複的男人,他心中的暴躁完全無法控製。他第一次發現,一個小姑娘便能令自己失控,他其實並不喜歡這般彷彿被人操控的感覺。他需要確認,他對慕世宛到底是一種怎樣的感情。

魏嶢又笑了笑:“還是想跟著我?”

慕世宛點點頭:“嗯。”

“但是我不想讓你做我的門客了,怎麼辦?”

慕世宛的臉龐霎時變白,魏嶢卻伸手勾起她的下巴,似是打量,道:“就如慕姑娘所說,你這樣美貌,又身懷絕技,重要的是還這樣喜歡我,我隻讓你做個門客,豈非是我太蠢?”

慕世宛還未反應過來,便看著俯身朝自己而來的魏嶢,微微睜大了眼。

像風掠過花瓣,那樣柔和繾綣。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