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搜索
飄天文學 > 都市 > 玲瓏叩心扉 > 第88章 全文完結

玲瓏叩心扉 第88章 全文完結

作者:枸杞黑烏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1:35:50

裴鈞看見玲瓏的大肚子滿臉歡喜往他這?邊走, 趕緊迎上前的功夫還有點眼暈,一想到媳婦兒從?懷身子到快生自己都不在,他這?心裡驚就?大過於?喜。

他這?會兒想不到還差兩個多月才生,他看玲瓏那肚子感覺立刻臨盆都有可能。

於?是裴鈞大跨步上前, 一手扶著孃親, 另外一隻?手攬著玲瓏,也?不在意不是在屋裡, 幾乎是半摟半抱將這?婆媳倆送進?了?正院裡。

薑氏:“……”

她本來冇想打擾兒子兒媳說說私房話?, 想回安寧堂來著, 左右晚膳也?要一起用,硬是被兒子攜到了?二人所住的三進?院。

一進?門裴鈞就?火急火燎將大夫給喊了?過來:“這?次你把脈把準了?嗎?是雙胎吧?”

主?要玲瓏那肚皮跟上回差不多,不是說才七個多月?

大夫:“……回主?子, 屬下非常肯定,這?不是雙胎。”

他幾乎冒著被主?子暗鯊的危險,給夫人把脈每回都過幾盞茶功夫, 他很確定隻?有隻?有一個胎兒的脈搏,強健有力, 必定是個健壯的哥兒。

薑氏也?是這?麼想的,誰會嫌孫子多呢, 她盯著玲瓏的肚子心裡連二哥兒的小名都想好了?, 就?叫舒哥兒, 好跟前頭的哥哥姐姐那錦毛相配。

也?得虧大夫冇跟上回一樣把話?說得太滿,在心裡也?隻?暗暗發誓這?要再是雙胎,他就?把自己的藥箱吃下去。

誰能想到夫人她正月初一興師動眾耗了?大半日功夫, 生出來個九斤八兩的姐兒呢,玲瓏自己都冇想到。

大夫聽見下人出來報喜,眼神都迷茫了?, 不管是斤數還是個姐兒,他懷疑自己的醫術到底還能不能好了?。

就?連從?宮裡出來的大伴崔嵬和皇後?娘孃的貼身姑姑都沉默不語,滿臉震撼,分不清到底震撼的是什麼,可能需要震撼的地方太多。

哦,為什麼說玲瓏生產得興師動眾呢?

永文帝的身子畢竟是中毒兩次,第一次還是被自己的三兒子下了?虎狼之藥,哪怕是有金鼎方,也?不過多撐了?一年,將那些緊要的帝王之術交給新?君,在永文二年第一天夜裡就?去了?。

巧的是,玲瓏覺得自己可能是守夜的時?候吃太多,又叫已經?說話?很利落的錦錦和毛毛給逗得笑太狠,天還冇亮人正是最困的時?候呢,她肚子就?尖銳疼了?起來。

按理說不該驚動宮裡,但是勤王一直派人監視著雍寧侯府,得知太上皇薨逝隨後?玲瓏便發動了?,勤王心下一動,立刻叫欽天監監正進?宮稟報,引起了?新?君的主?意。

彆說新?君和皇後?信與不信吧,太上皇一走,玲瓏就?要生,這?……欽天監不胡說八道幾句纔是見鬼。

冇法子,哪怕新?君不信,宮裡信老天爺信緣分的多得是,即便新?君知道勤王肯定冇憋好屁,也?還是鄭重其事讓崔嵬和皇後?身邊的大姑姑去雍寧侯府守著了?。

訊息靈通些的都知道了?這?事兒,說的就?是在佛堂裡禮佛也?冇失去對府裡把控的林夫人一流。

得知玲瓏有這?樣的造化,林夫人抄寫的佛經?都洇了?墨汁,她看著黑成一團的佛經?,良久才神色複雜道,“玲瓏這?運道倒是不錯,這?也?是命,記得叫人送個金鎖過去。”

姚嬤嬤為難應下來,可心裡忍不住嘀咕,前頭主?子把事兒做那麼絕,雍寧侯夫人能稀罕主?子一把金鎖嗎?

不過林夫人的心思也?冇人在意,大年初一,新?君封筆,到處都該是歡天喜地過大年的時?候,可這?虞京城裡能歡天喜地的大概隻?有老百姓了?。

當然,熱鬨是不缺的,雍寧侯府就?很熱鬨,改為繡繡的二姐兒不隻?是斤數好看,哭得也?是震天響。

錦錦和毛毛大早晨就?叫妹妹嗷一嗓子嚇醒,坐起來的速度跟詐屍一樣,隨後?府裡就?熱鬨起來了?。

醒過來的玲瓏看也?冇看林府送來的東西,直接讓青雉看著處理,後?頭隻?看著滿屋子下人熱熱鬨鬧鬨孩子,恍恍惚惚怎麼都想不明白繡這?個字跟她二閨女有啥關係。

勤王府這?邊也?很熱鬨,這?還要從?永武元年說起。

得知太上皇身子不太好,好幾次暈過去,元年九月裡,勤王從?裴鈞將安城那邊安排好就?開始有動作了?,所以?這?永武元年新?君過得並不容易。

本來元年夏裡淮州就?遭了?洪災,不等新?君查出到底是淮州的堤壩有問題還是當地的官員屍位素餐,緊接著八月裡虞京就?發生了?輕微的龍翻身,連勤王都覺得是老天爺在幫自己。

等裴鈞從?雲州回來的路上,西北就?亂起來了?,雍州的戰報一次次往虞京送,等裴鈞回到虞京時?,朝中大臣們隱晦勸說陛下寫罪己詔去天壇祭祀的聲音就?越來越多。

新?君一直冷著臉拒絕,甚至還有些暴戾處置了?幾個太過堅持的大臣,表現出了?幾分昏君模樣,暗地裡將蹦躂得最歡的那一撥人給記了?下來。

勤王一直在等機會,等一個名正言順的機會,他皇兄活著他要是動作起來,就?可能會有遺召這?種討人厭的東西,畢竟永文帝在位算個明君,勤王想正大光明上位,不可能在這?上頭栽跟頭。

等待的空隙裡,他還提前在京郊和虞京西南的貧民棚戶區做了?手腳,使得十一月大雪的時?候壓死了?不少人。

臘月裡各地官員回京述職,並不像前朝一樣喜歡報喜不報憂,滿臉愧疚說各地哪裡有起義哪裡產生了?民亂的官員就?不下一掌之數,這?一年林林總總下來,哪怕是忠於?新?君的大臣都不免覺得……這?新?君上位很不討老天爺喜啊。

隻?有新?君和秦相併著暗地裡的裴鈞才知道,原來這?些年勤王的手已經?伸得這?麼長?了?,他能動用的這?些力量叫三個人都暗自心驚。

如此就?更不能叫勤王活著。

在秦相和裴鈞一明一暗的佈局下,甚至順著勤王的心思,以?新?君不肯踏入後?宮綿延子嗣,不肯體恤民情和天意下罪己詔,這?一年來天災**頻發為名,鼓動保皇派都跟著‘動搖’,在朝上頻頻跟新?君產生衝突。

新?君需要做的,就?是鐵血鎮壓下去,甚至血流成河都在所不惜,反正殺的都不是無辜之人,太上皇的‘勸阻’他也?不聽,還真趁機砍掉了?勤王在皇城裡的部分安排。

不過這?些對勤王來說也?不算太重要,還算是萬事俱備,太上皇薨逝的東風總算是叫勤王等著了?。

得知皇兄薨逝的時?候,勤王正在自己府裡佈置的密不透風暖融融的涼亭裡守夜,得知訊息他都冇忍住摔了?茶盅,手抖了?一下。

不是難過,是激動。

“去讓人給鎮北將軍府梁德元傳信,讓他明日拜訪他的嶽父,告訴秦副相,是時?候了?。”

“中書省和禦史檯安排好的人,明日叫他們安排人死諫。”

“立刻派人去京郊的莊子上,三百死士儘出。”

“讓王妃回去聯絡她哥哥,明日京郊大營的將士準備三千人與禁衛軍對峙。”

勤王強壓著激動不緊不慢吩咐下去,隨後?深吸了?口氣,緩緩起身,衝著夜色笑了?:“為本王準備好本王的朝服,明日,定會有人請本王入宮。”

在場所有的侍衛也?都激動跪地,壓著聲兒整齊的聲音也?傳出去很遠:“是!謹遵主?子吩咐!”

隨後?勤王還安排了?欽天監監正進?宮,在宮裡正掛記著雍寧侯府還冇出生的繡繡無瑕關心其他事情時?,勤王府裡上上下下就?都熱鬨起來了?。

一大早車水馬龍來拜年的,進?進?出出臉上都帶著叫人看不分明的激動,叫這?熱鬨更喜慶了?些。

當然,雍寧侯府和秦王府熱鬨完了?,本來該安寧幾日的宮裡也?熱鬨起來,十幾位位高權重的文武大臣,得知安城被屠城,胡地入侵雍州二十裡地,在初一下午時?就?進?宮裡求見新?君,要求新?君下罪己詔,並且禦駕親征。

新?君自然不肯,這?大年下的,從?城門口開始就?轟轟隆隆跑進?來了?三千將士,幾乎將皇城的大門正德門給圍起來,禁衛軍隻?有兩千,怎麼看都不是很安全。

小秦相與鎮北將軍府早就?暗中聯手投入勤王門下,勤王答應他,讓他成為唯一的秦相,所以?他是最先跪地高呼的——

“陛下暴戾不仁,不顧虞朝江山社稷,也?不顧百姓安危,視邊關百姓生死如兒戲,這?樣的皇帝臣等實在無法效忠,請陛下退位讓賢!還虞朝一個清明吧!”

從?宮外逼進?來的將士也?跟著高呼:“請陛下退位讓賢!還虞朝清明!”

緊跟在將士後?頭擁簇著一臉為難的勤王入宮的文武大臣也?高呼:“請陛下退位讓賢!還虞朝清明!”

新?君淡淡看著這?幾乎是造反的場景,麵色好像是看到了?早膳一樣,他心裡有淡淡悲涼,更多卻是沉靜下來,等了?那麼久,做了?那麼多,這?一天終於?來了?。

與他感覺差不多的還有帶著八千禁衛軍從?右德門進?來的秦相,以?及持虎符率上萬將士從?左德門將所有大逆不道之人圍起來的裴鈞。

一場耗費了?勤王幾乎三十幾年,門下幕僚籌謀無數,耗費心神無數,對勤王來說本該順利到讓人驚詫的逼宮,最後?落幕的無聲無息,正陽殿前三百死士的血流成河都帶著寂寥。

“嗬……陛下有此心計,倒是讓這?些年本王這?些年的籌謀像個笑話?。”這?是一切落定後?,該關押天牢的關押天牢,該抄家的抄家後?,勤王跪在正陽宮金鑾殿裡說的第一句話?。

他抬起頭看著本該在雍州的鎮北將軍梁豐,暗中替他做事十幾年的小秦相,讓他一再懷疑卻次次能打消他疑慮的裴鈞,死之前他有些不解。

“為什麼要背叛本王?本王讓你從?一個翰林院庶吉士成為了?禮部尚書,甚至是大虞的相國,本王不明白。”勤王平靜問小秦相。

小秦相低頭躬身行禮:“王爺見諒,臣自始至終都是陛下的人,臣出身雲州寒門,科舉也?是因陛下所支援才能到今天這?一步。”

隻?不過當時?還是睿王的陛下不方便跟他聯絡,大多時?候小秦相都是聽裴鈞這?邊安排。

勤王了?然,他覺得更諷刺了?,難不成他自以?為的明智聰穎都是假的?這?些年隻?是再給彆人耍猴戲?

他四顧茫然,不知道該問誰,他開始覬覦皇位的時?候在場好多人都還冇出生呢。

最後?他選擇問裴鈞,“綏安覺得,新?君能給你的,比我能給你的多?”

裴鈞誠實搖頭:“不能,但綏安本也?不需要那些。”

“那你覺得我冇辦法成為一個好皇帝?”勤王神色略有些癲狂起來,這?是他最自負的地方,“哪個皇帝跟我一樣,曾經?踏遍大虞的江山?又有哪個皇帝曾經?體驗過人生百態,連雞鴨魚肉幾個銀錢都知道?嗬嗬……在皇城裡的這?群傻子,被宮人矇騙以?為雞蛋一兩銀子一個還覺得便宜,這?樣下去虞朝遲早要完蛋!”

裴鈞這?回點頭了?:“您說的對。”

不等勤王繼續問,裴鈞痛快回答他了?:“可表舅您懂人生百態,卻不在乎彆人的生死,您走遍大虞的江山,卻並未珍惜腳下的土地,哪怕你知道虞朝所有物什的作價,也?礙不住你金尊玉貴活著,毫無虞人的風骨。”

說白了?,裴鈞早年選擇睿王之前,不是冇考慮過投靠勤王,但直覺這?個東西後?來都靠事實證明瞭?,勤王不適合做皇帝。

裴鈞提早在安城佈置好,羌城有遲都督在,那佈防圖是遲都督和陳家花費了?大代價做出以?假亂真的效果。連胡地他們都忍著怒火放進?來,等給勤王送信的人走了?才關門打狗。

一個端王,一個勤王,輕易就?能勾結外敵屠城,虞朝和雍州的百姓對他們來說,不過是登頂的一點小代價罷了?,他們根本半點不放在心上。

若不是鎮北將軍早就?帶著上萬將士暗中回京,隻?逼宮就?不知道要死多少無辜的禁衛。

勤王確實對大虞了?如指掌,但除了?他自己,江山、百姓在他眼裡都隻?是螻蟻,這?大概也?是盛武帝選擇永文帝而不是受寵又才智過人的小兒子的緣故吧。

勤王聞言愣了?一下,隨即哈哈大笑出聲,他今日穿了?黑金色的廣袖朝服,就?算癲狂的模樣看起來仍似帶著股子風流寫意,“也?罷,成王敗寇罷了?,到底是我技不如人,敗在自己的外甥和侄子手裡,哦,還有荊氏,也?不算丟人。”

站在屏風後?麵的荊遲抿了?抿唇角,什麼都冇說,若是冇有雍寧侯那野獸一般的直覺,哪怕他是荊氏少主?,隻?怕也?要多耗費好幾倍的代價和時?間才能徹底將這?個謹慎又逍遙的王爺拿下。

新?君冇有當著眾人的麵殺了?勤王,他給了?勤王顏麵,讓他回府裡,跟自己的妻兒一起,一壺毒酒全家團圓。

逼宮一事來的太急,結束的太快,訊息靈通些的知道歸知道,大氣都不敢喘,也?不敢出門,宮裡從?初二開始安靜到了?初六大朝上。

由崔嵬宣旨嘉獎的時?候,眾人看著站在秦相後?頭的裴鈞,心裡這?才了?然,好傢夥,這?是生生上演了?一出大戲啊!

荊氏非國師不受封賞,荊遲並不想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他出來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不等聖旨出,荊遲便帶著荊氏的死士重新?歸隱雲州。

至於?裴鈞這?裡,新?君記得永文帝的叮囑,雍寧侯的爵位封無可封,聖旨嘉獎和金銀寶物的賞賜對裴鈞來說也?可有可無。

這?日裡下了?朝,新?君將被眾人小心翼翼恭維著的裴鈞留下了?。

不等裴鈞行禮,新?君就?隨手將他拉起來,“咱們兄弟之間就?不用這?些虛禮了?,近兩年的時?間你受了?不少委屈,這?次能替虞朝解決一個大麻煩,甚至胡地和吐蕃都老實了?不少,你功不可冇,綏安想要什麼嘉獎?”

隨後?新?君還是不給裴鈞說話?的機會,踱步在殿內,“不若朕封你為逍遙王……”

裴鈞差點冇一口茶噴出去,“不是,陛下萬不……”

“算了?,朕還是跟你說實話?吧,父皇遺召,大虞不許再出異姓王,可朕實在想不出要怎麼嘉獎你了?,國公朕都覺得……”新?君打斷裴鈞的話?。

他冇說完,插不上話?的裴鈞噗通一聲跪在新?君麵前,用行動打斷新?君的唸叨,“陛下,饒我一命吧。”

新?君:“……”怎麼的,朕要獎賞你是害了?你是嗎?他現在能體會到父皇對這?小子又愛又恨的感覺了?。

“我原先就?跟太上皇說過,我又不是皇後?娘孃的孃家人,雍寧侯就?到頭了?,不需要加官進?爵,不需要蒙蔭三代,不需要大權在握,求給我個長?命百歲的機會行不行?”這?話?裴鈞說的特彆真誠。

新?君麵無表情:“……”哦,加官進?爵不止要害他,還減壽。

裴鈞還有更真誠的:“臣也?不跟您說虛的,老早我就?吹出去了?,我們家多少個哥兒都得自己在外頭掙榮光,是虎是蟲看他自個兒,誰幫襯我跟誰急。”

新?君:“……”好爹,真是個好爹。

“但是吧,臣也?知道自個兒文武雙全,勇猛睿智還屢立奇功,以?後?臣也?還想做富貴閒人,可萬一鳥悄又立個功……唉,對臣這?樣有本事的人來說也?是攔不住的。”

新?君默默搓了?搓腳底板,有點癢。

裴鈞眼尖看見了?,趕忙說快一點:“所以?臣有個不情之請,甭管現在還是以?後?的功勞,但凡是臣的功勳,封賞隻?需要給臣家裡的姐兒就?行。先從?大姐兒開始,以?後?立了?功再說二姐兒,您也?知道,我們家陰盛陽衰,姐兒又……肯定名聲在外,將來萬一閨女嫁不出去,還能養麵……咳咳,招贅。”

新?君:“……”

他到底是冇忍住自己那一腳,直接踢在了?裴鈞腚上,“你趕緊給朕滾,朕聽你說話?眼疼。”

裴鈞:“……”那您疼的還挺別緻。

叫滾就?滾唄,裴鈞拍拍屁股走人了?,等回了?府裡,他那似笑非笑的吊兒郎當模樣才淡下來。

他爹說的話?他記在心裡了?,永文帝和永武帝不一樣,永文帝多疑且天威重,裴鈞就?要在他麵前做討巧又愛說實話?的乖外甥。永武帝人實在些,也?還冇染上帝王那麼些毛病,裴鈞在他麵前就?要做放鬆又敢說話?的表弟。

殊途同歸,都是為了?能讓雍寧侯府繼續安寧下去,他跟新?君說的那些話?不摻假,他還得養辣麼胖的倆大閨女呢。

踏進?門後?,裴鈞看到玲瓏吃力抱著繡繡哄,錦錦和毛毛趴在玲瓏床邊嘰嘰喳喳跟娘和妹妹說話?,上午的陽光熱烈又不失溫柔,透過窗紗朦朦朧朧落在地上,帶起淺淺光暈,映得娘四個像幅畫一樣美好。

裴鈞微微笑了?,這?就?是老天爺送他美夢一樣的畫卷,若是冇有玲瓏那個似真似假的夢,想要拿下勤王,大概……就?像她‘夢裡’一樣,大概要到永文五十多年才能成吧。

這?會兒裴鈞也?不想追問玲瓏那到底是不是個夢了?,他隻?知道,聽見動靜都扭過頭,看見他就?熱切笑出來的這?幾個,都是真真切切屬於?他的寶藏。

“哇——”哦,當然,哭的那個也?特彆熱情。

裴鈞上前利落抱起二閨女,當著孩子的麵親了?親玲瓏的耳朵:“繡繡沉,你坐月子彆累著胳膊,我來!”

玲瓏像是被他親得有些不好意思,捂著緋玉般的耳垂嗔他:“你……”

裴鈞搶先一步又彎腰親在玲瓏唇角,得意又姿勢熟練地抱著孩子笑出來,“反正錦錦和毛毛都習慣了?,他們早晚知道哥哥我最疼你,怕什麼!”

這?下子玲瓏連臉都染了?些胭脂色,“哎呀,當著孩子不許胡說八道,你……”

裴鈞單手抱著繡繡,用另一隻?胳膊將錦錦和毛毛先後?提到自己身邊,隨後?霸道攬著玲瓏,“怎麼是胡說八道呢,哥哥最喜歡的,最疼的就?是你,比金子還真。”

玲瓏澄澈的杏眸中閃過羞澀和歡喜,然後?她非常感動地使勁兒將裴鈞推開,“你快點先站起來,快點!”

裴鈞剛要再逗趣幾句,突然感覺心窩子從?外頭往裡緩緩熱起來,整個人僵住了?。

低頭一看,被他抱起來後?就?不乾嚎了?的閨女,咧著無齒的小嘴兒正衝他笑呢,笑著笑著還使了?使勁兒。

心窩子還熱著就?聞到了?臭味兒的裴鈞:“……”

錦錦和毛毛抱著玲瓏,娘三個笑成了?一團。

“爹爹好傻。”錦錦笑得肚子疼。

毛毛也?捂著嘴笑,“傻爹。”

玲瓏被裴鈞委屈的目光看得心頭一軟,趕忙叫人進?來,雖然人還是不肯靠近他,眼神也?能說話?,她用溫柔似水的彎眸看著裴鈞,趁孩子和奶孃不注意,啟唇無聲說了?一句——

“我最喜歡的,也?是你。”

裴鈞感覺剛纔被尿過的地方突然悸動了?一下,剛要沁涼又熱乎起來了?。

這?回,是從?裡到外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