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搜索
飄天文學 > 曆史 > 重生七皇子,逆天改命 > 第五章二皇子的心機

重生七皇子,逆天改命 第五章二皇子的心機

作者:蜉蝣宇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5-14 13:33:58

“哦?”

聽到這話,江重臻頓時激動了起來。

急忙坐起身看向江沉淵,滿是期待。

“七弟,你真有辦法能幫我?”

“我知曉你年幼,但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蘇定武也陷入了沉默,看向江沉淵的眼神中,滿是顧慮。

“我既然說出這話,自然就有辦法能幫到皇兄,這點,大可信我。”

說話間,江沉淵微微沉吟片刻,隨即開口道:“不知能否傳上紙筆?”

江重臻一愣,抬手便指向侍女開口道:“把我書房的紙筆給送過來,快!”

兩名侍女起身便去到偏殿書房,取來文房四寶,然後襬放在江沉淵麵前。

蘇定武也好奇的看去,不知這個十二三歲皇子,會寫出什麼樣的東西。

江沉淵看著手中的毛筆,微微一愣,隨即滿是感慨。

好在前世學了很長時間毛筆,用來練字靜心,冇想到卻在這兒派上用場。

隨後在侍女的伺候下,研墨片刻,便落筆下書。

“百戰沙場碎鐵衣,城南已合數重圍。”

“突營射殺敵酋將,獨領殘兵千騎歸。”

每當江沉淵寫出一句,侍女便輕聲念出一句。

聽完這首詩,蘇定武神色一愣,看向江沉淵的目光都變了。

坐在上方的江重臻則熱血沸騰,拍著桌子高呼了起來。

“好!好!好!”

“這是好詩啊!”

“冇想到七弟你竟然有這樣的文采,真是太好了!”

說話間,江重臻實在忍不住,起身倒了杯酒便來到了江沉淵麵前。

“來,乾了這杯,冬獵一事就托付在七弟你身上了!”

放下手中毛筆,江沉淵見他這般鄭重其事。

隻好苦笑著點點頭開口道:“皇兄的事情,臣弟自然竭儘全力。”

“哈哈哈,七弟,以前還真冇發現,你竟然有這等造詣!”

“二皇兄你知曉,我……”

說話間,江沉淵臉上不禁浮現出一抹恰到好處的黯然。

這種欲說還休的模樣,讓二皇子頓時好似聯想到了什麼。

隨即臉色輕變,伸出手拍了拍江沉淵的肩膀。

“罷了罷了,不去想那些事情了。”

說完,他神色認真的看向江沉淵。

“你我兄弟,從今往後,但凡有人若敢欺你,這宮中我必給你撐腰!”

穩了!

江沉淵心中冷笑,麵上卻做出一副分外感激的神色。

“皇兄……”

“哎,不必這樣,你如此幫我,我這個當哥哥的也不能對你不管。”

說話間,江重臻沉思片刻,忽然從腰上解下玉牌遞到了江沉淵手上。

坐在一旁的蘇定武見狀,剛想開口勸阻。

卻聽二皇子開口道:“這玉佩你拿著,有它在你就能隨意去宮裡任何地方!”

“當然,除了大哥的地盤和父皇書房。”

說完他撓了撓頭,有些無奈道:“父皇那兒我是真冇轍,大哥嘛……你知道,他這人心眼有些小。”

江沉淵接過玉牌,猶豫片刻最終還是選擇收下。

理由無他,僅僅是能在宮內四處出入這個權利,就已經很大了!

若不是江重臻,單憑他想得到這份權利,簡直癡人說夢。

“如此,臣弟謝謝二哥了。”

見江沉淵感動得一塌糊塗,江重臻也極為受用。

大笑著開口道:“時日不早了,七弟你還得為冬季巡獵做準備,我就不留你多待了。”

“等巡獵來後,我這邊可就托付給你了?”

事情辦完,二人也的確冇什麼好說道的。

江沉淵也見好就收,笑著點點頭道:“自然,二哥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

說罷,便轉身在侍女宦官的帶領下轉身離去。

江重臻看著他緩緩離開的背影,嘴角翹起一抹譏笑。

“土狗。”

殊不知江沉淵心中也露出一抹輕笑,暗聲道了句白癡。

而蘇定武直到江沉淵離開後,這纔看向二皇子。

“殿下,那玉佩可是娘孃親手賜給你的,你這……?”

“二叔,我先前就說了,不用跟我客氣,喝酒?”

眼瞅著自己侄兒如此紈絝,蘇定武這下是真急了。

竟不顧周圍還有那麼多人,起身便開口道:“那可是娘娘賜給你的,你怎麼能就這樣給彆人呢?!”

江重臻背對著蘇定武微微一震,沉默片刻後發出一聲歎息。

接著轉過身擺手道:“你們都下去吧,我有點事情想跟二叔聊。”

幾名侍衛聞言,紛紛和侍女一同下去。

蘇定武帶來的幾名武將略顯猶豫後,也緩緩起身行禮,而後退去。

頃刻間,偌大的宮殿內,就隻剩下江重臻和蘇定武二人。

叔侄倆對視,江重臻也再懶得偽裝,略顯疲憊的伸了個懶腰後。

這才上前輕鬆道:“二叔,你從剛纔那首詩看出來了什麼?”

“這……自然是極好,而且這七皇子,恐怕並非胸無半點文墨。”

江重臻自顧自的斟了杯酒,搖晃著酒盞笑道:“當然,還有呢?”

“還有?”

聽到這話,蘇定武不禁有些茫然。

“當然還有,他江沉淵不僅並非胸無溝壑,反倒心計深沉。”

“先前文華殿中,麵對父皇的提問不卑不亢,同時也避免了得罪我和大哥。”

“而剛剛他作詩時,可以看得出應該是臨陣起意。”

“但……”

說到這,江重臻一口飲乾杯中的酒。

而後略顯迷醉的開口笑道:“他明顯是投其所好,所以才寫了這首詩。”

“嗯?”

聽到這話,蘇定武頓時心中大驚,滿臉疑色。

“這……侄兒你怕是多慮了吧?”

江重臻聞言忍不住露出一聲大笑。

“哈哈哈,多慮?”

“二叔,你好生想想,他一個十二三歲乳臭未乾的稚童,哪兒來的機會去見沙場?”

“又是哪兒來的機會,去見大軍征戰?”

說到這兒,江重臻微眯著的眼睛中,綻放出一抹寒芒。

“我絲毫不懷疑,若今日拉他的不是我,而是大哥江善之。”

“要是大哥想的話,他也會寫出一首詩,並且絕對符合大哥的喜愛,你信嗎?”

蘇定武這下徹底陷入了沉默,他怎麼也冇想到。

看似年幼的江沉淵,竟還有如此之深的心計。

更讓他冇想到的是,看穿江沉淵心計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這個年僅十五的侄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