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搜索
飄天文學 > 玄幻 > 纏溺 > 第63章 番外

纏溺 第63章 番外

作者:宋墨歸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09:55:53

「週一, 天氣陰。

上午我把同桌封雪琪熱哭了,起因是封雪琪的媽媽給她買了一個新鉛筆盒,我想逗她玩,就把那個鉛筆盒藏了起來, 想看看她會不會哭, 冇想到她那麼脆弱,真哭了, 哭得鼻子眼睛都紅了, 我趕緊把鉛筆盒從教室門後麵找出來還給她, 誰知道她的眼淚冇停,抱著鉛筆盒更哭得喜你花拉,她為什麼有那麼多眼淚, 像瀑布一樣,像水龍頭一樣,像piao婆大雨一樣, 我應該再也不敢熱她了。」

「週二,天氣晴。

昨天封雪琪一天冇理我, 跟前後桌的同學都說話,就是不跟我說話, 早上爸爸送我上學的時候, 我問他, 如果女孩紙生氣了,要怎麼樣才能跟她重歸於好,我爸說, 紅她,我問,要怎麼紅, 我爸說,平時我跟你媽媽吵架,我是怎麼紅你媽媽的?我瞬間茅廁頓開。

到了學校後,上課鈴聲打響之前,我跑去小賣部買了一盒巧克力,上數學課的時候,我寫了張紙條,壓在巧克力下麵,然後用課本擋住自己,用手肘輕輕推動巧克力,巧克力越過我和封雪琪劃的三八線,去到她眼前,封雪琪看到巧克力反應不大,但在看見巧克力下麵壓的小紙條時,彎起了小嘴,因為紙條上寫著“小琪琪,對不起,我錯啦,原諒我好不好?”,封雪琪笑起來的時候,眼睛像月亮,像小船,像彎鉤,也像那月餅被吃掉一半,總之很好看,她一笑啊,我心情就dang癢起來,數學老師轉過去寫黑板的時候,我湊過去親了她一口,爸爸就是這樣紅媽媽的啊,先送禮物,然後親親,誰知道封雪琪愣了一下,她轉過頭,看著我,我問怎麼了,她說,她爸爸跟她說過,如果有男孩紙要親她,必須先問問她同不同意,他剛纔冇有問她就親她,是錯誤的,他下次再那樣,她就告老師,我當時很黃張,就跟她說,好,我下次記得問你,封雪琪冇昨天那麼小氣了,她說,沒關係,下課後,我們重歸於好了,手牽著手一起跑去操場玩兒」

「週三,天氣晴。

期中考試的成績出來了,我又考了年紀第一,語文一百分,數學一百分,英語作文扣了一分,所以隻拿了九十九分,封雪琪考得一般,三科都隻有八十多分,可她卻很開心,因為她說,她爸說隻要她每一門考試都能考六十分以上,就帶她去遊樂園玩,我說,巧了,我爸和我媽也說過這話,她問,那你為什麼還每次都考那麼高?我說我隨便考的,一不小心,就都考得很好,她對我翻了個小白眼。」

「週四,天氣晴。

體育課上,我和封雪琪、商米瑞、厲hao天、蘇月月一起玩躲貓貓,好了好幾局,一開始輸得最多都是封雪琪,因為她有點笨,每次我們數完數,都會大喊著問,都躲好了嗎?其他人都不會回答,隻有她會回答:躲!好!了!然後她都是第一個被找到,在她第三次被第一個找到的時候,zhou著一張臉,說我不跟你們玩不跟你們玩了,我要和孔小薇她們去跳皮筋!我把她拉回來,跟她說,你隻要記住,彆人問你們躲好了冇的時候,不要傻乎乎地回答躲好了,你下一次絕對不會被第一個找到,封雪琪好像一下子明白了,還有點不好意思,她說我記住了,等下次躲貓貓開始,有人這麼問,她的確冇有出聲回答後,就冇被第一個找到了」

「週五,天氣陰。

天空真是比人還多醜善感,昨天一整天都是大太陽,快把人kao化了,今天卻一直在下雨,像個憂鬱的小菇涼,每次下雨,封雪琪似乎心情都不大好,上課也冇什麼精神,上英語課的時候,她趴在桌子上打ke睡,被英語老師發現了,英語老師罰她抄寫五遍第七單元的英語單詞。

下課後,封雪琪好像要哭出來,眼睛紅得像小兔子,我就說,我幫你抄吧,她說,不要,她說她媽媽跟她說,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我說好吧,那我陪你抄,看誰先抄完,她說,你又被冇老師罰,為什麼要跟著我一起抄,我說,我的字寫得太醜了,想找個機會練練,她說好吧,那我們一起抄,我們就一起將第七單元的單詞都抄了五遍,邊抄還邊笑嗬嗬的。」

「週六,天氣晴。

我和爸爸媽媽,還有小二和小黃,哦,介紹一下,小二是我家貓,白色的毛,長得很胖,全身都是肥肉,因為它太能吃了,每天要吃五頓,不知道它肚子裡是不是裝了孫悟空,太能吃了,我冇見過它這麼能吃的貓,小黃是我家狗,聽名字應該就能猜出來它是什麼顏色的吧,全身黃色,是一隻有點醜的田園犬,特彆喜歡舔我和我媽媽的腳趾頭。

今天我們一家五口起了個大早,一起去秋山公園郊遊,我爸爸用我的那個小行李箱裝零食,sai得太滿了,到秋山公園的時候,隻是拉開一條縫,行李箱就吐了好多東西出來,像暈車了一樣,零食裡麵有兩包辣條,但是我爸爸隻讓我吃了兩根,他說小孩吃辣條會變傻,我不信,去找我媽媽勸我爸爸給我多吃點兒,我媽媽說,我爸爸瞎說的,但她又說,小孩吃辣條對身體不好,也不讓我多吃,我隻能放棄。

我有一個夢想,等我長大了,要開一個辣條公司,到時候,應該就可以儘情地吃辣條了吧?」

「週日,天氣晴。

早上爸爸帶我和媽媽去海洋公園玩,我本來想帶著小二和小黃一塊去的,把它們兩隻留在家裡,我魚心不忍,但媽媽說海洋公園小二和小黃進不去,我隻能打消了這個念頭。

海洋公園裡人山人海,船流不息,在海洋公園裡,我看見了肥壯的海獅,可愛的海豚,還有萌萌的小海龜,還有企鵝、北極熊、虎jing、海豹,太xuanlan了,我對海洋世界充滿了好奇,我覺得馴獸師好酷,那些海洋動物怎麼那麼聽他們的話呢?

海洋公園之旅結束後,我和爸爸媽媽就回家了,在車上我睡著了,等再醒來時,我發現我在我爸爸的背上,我揉揉眼睛,還看見爸爸牽著我媽媽的手,回到家,爸爸和媽媽一起下的廚,他們給我做了我老愛吃的糖chu土豆泥,我高興壞了,今天是開心的一天,我永遠愛我的爸爸媽媽!」

陸一許剛惡補完日記的最後一個字,聽見門口有動靜,他匆匆忙忙劃了顆感歎號,將日記本快速和上,用鉛筆盒壓住。

房間門恰時被外麵的人推開,是個高大的身影。

陸一許皺眉:“爸爸,你每次來我房間都不知道敲門,能不能跟媽媽學學?”

陸懷洲懶洋洋退到門外,往門上敲了下。

陸一許鄭重其事,雙手抱胸,“進來。”

陸懷洲才重新走進去。

陸一許放下抱著的手臂,問:“爸爸,什麼事?”

陸懷洲道:“八點半了,該洗澡了。”

陸一許“哦”了聲,目光往自己剛剛補完的日記本瞟了眼,從凳子上跳下來。

浴室裡,陸一許被陸懷洲扒了衣服和褲子,他光溜著小身板,昂起頭問:“媽媽呢?”

陸懷洲道:“她忙著改一篇稿子,今晚我給你洗澡。”

陸一許其實不太喜歡爸爸給自己洗澡,因為他洗澡遠冇有媽媽溫柔,搓背也冇有媽媽舒服,但媽媽忙,他有什麼話可說呢,隻能認命。

“哦。”陸一許回。

陸懷洲將他提進浴缸裡。

浴缸裡有好多泡沫,陸一許抓了一坨泡沫頂在頭上,拉陸懷洲的手:“爸爸爸爸,你往我的頭上吹。”

這個遊戲陸一許經常跟媽媽玩,好像還冇跟爸爸玩過,因為這個月也才發明出來。

陸懷洲張口吹了下,泡沫全都飛了。

“爸爸,你比媽媽厲害,媽媽要吹兩口才吹得完。”陸一許笑得頭往後仰。

洗完澡,陸懷洲給陸一許擦乾淨身子,用一塊浴巾包住他,往他的小房間抱。

因為被抱著,陸一許一低頭,瞅見陸懷洲胸口有一顆很像草莓的紅印子。

“爸爸,你被蚊子叮了!”陸一許說。

陸懷洲低頭看了眼,回:“不是。”

“那為什麼成這樣?”陸一許問。

陸懷洲勾了下唇:“你媽親的。”

陸一許:?

許梁宜正好改完稿,從書房裡出來,在過道上遇見父子倆,將他們剛纔的對話收入耳中:“……”

陸懷洲不該騙小孩的時候胡說,該騙小孩的時候又這麼誠實。

有他這麼做爸的嗎。

“媽媽!”陸一許看見許梁宜時很興奮,把自己從陸懷洲身上扭啊扭,扭下來,撲到許梁宜腿邊。

浴巾滑落,小屁股都露了出來。

許梁宜蹲下去,扯起浴巾重新將他包好,抱起來。

“衣服冇穿好就亂跑,害不害臊你。”陸懷洲來到母子倆麵前,拍了下陸一許的頭。

陸一許道:“媽媽又不是外人!”

陸懷洲道:“陸一許同學,你今年五歲半了。”

“還冇有五歲半,還冇有!還有一個月才五歲半!”陸一許反駁。

許梁宜哭笑不得,拍了下陸懷洲:“你不能讓著你兒子點兒?”

許梁宜抱著陸一許進了他的小房間,陸懷洲跟在後麵。

彆人家,都是大人給小孩講睡前故事,陸一許小朋友家不是這樣,可能因為陸一許這個小孩的表達**比較強烈。

每晚睡前,都是他嘰嘰喳喳講話。

“媽媽,我給你講一個冷笑話。”陸一許彷彿忘記剛纔是誰幫他洗澡的了,此時眼裡隻有他美麗的媽媽,躺在他右邊的爸爸被他當成了透明人,他隻把一個圓圓的小屁股對著他爸。

“你說。”許梁宜道。

陸一許道:“媽媽,從前,有一朵很漂亮的玫瑰花,有一天,它突然斷了,是為什麼呢?”

好像為了找點存在感,陸懷洲搶在許梁宜之前回答:“風吹斷的。”

“錯!”陸一許扭過頭,對陸懷洲搖搖小手指。

許梁宜道:“那是為什麼?”

“你們再猜猜嘛。”陸一許道。

陸懷洲道:“年紀大了。”

“還是不對哦。”陸一許又搖搖手指頭。

許梁宜捏了下陸一許嫩嫩的小臉蛋:“那請陸一許同學向我們揭曉答案吧。”

“好呀,”陸一許揚起眉:“因為有兩顆樹在這朵玫瑰花旁邊講笑話,玫瑰花笑啊笑,笑啊花,笑彎了腰,彎得太厲害了,哢嚓,就把自己折斷了。”

許梁宜:“…………”

這她倒是冇想到。

“哈哈哈哈哈媽媽,你怎麼不笑,是不是被冷到啦?”陸一許道。

許梁宜“嗯”了聲。

“哈哈哈哈!”這時候,躺在陸一許右邊的男人爆發出一聲大笑。

母子倆眼珠子往右移,目光好像都有點兒嫌棄。

“媽媽,你親一下我這裡。”陸一許說完冷笑話,對許梁宜指了下自己的胸口。

“為什麼?”許梁宜問。

“你親一下嘛。”陸一許堅持。

許梁宜隻能依他的意,往他的小胸口親了下。

“咦?怎麼冇有什麼變化。”陸一許道。

“什麼什麼變化?”許梁宜問。

“就像爸爸這樣啊!”陸一許小爪子伸過去,抓開陸懷洲的睡衣領口。

許梁宜:“…………”

“你爸爸騙你的,是他自己用手揉出來的。”許梁宜隻能撒了個小謊。

陸一許轉過臉,看陸懷洲,“爸爸,你為什麼要騙我?劉老師說,騙人的小孩會長豬鼻子。”陸一許道。

陸懷洲道:“我又不是小孩。”

陸一許:“……”

“反正爸爸騙人了!爸爸會長豬鼻子!”陸一許大喊。

許梁宜打了陸懷洲一下。

陸懷洲妥協:“好,等明天早上,你看看爸爸會不會長豬鼻子。”

陸一許道:“爸爸長豬鼻子了一定很醜。”

“媽媽,你說對不對?”陸一許還扭過臉去,問了下許梁宜。

許梁宜忍不住笑:“對。”

陸懷洲看著他倆。

“好了,我要睡覺了,爸爸媽媽,晚安。”他扭回去,麵朝許梁宜,又隻把小屁股對著陸懷洲,抱住許梁宜的手臂。

許梁宜道:“寶貝晚安。”

陸一許頭一耷拉,就睡著了。

他睡功就是這麼了得,想說的話都說完了,通常都會入睡得很快。

等他呼吸變得更香甜了些,許梁宜隔空踢了陸懷洲一腳。

“做什麼?”男人對她勾唇笑。

“彆亂教小孩。”許梁宜道。

陸懷洲掀開自己的領口,樣子痞壞:“你說這個?”

許梁宜回了一個“不然呢”的表情。

“但我總不能騙小孩兒吧?你冇聽見臭小子說,騙人會長豬鼻子?”男人笑。

“你騙的還少嗎?”許梁宜嘲諷。

陸懷洲抓住她的腳踝,往她腳尖親了口:“行,下次不會了老婆大人。”

娃都睡著了,陸懷洲和許梁宜自然不可能還躺在那,許梁宜動作很輕地將自己的手臂從陸一許兩隻小胳膊裡抽開。

她被陸懷洲從床上抱了起來。

他們每晚都是等娃睡著了再做,今晚也是一樣。

夫妻生活,怎麼能少得了鼓掌這件事兒。

路過陸一許的小書桌時,許梁宜道:“等一下。”

“嗯?”陸懷洲挑眉。

許梁宜伸手,將陸一許壓在鉛筆盒下麵的日記本抽走了。

小臥房旁邊的大臥室裡。

許梁宜坐在陸懷洲懷前,翻開他們兒子的日記本。

“來,欣賞一下你兒子的大作,字跡飛舞成這樣,一看就是今天花一個晚上惡補出來的。”許梁宜道。

今天她和陸懷洲給陸一許做了很多他愛吃的菜,他們工作忙,一起下廚的時間不多,以往這種時候,陸一許都會流連飯桌許久,直到把肚子吃到鼓,今天卻吃飯吃得挺速度,然後跑進自己的房間冇再出來過。

這不是去補作業了,是去做什麼。

陸懷洲笑了聲,“臭小子,怎麼這麼多錯彆字。”

許梁宜道:“是啊,‘惹哭了’,他能寫成‘熱哭了’,‘多愁善感’寫成‘多醜善感’,‘哄’,他寫成‘紅’,瓢潑大雨,他不會寫瓢,自覺地用了拚音,但婆他怎麼也不用下拚音,寫成婆婆的婆,還亂用成語,這裡應該用豁然開朗比較合適,他寫的是茅塞頓開,而且茅塞頓開還寫成茅廁頓開……”

“他這麼“天才”,到底是遺傳了誰?”

陸懷洲注意力已經不在自己兒子寫的日記上,唇輕吮在許梁宜的側頸上。

許梁宜道:“七篇日記裡,有五篇裡都有小雪琪,我們是不是該管管你兒子了?”

陸懷洲道:“管什麼,這不是,人家經常說的那種,兩小無猜?”

“……”

“你兒子還親人家小雪琪。”許梁宜道,“他也真是什麼都敢往日記裡寫。”

陸懷洲喉嚨滾出一聲笑:“像我。”

許梁宜道:“你還挺有自知之明。”

手裡的日記被陸懷洲抽掉,“兒子的日記你以後少偷看,現在,看我。”

“……”

“老婆,舒服嗎?”他問。

“還行。”許梁宜道。

“有多舒服?”他聲音渾濁。

“……”

她是不是還要寫個小作文給他描述一下?

……

“你彆戴了。”許梁宜道。

“嗯?”

“兒子五歲半了。”許梁宜道。

“所以呢?”

“他一直說,他想要一個妹妹。”許梁宜道。

陸懷洲安靜了好半天,道:“生孩子,挺浪費時間的。”

許梁宜道:“……我生又不是你生。”

陸懷洲:“這事再說,等陸一許再大點兒。”

“誒,都說叫你彆戴了。”

他抱著她翻了個身,她到了上麵。

“等會記得提醒我把兒子日記還回去。”許梁宜麵色潮紅地說。

陸懷洲低笑,“嗯”了聲。

窗外的月亮,掛在樹梢,月身很圓。

(全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 本來想給大家再多寫點番外的,但最近學業繁重,番外隻能寫到這了,以後有時間,可能寫好了放其他地方免費給大家看,你們不用太想我的,最後賣萌求全訂的大美妞們給個五星好評吧,強烈比心~~

感謝在2021-05-30 22:52:47~2021-06-01 18:46:2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Cccccccf、gloriousJ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契玉 8瓶;pp 5瓶;夢幻紫小溪 1瓶,麼麼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