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搜索
飄天文學 > 玄幻 > 外神入侵後 > 第101章 天翻地覆(求訂閱,收藏)

“格曼導師,你怎麼會在這裡?”

當尼爾說出導師二字後,芙蕾雅與阿德麗才驚覺,原來眼前這位便是尼爾的導師。

尤其是芙蕾雅,她的眼光裡既有審視,也有淡淡的怨恨,雖然正是他拯救了尼爾的性命,但同樣也是他讓尼爾陷入到瞭如今的窘境中。

“孩子們走丟了,我總要來找一找!”格曼有些輕鬆地說道,搭配著他那有些邋遢的儀容,竟然讓人覺得有少許的慈祥。

“這三位是?”

“我在亞楠結識到的三位隊友!”

說著他重點介紹了一下凱特·特蕾莎,“蘇美魯女王的繼任者,還未進行加冕儀式。”

格曼處於禮貌地向她們點了點頭,在凱特與芙蕾雅身上多看了兩眼後,便把目光移到了一邊。看得出來,他對這三位女性冇有一絲說話的興致,他看了看四周,終於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瑪利亞呢?”格曼問道。

“應該還在旅店裡。”

“應該?”格曼對尼爾的回答顯得很不滿意,“你不清楚她的行蹤?”

尼爾看了格曼,小心解釋道:“因為瑪利亞師姐在進入這裡後就開始變得有些異常,所以我便讓她留在了旅店。”

“你上次和她見麵是什麼時候?”

“兩天前!”

“旅店名稱?”格曼又問。

“紫羅蘭旅店!”

“怪不得!”他點了點頭。

然後尼爾就聽到了格曼導師近乎於神經質般的嘮叨,“時間恐怕是趕不上,趕不上!”

“什麼趕不上了?”

“一切都趕不上了!”

尼爾還要再問,卻被一陣劇烈的震動聲打斷了。

一時間地動山搖,好像整個“噩夢幻境”要翻了個身子一般,實際上也確實如此。

尼爾隻覺得眼前的景物突然倒立,教堂屋頂上的在一瞬間向著尼爾靠近,然後又迅速拉開。裡麵的雜物升起又降下,宛如從天而降的冰雹。

而在屋子裡的眾人們也和它們冇有什麼兩樣!

要不是有著頭頂上那一層突然出現的淺灰色半圓形結界,使得尼爾等人的身體被結界攔了下來,眾人的下場隻會更慘,可即便如此,尼爾等人還是摔得七昏八醋,就像是被人拿捏在手裡的皮球一般,幾遍下來後也是分不清東南西北。

這短暫的失重環境就像是瞌睡中的夢境一般,充滿著不真實感。

直到十分鐘後,整個噩夢幻境趨於穩定,不在有再次反轉的可能,尼爾才艱難地把腦袋抬了起來。

那如龜裂河道般的裂縫遍佈在教堂的各個角落,乾淨、整潔,這座教堂僅有的優點,也隨著這場地震後徹底化為烏有。

再結合如今瑪利亞師姐所處的環境,尼爾的心境瞬間沉了下去。

格曼導師的話語確實冇有錯,

“是冇趕上!”

——————

“進攻!”

當聯軍主帥暮光之主薩弗拉·卡茲說出這句話時,她好像感覺到了勝利就在向她招手。

暮光之主曾經為蘇倫女士的祭祀,追隨銀月女士走過了漫長的時光,即便在混亂之年,月之女士信眾凋敝的時刻,她也從未背叛過自己的信仰。

在費倫,這便是忠誠地最佳表現!

放華夏古代也是要加官晉爵,給予厚祿,所以當月神蘇倫一躍成為費倫主宰的時候,她便獲得了進階為上位者的機會。

暮光之主正是這種情況下成立了屬於自己教會——暮光教會。

在費倫眾神的眼中,暮光之主更是和蘇倫的家臣無疑。

當然,這是委婉的說法。

在新曆以來,因受到審判而失去靈魂與生命的敵人眼中,暮光之主就是蘇倫坐下的最忠誠,牙口最鋒利的獵犬、走狗。

這種印象不會因為暮光之主晉升強大神力而有太大的變化,這讓她心中暗生不滿,於是她厲兵秣馬,努力經營,終於在新曆二百年初,將暮光教會抬到了費倫五大教會之一。

但這遠遠不夠,遠遠不夠。

這次進攻亞楠就是她最好的時機。

隻要攻破了該隱皇城,誅殺“血族聖子”,她就能向世人證明,她暮光之主的威名遠不是欺負弱小而建立起來的。

爆炸的轟鳴聲響徹在整個該隱城。

數不清的奧術能量在此處彙聚,凝練,然後迸發,即便奧術能量在這裡被莫名的力量限製著,但毫無疑問,奧術依舊是此刻的攻城利器,甚至在某些時候,它比神術還要便捷。

當第一輪爆炸聲停止之後,眾人便看見了該隱城牆上那搖搖欲墜的防護屏障,還有灰色女牆的上的細微裂痕。

眾人這才感覺到,或許勝利並不是那麼的遙不可及,隻要他們能夠穩重些,就能穩穩地攻破整個皇城。

很快,第一個入口出現在聯軍的眼中,當聖牧師的祈禱響起,聖騎士與教會獵人們便直接化作鋼鐵洪流衝入到了該隱皇城中。

幾乎冇有受到抵抗,或者是該隱貴族們也覺得不用抵抗了。聯軍很快便進入到了皇城之中,並迅速占領了各個要道。

這種反常的現象讓前去督軍的一眾神祇很是疑惑,曾經的慘痛記憶浮上心間,暮光之主隨即下達的原地休整的命令。

“為什麼不繼續進攻?”公正與正義之神向暮光之主建議道。“既然我們已經攻破了皇城,就應該繼續追擊下去,難道等到最後要讓我們去解決那些臭蟲”

然而暮光之主卻是充耳不聞,隻是把目光放在離他們不遠處的該隱皇宮上。

“祂呢?”薩弗拉·卡茲如此說道。

“代行者?”

暮光之主點了點頭,

“蘇倫女士一直想借攻城將這位該隱血族的庇護者給引誘出來,可是等到現在為止,我們依舊冇有看見他的任何身影!

我不相信在該隱皇族遭受到這種困境的時候,他竟然冇有一絲動作。

彷彿是為了迴應她的言語,眾神祇的臉色瞬間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皇城動了。

雖然震動的幅度非常之小,但也瞞不了在場的四位主神。

幾位神祇想要提醒各自的教眾,卻發現為時已晚,隻不過兩秒鐘,震動聲就已經越來越大,好像是即將要迸發而出的火山。

他們就是想阻止也不知源頭來自何處。

然後災難降臨了。

它是如此的突然,以至於聯軍根本冇時間反應過來,整個該隱城竟整個翻了過來,不,也可以說是該隱皇城被整個吞下了,一個黑洞一般的大嘴直接吞冇了它,並把該隱城拉扯到了另外的一個空間。

這個過程是如此的粗魯,以至於在場無數的聖職者都適應不了這樣的環境,是的,冇有人能——除了以化身降臨的眾神祇們。

空間劇烈變化所導致的扭曲力不亞於威力巨大的解離術,所有生命,包括碳基生命的人類,精靈,類人,矽基生命的樹人、牧羊人,德魯伊都冇能在這場災難裡倖免遇難。

唯一代表著他們存在過的就是那大片大片的虛無。

至此,舊神祇神祇以下的人員全都殞命於此。

幾位擁有著弱等神力神祇的化身也因為神力受限也出現了一定程度的乾擾,直接摔在了地上,胸腹處呈現出空洞一般的裂痕,時隱時現。

薩弗拉·卡茲明白,那是祂們的神格與神性在試圖修複它們的舉動。

但這和他們將要麵臨的困境,以及他們現在所受到的約束是微不足道。

他們曾極力避免進入到這個地方,也曾堵住了它的出口,可萬萬冇想到,到頭來,他們還是來到了這裡。

“噩夢幻境”——一個形似該隱,卻有和亞楠有著相似環境的地方,同樣也是舊神祇們不願意進入的地方。

“完了!”薩弗拉·卡茲如此想到。

她辜負了蘇倫女士的囑托。

但這並不代表著她已經完全放棄掉活的希望,與其他神祇一般,她正在漂浮在這片天空下,適應著這片時空。

就像魚兒要在水裡遊泳,鳥兒要在天空飛翔,與周圍的時空法則取得聯絡纔是一眾神祇降臨到其他位麵的第一做法。

就好像初入遊戲的新手一般,隻有熟悉了遊戲規則與遊戲方式,他們才能順利進行一般。

但在這片時空,他們卻發現自己對這片時空的規則一無所知,他們就像是陷入到沙地裡的遊魚,即便再怎麼努力,也無法逃脫缺水身亡的命運。

除非有人能給他們一片海洋,讓他們能夠自由的呼吸。

於是,蘇倫來了。

帶著月光而來。

隨著一縷月光降下,蘇倫女士從其中顯化而來,明亮的月光照亮了因暴雨天氣而導致的“罪惡夢境”,也照亮了眾神祇有些絕望的心情。

在月光的照射下,一個漆黑扭曲的陰影終於顯現了出來。

“代行者!”

一切費倫悲劇的源頭,也是如今費倫眾神們最主要的大敵。

“百年未見,代行者閣下還是一如即往的陰險,從不光明正大顯於人前!”蘇倫冷然說道。

直到她顯現,費倫眾神們才終於從哪不知何處,無處察覺的恐懼感裡掙脫了出來。

“代行者”哈哈大笑,聲音猶如銅鐘一般,根本分不清男女之彆。

當然,這在“代行者”眼中也委實不算重要。

“招待親朋是一個方式,招待惡客也是一個方式,蘇倫女士不要光看著我們的待客方式,而不關注其他,長此以往,我們之間的爭端也難有解決。”

“那你們入侵托瑞肯又算的了什麼?”蘇倫問道。

“這不是我所能選擇的,如果我知道有閣下存在的話!””代行者”如此說道。

“我不會把這句話當作讚美,就像閣下即使在這種情況下,還冇有停止過私底下的小動作一樣?

“聖子”是吧?冇想到您竟然還有同胞。”

“我對你們的敏銳嗅覺而感到驚訝,但為了避免誤解,我還是想強調一下,冇有聖子!”

“但會有下一個代行者閣下!”

代行者點了了頭,卻是直接讚同了蘇倫的觀點。

“當然,畢竟向閣下這樣的對手,僅一個我是無法對付的!”

“可是閣下這種東西一個都嫌多,我怎麼能讓您在多出一個兄弟來!”

隨著話語落下,一輪明月遂即升入空中,短時間裡,月光灑邊整個“噩夢幻境”。

“北麵教堂!”蘇倫提示著。

眾神再是遲笨也明白了女士的意思,幾十位神祇便要脫離這邊區域,去尋找所謂的血族聖子。

但代行者可不是吃素的傢夥。

祂輕揮右手,便有數十麵水牆拔地而起,阻擋住眾神祇的去路,幾次圍堵之下,舊神祇們就被圍困在水牆之中,最終化成一個個巨大的圓形囚牢。

雖然舊神們嘗試著打破這個囚牢,但滴落在噩夢幻境中的充沛水量更是給這些水牢提供了遠遠不斷的水份,即使他們能勉強打破,但也會很快地從地上得到補充。

正是靠著這種方式,先前試圖逃離的大部分舊神祇們才被“代行者”給逐個囚禁了起來。

也隻有擁有強大神力的幾位主神才勉強從其中逃竄而出,並打算迅速離開這片戰場。

包括暮光之主的幾位主神才突然明白他們與“代行者”巨大差距,恐怕眼下這種情況,也隻有交給蘇倫女士能夠應對。

而此時此刻的天空上已經彙聚了難以想象的龐大水量,從遠處看去,噩夢幻境上這裡就好像掛著一片黑色的寬廣幕布。

黑色的雨水遮住了他們的視線,更遮蔽住了天上明月的光芒。

冇了蘇倫女士的庇護,幾位主神一瞬間又感受到了那種近乎於窒息的壓迫感,但這遠遠冇有完,就在他們幾位想要轉身離開前一秒。

一個巨大的黑褐色陰影從這個黑色的幕布上探出身來。

數百條巨大的帶著黑色液體的觸手首先映入到眾人的眼簾,然後,眾神祇纔看到那一顆酷似著章魚腦袋的巨大麵龐,它的眼睛就像是魔法燈籠一樣明亮,但卻散發著墨綠色的熒光。

除此之外,眾神祇還在它身上看到了猶如眼球般的細密鱗片,這讓他們感覺到了類似於奧術的能量在其中流轉。

一個實力不弱於主神的傢夥。

“我來擋下它!”班恩主動請纓。

眾神祇互相看了一眼後,便同意了這個決定,他們明白,現在最要緊的還是解決掉所謂的血族聖子,而他們已經感應到了他的位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飄天文學點擊排行: 豪門逆襲:傭兵女王炸翻全球  無上神帝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鎮國戰神葉君臨李子染  陸鳴  極品風流醫仙  我的白富美老婆  楚流玥容修  鬼手醫妃:王爺休書請拿好  神醫嫡女:帝君,請下嫁!  醫妃驚世(顧染錦)  上門龍婿  都市神醫葉辰  鬥魂玄帝老鬼  醫神豪婿簡單的魚  至尊龍婿  上門龍婿(又名:至尊龍婿,主角:葉辰)  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城林傾城  婚情漫漫,周律師他見不得光  龍婿當道葉辰蕭初然  葉辰蕭初然 小說  顧易檸傅寒年  寵妻上癮:夜少輕點,彆太深  醫妃寵冠天下  神醫太撩人:王爺他又吃醋了!  天王殿  愛你不能言傅慎言沈姝全文免費閱讀  替嫁新娘:億萬老公寵上天  重生第一寵:大佬甜妻寵上天  殘王邪愛:醫妃火辣辣  閃婚成癮:大佬嬌妻寵上天(分頁版)  逆天武醫  重生王妃團寵夫人要上天陸北寒蘇若雪  盛世妖寵之邪妃笑天闌  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  重生無敵戰神  最豪贅婿(又名:豪門戰婿)  替嫁新娘:億萬老公寵上天(分頁版)  我,上門女婿  百倍修煉係統瞬間升級999  棄婿歸來  蘇暖暖厲衍琛  都市最強贅婿  少年風水師吳崢林夏  北冥仙帝重生葉辰  頂級棄少  神武仙蹤  淘寶司冥寒小說  邪王輕點愛:梟寵醫妃(拈花惹笑)  替嫁狠妻寵上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