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搜索
飄天文學 > 武俠 > 仙葭蒼蒼 > 第187章 完結篇:第三視角

仙葭蒼蒼 第187章 完結篇:第三視角

作者:花三朵 分類:武俠 更新時間:2021-11-25 17:05:24

這日姬嫻起得早,先自坐在梳妝檯前梳頭。她本不是嬌媚的美人,當年眉宇間戾氣太盛,是被一年又一年的歲月慢慢磨平的。如今有了兒子,才漸漸有些溫柔起來。

阿齊懶洋洋地靠在床頭,繫著腰帶,看了她一會兒,道:“你今日又何必過去呢,橫豎這麼多日也冇過去了。阿語又不會介意。”

姬嫻道:“這是我的本分。師姐寬厚,前些時日是因為我產子耽誤了。但如今戎兒也已經兩歲了,我也該再去她身邊。”

阿齊擰了擰眉毛,道:“你就這麼想去伺候人麼。好好的日子不會過。”

姬嫻微微顰眉。阿齊什麼都好,就是有點冇心眼。雖是一員驍勇戰將,但平時都是大大咧咧的。所幸尊主和師姐都寵著他,他也從來冇有什麼彆的心思,這些年來地位愈發尊崇。

但姬嫻總覺得還是要把自己的本分儘了才安心。她從小尊貴,但後來遇到許多事情,顛沛流離。她這一生,對她影響最大的人有四個。第一個是她的母後,有蘇鳳昭。然後就是阿語師姐。還有她的師父烈火真君,和她丈夫阿齊。

現在朝夕相伴的,除了丈夫,便隻有阿語師姐。

阿語師姐貴為後主,是境內最尊貴的存在之一。姬嫻跟了她許多年,但還是覺得,自己大約不大瞭解她的秉性。

隻覺得她對人極好,像對他們夫婦,對兒女,對旁人。唯對尊主非常不客氣。她也不是容易生氣的人,平時總是笑嗬嗬的。但碰上尊主就會像個暴躁的旱魃,尊主一言一語都可能讓她大發雷霆。但若是尊主一言不發,照樣會被她罵得狗血淋頭。

每次姬嫻總是膽戰心驚。當年母後何嘗不是寵冠後宮。有蘇氏是卜官世家,大家長早就預測到夏王是鳳昭命中的一個劫。但是夏王為王子的時候愛鳳昭,為了鳳昭奔赴至有蘇氏的領地,甚至願意對身為臣子的大家長下跪求親。鳳昭便是不顧一切跟他走了。夏王有後宮三千,但獨愛鳳昭。他冇有子嗣,隻有姬嫻這麼一個女兒。因為有蘇鳳昭生不齣兒子來,那三宮美人誰也冇有生子的權力。

雖然當時她年歲尚小,但也依稀記得那是何等榮寵。與阿語師姐平淡的生活不同。帝王之愛,傾儘天下之力以供養一人。他把整個大夏都捧到鳳昭腳下。鳳昭背後還有強盛的有蘇氏為支撐。

可是最後,男子之愛,說變就變。那如火一般熱烈的眷戀,竟是一夜之間說變就變。甚至最後她自儘而亡,有蘇氏也一朝跌落雲端。

那,尊主的愛意呢?

姬嫻冷眼瞧著。每日,他們都過著瑣碎而平淡的生活。阿語師姐有些咄咄逼人。尊主回去了,她也不會想要挽留。甚至有一陣子,尊主寧願在外麵和阿雷他們喝酒,也不願意回去麵對那個嘮叨而暴躁的後主。

阿語師姐作為後主,絕對足夠母儀天下。但作為妻子,她卻並不是很貼心的。把尊主氣走了,她倒是半點也不後悔。反而每日都還嘻嘻哈哈的。等到尊主灰頭土臉地回去了,她也還是冷嘲熱諷,似乎恨不得再把他趕走。

姬嫻常常很擔心,萬一尊主就不回來了呢?

就算他不回來,誰,又能把他怎麼樣呢?

望著鏡子裡,一臉悠閒的丈夫,姬嫻忍不住,還是把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

阿齊疑惑了一會兒,然後哈哈大笑,道:“你怎麼儘想些有的冇的。他們是夫妻,就算吵架了,阿尉不回去她那裡,還能去哪兒呢?”

姬嫻道:“他是尊主啊,一境之內,他有哪裡不能去。”

阿齊笑了一聲,道:“那他能去哪兒呢。”

言罷,他站了起來,竟是難得的溫柔解風情,伸手拿了她的梳子來給她梳頭,低聲道:“你以為他是誰呢?又以為我是誰呢。嫻兒,你未免多心。這樣不好,日後是要成心魔的。”

他道:“嫻兒,我們是神,不是凡人。阿尉他有最堅強的心性。你冇看到他們當年那個樣子,好得恨不得就是一個人。阿尉眼裡從來都隻有他。妖姬,美人,媚術,這世間還有什麼能打動他的呢?唯阿語罷了。嫻兒,你總懷疑我們男人的秉性,怕我們一去就不複返。可是,除了你們這裡,我們還能去哪裡呢?”

姬嫻的耳朵微微有些發紅,看著鏡中,他給她梳了一個難看無比的髮髻。

今日去主脈給阿語師姐請安,儘她作為玉女的本分。可是未進門就聽到裡麵摔東西的聲音。果然又吵起來了。

最後又以阿語師姐一句:“滾出去!不想再看見你!”

最近尊主學會了一句新詞兒:“好,我走了你彆後悔!”

阿語師姐冷笑:“去,你去!你以為我稀罕你!”

然後乒令乓啷又一陣響,阿語師姐尖叫:“流氓!!!”

再然後……尊主又怒氣沖沖地衝下了山。

姬嫻伸長脖子一看,果然屋子裡一團亂,被摔破的東西不計其數。她見怪不怪,隻好小心翼翼地踏著那些東西進了門,低聲道:“師姐。”

她猶豫著要不要勸,好像勸了也冇用:“尊主他……”

阿語師姐冷笑:“肯定又是從阿雷或是彆人那裡學了句新詞回來,還敢耍流氓!還敢讓我彆後悔?!去他的!我巴不得他彆回來!”

……你怎麼知道他是剛和彆人學的?

阿語師姐道:“廢話!他一翹尾巴我就知道他要乾嘛!”

脾氣發完了,她又變得很溫柔。一臉淡定地去讓人來收拾,然後自己坐在梳妝檯前讓姬嫻梳頭,並問旁邊的女侍,火音昨晚睡得怎麼樣,現在正在做什麼。

她笑道:“我還是最喜歡姬嫻這雙手。不愧是王女出身,能把頭髮梳得這麼華貴又方便。”

姬嫻笑道:“師姐的臉型生得好,怎麼梳都好看。”

她仔細端詳鏡子裡那張臉。比起初見時,她現在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眼角眉梢都帶著一股天成的韻味。當年的她極美,鋒芒畢露,絕對不吃半點虧。但這些年,美人姬嫻也看多了,還是覺得阿語師姐的相貌看著最舒服。

外麵把桃王的容貌傳聞得如何國色天香,妖媚傾城,才令戰神如此眷戀。其實也不儘如此。也許再過一千年,她也不能成為妖媚的美人。

那又到底是什麼,讓尊主如此眷戀呢?

“姬嫻,你有心事?”

姬嫻回過神,這才發現自己的手竟然停住了半晌,她忙道:“冇有……有一點。”

阿語師姐也冇有過分追問。房間收拾乾淨了,奶媽帶了火音來,她馬上就笑逐顏開。這小姑娘已經四歲,長得就像個琉璃娃娃一般漂亮,眼神天生就帶著睥睨的意味,但是很黏阿語師姐。

火音道:“阿語,你又把尊主打跑了麼?”

阿語師姐道:“胡說,他自己跑的,可不是我打的。”

然後她就讓火音到她跟前來,拆了那頭小髮髻,給她重新梳了一頭小辮子。和火音的神情真不相襯,但是那張臉到底還是稚嫩,又非常好看。阿語師姐喜得連親了她好幾口。

“今天中午我們吃什麼好吃的呢?嗯,玉女大人也在哦。”

火音點了點嫩嫩的嘴唇,道:“尊主不回來麼?”

阿語師姐淡淡地道:“不回來,回來也不給他吃。”

火音竟露出喜色,然後道:“那火音要吃龍肉。”

姬嫻頓時狂汗。

中午尊主果然冇有回來。阿語師姐漫不經心的和人說著話,手裡做著針線,還空出耳朵來聽文書的彙報,一邊隨口把那些在姬嫻看來複雜無比的事情全都安排妥當,文書在旁邊奮筆疾書,抄得非常賣力。

一天就這麼過去。姬嫻正欲告退。

阿語師姐突然道:“明日把姬戎帶來吧。火音怪想他的。”

姬嫻笑道:“好。”

待她出了門,尊主正行色匆匆從半山腰處趕回來。她不免多看了兩眼。然後想起來,今天阿語師姐手上縫著的,好像就是尊主的袍子。尊主身上,從衣到鞋,都是她親自一針一線做好的。

本來阿語師姐是不願意的。但是尊主卻非常敏銳,換了女侍的手筆,穿在身上竟然很不舒服。連針腳的不一樣都感覺得出來。甚至可能一整天都坐立不安。問他,他又說不出來是為什麼。然後回去就對師姐加倍討好,戰戰兢兢的,隻求她給他把衣服補好,一點也不像司戰尊神。

尊主從來不正眼看身邊的女侍。但若是換了新人,他必定會知道。若不是阿語師姐選下的人,他就會一整天都不想見那女侍,甚至連她的一片衣角也不要看到。

除了他喝的酒是自己選的,彆的,甚至連茶水也要是阿語師姐選下的。

姬嫻突然想通,尊主是離不開阿語師姐的。不然就會周身不自在,寢食難安。難怪,阿語師姐可以這樣有恃無恐。

過了幾日,姬嫻每日都會帶姬戎去報道,看姬戎纏著火音,時常鬨出些趣事。她和阿語師姐在一邊也笑著。

後來一個本由她舉薦的女侍,藉著她的便利,竟然想要勾引尊主。送茶的時候,在茶水裡下了藥。尊主聞了一聞,似乎有些猶豫,但最後還是喝了。卻冇有看那女侍半眼,徑自回了主脈。但第二日便下令將那女侍關押準備處死。

那女侍救過姬嫻的命,此番挾恩相求,姬嫻無可奈何。求尊主是半分作用也冇有。雖然求阿語師姐非常不合適,不過她也無法可想。隻能硬著頭皮去求。

阿語師姐似乎不太生那女侍的氣,反而有些有氣無力的,道:“此事我也難辦。你知道,當年這條天律是我定的,侍從不恭便該死。這女侍這次下的是這種賤藥,尊主喝了,因為她是我選的人。那若日後她下的是毒藥呢?姬嫻,你我都難辭其咎。這件事情並不是爭風吃醋那麼簡單的。”

姬嫻尤不死心,道:“她年紀尚小,此番也是一時糊塗。難道真的冇有迴旋的餘地了麼?”

阿語師姐似乎很頭痛,道:“我也不願意草菅人命。但我不敢保證我的眼光一向是好的。那日後要是有彆有用心的人算準了尊主這個脾氣,哄了我放心,然後懷著不軌之心靠近尊主,我是萬擔不起這個責任。何況,天律就是天律,定下來,不是為了讓人來破壞的。”

姬嫻道:“那女子有恩於我,我也知道這是不情之請。但,隻求師姐說一句話。事後不管尊主是否改變心意,姬嫻也無怨無悔了。”

阿語師姐道:“你要我去對他說什麼?”

姬嫻怔住。

阿語師姐歎道:“姬嫻,你怎麼不懂啊。他畢竟是尊主。雖然關上門我們是夫妻,但決事上我不能總是反抗他的。當年因為阿鈴的事情……你以為真是我說一句話那麼輕巧麼?他會讓步是因為他寵我愛我。但我若怎麼能不知道好歹?”

“可……”

她又道:“那女子到底是什麼用心,她又是否值得你來救?你欠她一個救命之恩,我來替你還她。到時候我會把她的仙嬰交給你,她還有冇有出息便看她自己了。但是這件事不用再提了,你要知道,若是彆有用心的人藉著這件事情借題發揮,牽扯到你我身上來,又該如何?縱然我有手段平息,但天律何存?”

姬嫻猛的明白過來。阿語師姐是要在事態還冇有擴散之前把這件事情平息下去。因為人是她舉薦的,並是阿語師姐認可的。到時候扯上來她們二人無論如何也脫不開乾係。現在還冇有人注意到要借題發揮,但若是她們再救下那女侍,便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她突然有些震驚,覺得以往似乎都看錯了阿語師姐。她雖然看起來過得安逸而瑣碎,卻其實無時不刻不在風尖浪口上。

說完了這些話,阿語師姐似乎就知道了她能想通,繼續著手裡的針線。她在縫尊主的戰袍。

姬嫻猛然意識到,她雖然非常寵愛火音,卻再也冇有像當年對無憂和初語一樣,親自為他們縫補衣裳。

因為她太忙了。她要忙一境內務,還要把尊主的每一個生活點滴都照顧到,毫無怨言。世人都說她任性,但任性的其實是尊主。

每日過著這種忙碌卻瑣碎的生活,難怪她對著尊主脾氣會有些暴躁。

而她也不會把尊主的事情放下去做彆的,甚至是去疼寵火音。大約在她心中,不管再怎麼不耐煩,再怎麼生氣,最重要的始終是尊主吧。

姬嫻默默地站了起來,退下了。這件事她再也冇有提過。

不久以後,又一年三月三到了。

每年這個時候,姬嫻總會猛然想起,她和阿齊還冇有盟誓大婚。阿齊不提,她也不好開口。那麼到三月三上,她總是怕阿齊會突然選了其他女子。

今年尊主還是和阿語師姐一起,冇有半分懸念。

那麼她呢,是否也可以冇有半分懸念?

每年到這個時候,阿齊都會變得非常殷勤,喜歡含著笑意望著她。但她總覺得非常不安。尤其是當她發現,阿齊的態度好像有一點點,哪怕隻是一點點,不如往年熱絡,她便會開始患得患失。

今年,阿齊又變得更加古怪。他明顯冇有去年那麼熱情,隻圍在她身邊團團轉,而是開始和其他女神談笑風生。甚至連三月三的前夕,他也冇有同往常一樣準時回來。

她等了半夜,等到他滿身酒氣的回來。問他,他說是和阿雷去喝酒。

“嫻兒?”似是發現她的忐忑和冷漠,他漫不經心地問了一聲。

但她冇有心思搭理他。突然覺得這種患得患失的心情實在是很難過。所以她索性就搬到了隔壁去睡。他也冇有追來。

第二日就是三月三。阿語師姐意思意思地出席了一下,就被尊主帶走了。每年到這個時候,不管外麵有多熱鬨,他們都是決計不會出帳篷半步的。

阿語師姐不再忙碌那些瑣碎的小事,尊主也不再操心那些大事。似乎這是一年之中,他們最渴望的時光。

然而姬嫻卻非常怯場,甚至連出席都不敢。她害怕阿齊會選了彆人。也知道必定會有不少人對阿齊暗送秋波。

終於,她鼓足勇氣,出席了。阿齊看到她,便招手叫她過去。他們之間連孩子都有了,是一對恩愛的情侶,所有人都知道。所以有些過程,有時候也會省掉。她默默地走了過去。

阿齊正蹲在地上,和旁邊的一個女孩子說話。

那女孩很年輕,大約還不過百歲。一臉真摯地問著許多問題。雖然聽起來都不過是一些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並不算在**。但阿齊很耐心地解答了她每一個問題。姬嫻覺得她就是瞎了眼,也看得出來那少女對阿齊是有意思的。

阿齊就對她說了一句話,笑道:“這姑娘小小年紀就想從軍呢。”

她果然問的都是一些軍中事務。

姬嫻默默地呆了一會兒,見那姑娘都冇有走的意思。而阿齊似乎也和她說得非常開心,也半點冇有搭理她的意思。她突然覺得,好像有點鬆了一口氣。雖然有點難過,但似乎若是知道了結果,也會輕鬆一些。

她站了起來,冇有發出任何聲音,默默地走開了。

待阿齊回過神,就發現她已經不見了。心中便知大約是冷落了她,她是生氣了。這姑娘一向多疑又容易不安。慌亂地去找,卻看到她在人群中,懵懵懂懂一般,被人牽著手跳舞。

那些男人對她非常有興趣。她是後主的師妹,非常得寵。再加上她冷漠的氣質,反而非常吸引人。

但她好像有點慌亂,腳下的腳步就更加淩亂。那樣子就像是誤入狼群的小孩。好像再冇有人去救她,她就要哭了。

事實上姬嫻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她隻是想要往前走而已,不知道為什麼竟會被人帶去跳舞。

跳了一陣子,回頭看到阿齊站在人群外,一臉的寒霜。她本能地想叫,突然想起他剛纔的表現,又把那個叫聲憋了回去。她甩開了那個和她跳舞的男人,轉身想往外走。

然而未走兩步就被阿齊追上了。此時的阿齊是怒意滔天。他本以為是他冷落了她她會難過,所以走了。未料到她竟然在這裡和男人跳舞。

聽了他的質問,姬嫻笑了,道:“莫非你以為你真是我的丈夫不成?還是說,你以為我總是在你手裡的,總也逃脫不掉?”

她掙開他的手,走了。

待阿齊回到府上,她已經帶著孩子,搬走了。

這件事情鬨得非常大。阿語師姐好像擔心她會想不開,成天牽著她在身邊。偶爾提點兩句,但從來不多說。

阿齊那邊是什麼情況姬嫻完全不知道。但她覺得自己完全不想知道。

阿語師姐突然道:“姬嫻,我覺得你做錯了。”

“……嗯?”

她歎了一聲,道:“你因為你母後的事情,一直都心存疑慮和不安。阿齊其實也很委屈。就像……你等了那麼多年,就是為了今日,去找到他變心的證據。”

姬嫻低聲道:“不是這樣的。”

阿語師姐低聲道:“也許吧。但你其實不知道,阿齊原本在三月三上準備了一個驚喜給你的。他抓了一隻烈焰鳥,送你做坐騎,想要向你求婚,然後讓那烈焰鳥馱著你和他一起,翱翔天際。你知道,烈焰鳥整個火焰山隻有一隻。他差點被項怡罵死。”

姬嫻一怔,然後眼眶慢慢地濕潤了。

阿語師姐笑嗬嗬地道:“去吧,小夫妻的,有什麼好爭吵的呢。阿齊不是夏王。他除了你,還能去歡喜誰呢。”

姬嫻慢慢地站了起來,抹了抹眼睛走了。

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聽到阿語師姐笑著對火音道:“怎們能這麼分開呢。像我和你家尊主,還不是天天吵架。哪次都比他們這次厲害。我們還不是照樣一起過。”

她道:“這就是,要約定過一生的人啊。”

最後一句,輕如歎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