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搜索
飄天文學 > 曆史 > 大唐:吃瓜的我被女帝偷聽心聲 > 第100章 李治懷疑陛下身份

幾日之後,勤政殿內。

幾個身穿異服江湖道士模樣的人跪在殿中。

他們黑巾束脖,手中拿著奇形怪狀的武器,據說都是對付妖魔鬼怪的裝備。

李二坐在椅子上,眼神裡一點點小小的激動。

饒有興趣的打量了一番殿下三人,嘴角輕輕上揚後緩緩啟齒:“各種可都是錦衣衛首領推薦上來的,想必應該知道所謂何事吧?”

殿下三人紛紛叩頭道:“我等必定竭儘全力救太子脫離苦海。”

“那就好!”

原來,幾日前,李二偷偷派人到江湖中尋找了幾個除魔高手,聲稱太子被妖邪所惑,需要他們降妖除魔。

事成之後不僅可以得到萬金,還能名揚千裡。

隻是這件事情要秘密進行,不可對任何人說起,包括自己的親人朋友。

當然要秘密進行,畢竟事成之後,他們三個人也是要銷聲匿跡的。

所幸,經過這幾日的緊鑼密鼓,總算在野間找到了他們三位法力還算可以的道士。

李二微微點頭,仔細盤算了一下,雖然以他修為來看,這三個人就是小菜。

但是,對付李承乾宮裡那位應該是勉強夠了。

身邊的海公公看到李二若有所思,立馬對這三人機靈地交代起注意事項,隨後便領著三個人走出了勤政殿。

勤政殿內冇有了外人,李二慵懶的靠到榻上。

思慮過後覺得還是不妥,便準備寫一道聖旨,奈何提筆才發現他不會李二的字跡,而且也冇有玉璽。

無奈之下隻能將毛筆一扔,無趣的躺到後麵的榻上。

突然,一個熟悉的字跡出現在他麵前。

正是李泰前段時間寫的那本書。

李泰。

嘿嘿。

李二的嘴角不禁又是一揚。

論起自己輕易動手被後人詬病,不如借刀殺人,一石二鳥。

反正本來就準備除掉他們兩個,此時加快節奏罷了。

想到此處,他正準備對著門口喊人,卻不想突然走進來一個白麪小生。

不是彆人,正是李治。

李二見病秧子皇子進來了,趕緊收回動作,裝作身體不適的靠了下去。

自從他借用李二的身體以後,就很少召見李治。

畢竟李治當初和他共同經曆了那次大劫,又是李二生前最喜歡的皇子。

李治對於父親的一舉一動都十分熟悉,如今李二的身體被他人使用,性情大變,萬一被髮現什麼可就不好了。

而且李治為人謹小慎微又十分孝順,一時間找不到理由將他剷除,隻能稍稍將他放在一邊。

平時的時候,他和李治就儘量避免見麵,以至於時常裝病,謊稱上次在平涼受到了驚嚇,要多多休息。

李治淺笑著走了進來,身後的小太監手中端著個托盤,盤子裡好像裝了個了不得東西。

他緩緩作揖後衝著李二拜道:“父皇,節氣入秋,兒臣自來知道父皇秋分時節最喜食生魚片,現下鱸魚正是肥美,特意前來奉上。”

說完以後輕輕招手,身後的小太監很機靈的將生魚片放到榻前的桌子上。

李二正在閉目養神,聞到一股淡淡的清香,鼻翼微微抽動了兩下,卻在下一秒如遇毒蛇般彈了起來,一把掀翻桌上的美食。

李治被他這突如其來暴躁嚇得大驚失色,趕緊帶著小太監跪到一旁,滿臉的疑問。

父皇這是怎麼了?

以前每每他來奉送美食,父皇都是喜不自勝,還誇他孝順恭敬。

今日居然如此生氣?

不對。

是從平涼回來以後,父皇就變得特彆容易暴躁。

不管是對他還是對待敢於諫言的老臣。

李治頓了頓身型,十分擔憂的問道:“父皇,兒臣惶恐,兒臣這是惹您不悅了嗎?”

李二如避蛇蠍一般的蹲在榻上,廣袖遮住鼻子,看著灑落一地的大蒜和醬油,眼睜睜的老大。

我特麼。

就說什麼味兒這麼衝。

差點就把鼻子給臭冇了。

人類怎麼就喜歡吃這些亂七八糟臭烘烘的東西?

正在一臉嫌棄胡思亂想的李二聽到兒子的詢問,趕緊收迴心神。

他正了正身姿後輕咳一聲道:“朕今日得了風寒,吃不得腥冷的食物,你且下去吧。

額,把那個地麵趕緊收拾乾淨。”

聞聲出來的小太監趕緊雙膝跪地忙不迭的收拾起地上的東西,邊收拾心裡邊打鼓。

這陛下怎麼了。

以前九皇子來送美食,他都是高興的不得了,今日怎麼還把食物打翻了。

以前的陛下可都是勤儉節約的,即使不吃的東西,也會賞賜給他們這些下人。

多可惜啊,這麼好的生魚片。

嘖嘖嘖……

很快,小太監就將地麵上的食物收拾乾淨,隻是那殘留的醬汁和蒜末隻能等著灑掃宮人來弄了。

李二撇了一眼地麵,依舊難受的捂著袖子,對著兩人趕緊揮了揮手。

李治看著他不耐煩的樣子,不再多話,便和小太監後退著離開了禦書房。

路上,李治就是想不通。

以前陛下不是最喜歡蒜末和醬汁嗎?

還說吃魚不吃蒜香味少一半呢。

現下看來,是父皇的口味變了嗎?

從平涼回來以後,父皇變化真是太大了。

不僅很少寫手諭,就連朝堂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去。

甚至,大量修建宮殿,搜尋江湖術士,追求長生之處……

李治想著想著,總覺得腦袋裡有什麼東西要破體而出一樣。

從平涼回來後這種感覺就越發的強烈。

他搖了搖發暈的腦袋,回頭看向禦書房的方向,那裡富麗巍峨,陽光下看金光閃閃。

不知怎的,李治總覺得那抹金色中夾雜著不一樣的東西。

“小貴子,可打探到國舅的訊息了嗎?”

李治突然發問,身後端著食盤的小太監正看著盒子裡的生魚片發呆,被這一問嚇了一跳,立馬回道:“回主子,還……還冇打探到。”

李治微微蹙眉,國舅和武才人呆在一起,臨行時分明是說去了感業寺。

可是不知道為何,他派人去尋了多次都冇有半分訊息。

冇有國舅的訊息,也就意味著冇有武才人的訊息。

一彆數月,也不知道兩人到底怎麼樣了。

不知道武才人的毒解的如何。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