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搜索
飄天文學 > 都市 > 傅爺的醋罈子又打翻了 > 第100章 我對先生的帥臉感興趣

第三場,最終決戰擂台賽開始。

場內所有人萬眾期待的瞪大雙眼,緊盯著擂台上的兩人,生怕錯過蛛絲馬跡。

JO十指相交動了動,眼神狠惡狡詐,臉上更是掛上了一抹肆無忌憚的囂張笑容。

而蕭沫的目光隻是淡淡的掃了一眼他纏著繃帶的兩隻手。

最終擂台賽開始。

這一場JO冇有著急先動手,但也不出他所料,蕭沫先出手了。

他選擇了退避,然而他的速度始終冇趕上蕭沫,重重挨下一拳。

因為前兩場費了太大的勁,受了不受傷,所以他這會兒的身手還不如前兩場。

他本來也一起蕭沫會和他一樣,然而他想錯了。

蕭沫不僅還有勁,而且還非常大,冷狠的眼裡,夾雜著狂妄的囂張。

捱了幾下拳的JO,揚起自己的拳頭就發了瘋似的,拚命的朝蕭沫砸去。

有兩拳是正好從蕭沫的手臂上擦過,她感覺到了硬邦邦的東西,像塊鐵一樣,被JO纏在繃帶裡。

等JO發完一陣瘋,蕭沫心裡掐算著時間,開始發狠動手。

一拳一腳,最後她把JO打的鼻青臉腫踩在腳下。

就在穆晏打算上前叫數的時候,蕭沫直接扣緊一拳直擊JO腦門,致使休克,當場身亡。

正好兩分鐘。

場內所有人見狀,皆倒吸一口涼氣,更想不明白seven為什麼要殺了他?

穆晏上前,臉色都變了變,畢竟JO是他訓練出來的,也算一個賺錢得力的好手。

現在就這麼被蕭沫給殺了,心裡很不舒服。

蕭沫抬眸睨了他一眼,而後在眾人直勾勾的眼神下,半蹲了下午,抓起JO的手,將他手上的繃帶一圈一圈拆了下來。

當這兩塊有分量的鐵塊掉落下的時候,所有人都明白了,也認為是JO活該。

而那些押注在JO身上的人,此刻早已巴不得他死的乾淨些。

穆晏也不敢再有什麼其他的眼神和情緒,趕緊笑嗬嗬的上前,宣佈:“此次狩場決戰擂台賽的冠軍是——seven,我們的格鬥女王!”

話落,場內響起一片愈加強烈的掌聲和歡呼。

有人歡喜有人憂。

結束後,蕭沫冇有著急離開,而是等場內眾人陸陸續續離開後,她也跟著準備走。

還不等她邁步,一個高大精壯的身影擋住了她的去路。

她淡然的抬起眼,不慌不忙的與之對視,聲音變了變,扯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這位先生,有事?”

“seven,談個合作如何?”傅君言開門見山,臉上表情冷淡至極。

蕭沫見到這個表情,忽的就想起和傅君言剛認識那會。

他也是這樣,跟誰欠他似的。

可是後來他對自己,好像就再冇有這麼冷淡如冰的模樣了。

嗯,不錯。

可……現在她是seven,還戴著麵具……

這個想法從腦子一閃而過。

蕭沫勾起一抹玩味十足的笑,緩緩朝傅君言伸出手,可手還冇有觸碰到他的臉上,就被他側過躲開了。

“嗬~”她輕嗤一聲,“想跟我談合作就拿出點誠意來。”

蕭沫看著傅君言逐漸黑了臉,得逞的再說道:“我對先生這張帥氣模樣的臉十分感興趣,合作什麼都好說,主要看先生怎麼做?”

話落,她又開始對傅君言動手動腳。

一旁的葉晚微怔,她知道蕭沫是挺愛看帥哥,但不至於直接上手對人這樣,這其中應該有什麼事吧?

夏封更是看了心都懸了起來,他趕緊擋在了傅君言身前,嚴肅臉,認真道:“seven小姐,我知道你是狩場的主人,但你還是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我們家爺不是什麼人都能碰的。”

這要是讓蕭沫小姐知道了,他家爺的追妻路可就更長了。

不對,他為什麼看到這個女人的第一反應會想到蕭沫小姐,而且他不說蕭沫小姐怎麼可能會知道?

蕭沫再次輕笑出聲,“我不知道你和我談合作意欲何為?但我說的誠意,除了你的人之外,錢財也行,我們下午再見吧。”

蕭沫對傅君言下了逐客令,下午再來正值大事發生之際。

傅君言從被seven摸了一下自己,周身的氣壓都低了幾個度,氣惱的離開了狩場。

在他前腳離開,後腳穆晏就從暗處走了出來,剛纔他們之間的舉動他都看在了眼裡。

他本以為他們會談好一會兒,至少談成功,畢竟那可是Ya洲王一般的存在。

哪曾想,蕭沫會來這一出,最後直接把人趕了出去。

看來他隻能等下午,兩人談妥之後動手,因為他需要傅君言的勢力。

蕭沫和葉晚先回了彆墅。

她回去第一件事就是把麵具摘了下來,還好傷口不深,血跡早已乾涸,結成一塊一塊貼在她的臉上。

葉晚拿來醫藥箱,等蕭沫洗好澡,擦乾淨臉出來,給她上藥。

“下午還戴麵具嗎?”葉晚問。

蕭沫回答的隨意:“當然。”

“那個男人你認得?”她又問。

蕭沫點點頭,“朋友。”

葉晚抬眸望了她一眼,並不意外,她知道蕭沫一年到頭全球奔波,認識的大人物很多,例如剛纔那個男人給她的感覺都不簡單,壓迫感和她一樣強大,甚至更甚。

她也知道,蕭沫做這些,不僅是為了強大自己,也是為了她身後這些人。

藥上好之後,葉晚去做飯。

蕭沫躺在沙發上,習慣性的翹起二郎腿,拿出手機,聯絡了一些人。

下午。

她回到狩場,傅君言和夏封一起來了。

由此她看得出,傅君言需要她這份勢力。

雖然原因不明,但也由此可看出,傅君言也絕對不止明麵的財閥那樣簡單。

當初在海城,緣暮古鎮那一次,她看到過他勢力,不容小覷。

兩人在狩場後麵的花亭坐下,葉晚和夏封二人各站在自家老大的身旁。

穆晏上前替二人倒茶,隨後站在了一邊。

蕭沫盯著傅君言,還是那副不正經的模樣,“怎麼樣?這位爺,考慮的如何了?給錢還是給人啊?”

夏封都冇忍住嘴角一抽,這格鬥女王也是直接了當,把他們爺當什麼了?

“我記得,當初我來這,穆晏場主可冇說過你會提這些無理的要求。”傅君言冷冷出聲。

穆晏心頭髮虛,正欲開口,蕭沫先出了聲,“他怎麼跟你說,那是他的花花腸子,與我不相乾,想要我狩場的勢力,得照我說的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