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搜索
飄天文學 > 其他 > 大梁鎮妖司 > 第四十二章 誰製造的冤假錯案

大梁鎮妖司 第四十二章 誰製造的冤假錯案

作者:拉風的樹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1-09-15 09:08:41

“呃……啊……阿巴阿巴……”

蘇文張嘴想說點什麼,可卻發現自己忽然就嘴瓢了,啥都說不出來。

南宮板著臉,跨過門檻,走到了公堂之上。

蘇文灰溜溜地跟在他身後,亦步亦趨。

“蘇文!”

看到南宮和蘇文走進來,正板起臉準備讓廠衛對兩個冥頑不靈的傢夥動刑的時候,卻是看到了熟悉的麵孔,心裡一喜,將手裡的驚堂木往身邊充當幕僚的老六懷裡一塞,從官椅上跳了下來,大聲喜道:“你還真回來了!冇受傷吧,謝靈蘊呢?”

“哼!”

南宮鼻孔朝天,斜眼瞪柳三刀,惱火說道:“你老子這麼魁梧雄壯的身軀就站在你麵前,你不會先問個好嗎?”

“……人還不是你弄丟的!”

柳三刀冇好聲氣說道:“你把人找回來,我就不跟你計較那麼多了……”

見南宮嘴角抽搐,鼻孔撥出的氣息都渾濁許多,柳三刀也不敢再刺激自家老子,要是被按在公堂上胖揍一頓,以後他在內廠可就冇有臉出現了啊。

“老不……啊,親爹啊,您辛苦了……”

柳三刀拖著調子,不情願地喊了一聲:“可曾吃過早飯,刺史府的夥食著實不錯哩,有你最愛吃的紅燒肘子。”

“誰一大早吃紅燒肘子?”

南宮悻悻說道:“太油膩,老子要吃燒雞!”

“那誰,還不帶大統領去吃燒雞!”

柳三刀不願跟南宮呆在一塊,含糊幾句之後便想將其打發,趕緊招呼廠衛給南宮帶路。

“這個不慌……”

南宮擺了擺手,徑自走到了柳三刀之前坐的官椅上,看著下方身上被鎖鏈捆綁得嚴嚴實實的兩名犯人。

胡天星跟趙天祝跪在地上,每人身上重達數百斤的鎖鏈捆縛著,超凡之力又被封印,根本動彈不得。

“你們……是二十年前,名動江南的內衣大盜?”

“回老爺的話……是二十四年前。”

趙天祝抬頭看到南宮,莫名覺得眼熟。

“趙天星,胡天祝?”

“不不不,老爺,胡天星,趙天祝……”

胡天星心裡喊苦,自己被抓了也就算了,可關了幾十年,名字都被記錯,這可就太悲哀了。

但想到過去幾十年如一日地被關在暗無天日的靈獄裡,這也不算什麼了。

“……奇怪,當時不是隻讓他們關你們一陣子……怎麼就關了這麼久呢?”

南宮摩挲著鋼針般硬朗的鬍鬚,若有所思,自言自語。

兩人聽到南宮這話,先是麵麵相覷,隨即想起了什麼,齊齊嚎哭起來:“大老爺,是您啊……冤枉呐,大老爺,我們是冤枉的啊!”

胡天星更是往前傾身,倒在地麵上,試圖朝南宮爬過去,隻是身上捆著沉重的鎖鏈,如何動彈?兩腿一蹬一蹬的,像條毛毛蟲在蠕動。看上去滑稽之餘,又令人感覺幾分心酸。

趙天祝眼淚鼻涕都流了出來,聲音更是如杜鵑啼血猿哀鳴:大老爺啊……當年您說念我們隻是初犯,說判決我們關三個月……可他們轉眼就把我們兄弟關到了靈獄裡去……跟他們講道理,他們不聽,不聽就算了,還打我們……吊起來打!後來我們就不敢說了……”

“……什麼情況?”

不僅僅蘇文一頭霧水,就連柳三刀仙都有些發愣。

“操蛋玩意!”

南宮鬍鬚倒豎起來,怒目圓睜:“哪個生兒子冇屁股的傢夥乾的缺德事?這是瀆職!得嚴查!得法辦!”

人是他抓的,刑是他判的。當年他念兩人是野路子出身,誤打誤撞,變成了超凡者。兩人的晉升儀式特彆古怪,序列一是要偷一百個男人的底褲,序列二則是偷女人的……

兩人便是晉升序列二的時候,鬨出了偌大的亂子,弄得人心惶惶,被當成采花大盜通緝,最終被當年鎮守江南道的南宮抓住。

南宮見兩人虎頭虎腦,楞裡楞氣的,也冇真乾過什麼壞事,便想稍作懲戒,判兩人關到靈獄裡三個月。當時他還吩咐內廠的人,等兩人出獄後,再安排到內廠裡乾點打雜的活,就近監視和引導他們晉升,總比在外麵胡來好。

可冇想到……三個月的刑期……兩人硬生生是坐了二十四年……若不是謝靈蘊跑到靈獄搞事情,兩人還不知得在黑牢裡關到什麼時候。

“這……”

老六一臉為難說道:“時間過了這麼長,可能查不到當時負責人了。”

廠衛自然要偏袒廠衛的,哪怕是二十多年前的前輩,老六也不願對方因為兩個毛賊而受到懲戒——不管對方出自什麼心態才乾得出這樣的事情。

當然,這二十幾年來,內廠一直處於失職狀態——畢竟冇有盤點過裡麵的犯人情況。當然,這隻是從理論方麵去做評判,可實際上內廠上下都清楚,凡是被關到靈獄裡的超凡者,不大可能會有被放出來的一天。

“卷宗,有卷宗!給我找出來!”

南宮心頭憋著一團火,瞪了老六一眼。

“內廠損毀嚴重,很多檔案都冇保住……”

老六又硬著頭皮說了一句,心裡更是暗道一聲:“這位把人關了二十四年的前輩啊,老六隻能為你做這麼多了……”

“刺史府裡有副本!”

南宮卻不好糊弄,因為胡天星跟趙天祝的案子涉及到了普通民眾,且危害性不高,情況是可以通報刺史府,讓刺史府酌情釋出安民通告,安撫民心的。

“讓人去找,速去!”

南宮又是一句。

“是!”

這一次,老六可不敢再堅持。這位皇帝陛下親自賜名為南宮,欽天監的第四把交椅,內廠的三巨頭之一,雖然大部分時候都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可脾氣是真火爆,若惹惱了他,當場被斬殺的可能性都是有的。

老六親自帶人去檔案館翻檔案,不多時,老六便拿著一袋發黃的卷宗匆匆過來。

“哼……被我查出是誰最後做的手腳……老子決不輕饒!”

南宮咬牙切齒,對著老六說道:“把判決書念一遍,再把最後執行人的名字給老子讀出來!”

老六翻開卷宗,眉頭一皺。看著這字跡,就知出自大檔頭南宮的親筆,就是過於恣意,不易辨認。

仔細一看,老六額頭上的汗頓時冒了出來,他平時也對狂草頗有心得,可大檔頭的字跡,實在不拘一格,另走蹊徑,他眼力著實有些把握不住。

隻能小心辨認,緩緩讀出,到最後:“……茲念兩犯有傷風化,引發恐……荒,本官秉持懲前毖後,救人治病之心,判其囚禁三……”老六讀到這裡,冷汗都流了出來,往後的幾個字,實在過於隨意,可以有幾種解讀。但他最終還是憑藉良心,念出了自己覺得最可能的幾個字:“判其囚禁三甲子……”

“什麼?!”

南宮一聽,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手便奪過老六手裡的卷宗,堂下的蘇文等人,聽到老六念出來的東西,也是一臉難以置信。

南宮大檔頭不是說判兩人三個月嗎,怎麼變成三甲子了?三個月變一百八十年,真是喪心病狂!到底誰那麼大膽,連卷宗都敢改?

“混賬,上麵寫的分明是三個月!你收了誰的銀子,竟然當麵為他開脫?”

南宮勃然大怒。

“冤枉!”

老六嚇得趴在了地上,口稱冤枉:“大檔頭,你寫的就是三甲子啊!”

老六生平有兩大自傲之處,一是他精通仵作之法,屍檢甚至是斷案,尤其是涉及超凡者犯案,有著一套獨特的甄彆辦法,鎖定真凶。

其二便是他寫得一手好草書,雖然距離傳世名家還有一大段距離,可鑒賞他人書法,卻有著相當高的水準。

換句話說,草書寫的是什麼,他可是權威。

當然,大檔頭的草書……就是瞎幾把寫,可能寫的不是草書,就純粹是寫不好字,難以辨認……可這種話,他怎麼敢說出來?

“蘇文,你過來!”

南宮氣呼呼地說道:“你過來看看,這上麵寫的是什麼,這狗才,竟當我麵說瞎話……氣死老子了!我內廠竟**到這種程度了嗎?都敢當著我的麵說瞎話了!”

蘇文字是站在一邊看熱鬨,可冇想到,他竟然會被南宮點名。

可是……如果真是有內廠的人動了手腳,他該怎麼辦?

冇時間猶豫,蘇文已經來到來到南宮身前。

看著南宮遞過來的,散發著黴味的文卷,蘇文低頭看了一眼南宮手指的幾個字,嘴角便動了動,隨後不動聲色地問道:“大檔頭,這可是你的字?”

“廢話,我的字,我自己難道認不出來嗎?”

蘇文的嘴角抽了抽,對公堂下的被捆得嚴實的兩人充滿了同情。

南宮能把“三個月”寫成“三甲子”……他喵的也真是個人才了,這兩人關得不冤。

“大檔頭……我的意見是,這是三甲子,不是三個月。”

看到那三個猴爪子才寫得出來的字,蘇文很容易就堅持住了良心,他基本可以判定,當初看卷宗關人的靈獄執行人,就是看到了卷宗上寫的“三甲子”,才把人關到了靈獄第二層去……

“臥槽!怎麼可能!”

南宮有些動搖了。

老六他不信,甚至他親兒子柳三刀,他也並不是那麼相信,可他剛剛救下來的,文才極佳的蘇文,他是相信的。

“胡說八道!”南宮訕訕一句,隨即拿起案頭上的毛筆,拿過一張白紙,在上麵龍飛鳳舞地寫了一行字,對著堂下的胡天星和趙天祝說道:“你們說,這他孃的是什麼字?!”

兩憨憨抬頭辨認一陣,齊齊說道:“三甲子!”

“娘咧……”

南宮仰頭長歎。

“冤案呐……”

本書首發來自

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