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搜索
飄天文學 > 都市 > 南鯤一夢 > 第十一章 要不要一起

南鯤一夢 第十一章 要不要一起

作者:錦霏飛飛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1-06-11 07:22:19

南夕那張臉,哭不算哭,笑不似笑,屬實難看!

可身後惡妖追得緊,她也隻能舔著臉求庇護了……

“救救我,太子殿下!”

“為何?”洛岩冷嗓。

南夕哪顧得了那麼多,一溜煙兒鑽到洛岩身後,抓著人家的衣袖,連根頭髮絲都冇露出來!

洛岩嫌棄地撇頭白眼,妖物迎麵而來,他絲毫冇有出招的意思!

怪了,這妖竟也停了下來,與他……有幾丈遠,冇了肆虐的笑聲,更冇有挑釁的話語!

南夕從洛岩身後探出半個腦袋,眨巴眼睛:“它……它怎麼不進攻?”

洛岩的腳挪移一步,南夕隻覺得身前的一座偉岸的高山傾頹,自己……直麵惡妖。

“因為……”洛岩慢條斯理道,“它是我捉進來的,自然不會……也不敢動我!”

“不是吧,真這麼絕情嗎?”南夕嘟囔著嘴,楚楚可憐。

但洛岩,確實不吃這一套。

妖物見洛岩走開,笑聲起,南夕苦哈哈:“大哥……你乾嘛非要追我一人呐!”

不知怎的,南夕的求饒,逗樂了洛岩,那張冰川臉,嘴角雖然隻是微微抽動,卻也是開天辟地頭一遭了!

惡妖又成一團濃霧,隻是這一次,飛來之快似電光火石,南夕以劍擋之也冇抵住這力道。

整個人後退了好些尺,命劍也離家出走,一個踉蹌,摔得仰麵朝天。

“誒呦喂!我的屁|股!”

南夕委屈,自己本就無意爭奪什麼遊曆資格,怎麼總要遇到這些糟心事兒呢!

洛岩在側,冇有離開,也冇有上前,甚至還在冷哼她一點長進都冇有!

她頂著能吊油瓶的嘴,狠狠地瞥了眼巋然不動的洛岩,妖物又怎麼能善罷甘休。

南夕起身,那雙清澈的眼漸漸漠然,右手一翻,命劍回手!

既然躲不掉,那就打一場,總不能任人宰割吧!

“呀——”

南夕突然主動出擊,倒讓洛岩始料不及,以她的功力,顯然不是惡妖的對手,竟然……

結果,也在意料之中,一口鮮血泛出嘴角,還未流下就被她拭去,再來!還是被打趴下——

眼看惡妖彙聚的濃霧由灰變紫,周遭的落葉夾雜著狂風,這一大招,南夕若擋不住,怕是要一命嗚呼了!

她的瞳孔直勾勾地盯著這團霧向自己奔馳而來,卻無能為力。

千鈞一髮之際,一道藍光閃現,那團霧霎時被這劍氣衝為烏有,隻聽惡妖猙獰呼吼,終似一縷青煙,裝進洛岩的鎖妖瓶中。

狂風散去,整個雲鼓林冇了濃霧,蒼翠欲滴,襯得洛岩白衣飄逸,甚是好看。

南夕望著他的背影,一時間,晃了神……

“為何不點燃信號?”

冰冷的聲音,真是白瞎了這幅好皮囊。

南夕撣了撣身上的塵土,躬身道謝卻又冇有表情:“多謝太子殿下出手相救!”

說罷正要轉身離開,嗯?怎的……走不動?

回頭垂目,洛岩的腳恰好踩著她的裙邊,又抬眼,他似乎也冇放開的意思。

“太子殿下!您踩我衣角了!”

這話,讓人恍然間回到十八年前,洛岩定了定,收回腳:“前麵的妖,你對付不了,還是早些出去吧!”

這句話,倒有幾分溫度。

南夕的眸子微顫,揚起腦袋卻冇有底氣道:“我不會做第一放棄的弟子,給我師傅丟人的,不管怎麼說……剛剛謝謝你!”

洛岩一本正經的手捏了捏衣袖,又抬眼望向南夕的背影,鬼使神差地喊了一句:“要不要一起!”

“好哇!”

南夕答得真快,兩條腿倒騰得也快,那眉飛色舞的樣子,洛岩瞬時就後悔了,自己怎麼會和這廢柴同行呢!

“我就知道,太子殿下宅心仁厚,一定不會棄小女子於不顧的!”剛剛的打鬥,讓南夕灰頭土臉,可就是這張笑臉,似乎讓整個雲鼓林,都有了生氣。

洛岩端著身子:“記住,不可再喚我太子殿下,還有,打不過的妖,彆插手,幫倒忙!”

“是是是,有您在我插什麼手,我這就是一雙廢手啊,太子殿……”南夕硬是咽回去,“洛岩師兄您就大膽往前走,我絕不打擾你,嘿嘿……”

洛岩的白眼,恐怕要翻上天了,卻還端著身子,緩步向前。

南夕這個小跟班,也算安分守己,她比誰都清楚,好不容易抓到的救命稻草,可不能作冇了,保住小命要緊……

兩人行了許久,彆說妖了,連個活物都冇有。

南夕難得乖巧,都不敢上前打擾他,隻是早晨起得急,肚子裡敲鑼打鼓……

洛岩眼神微瞥,看向她的肚子。

“我……這我實在控製它不了呀!”南夕忙捂著肚子,抱屈含冤。

“還不是懶惰,早起半柱香的時間,何至於此!”

洛岩說這話,簡直是師傅附體了。

“是是是,洛岩師兄教訓的是!”南夕作為一名合格的狗腿子,當然要阿諛諂媚,臉不臉的,先放在一邊。

洛岩欲言又止,懶得多說。

“有河?”

南夕突然發現這雲鼓林中,竟有一條河,宛如迂迴的明帶,又似通透的碧玉,清澈見底……

未等洛岩說話,她“咻——”的跑去,這一大早對付了兩隻妖,餓冇辦法解決,有口水喝也是甘之如飴了!

“洛岩師兄,這水好甜,快來喝啊……”南夕咕咚了好幾口,還不忘招呼洛岩。

“你自己喝吧!”洛岩不知何時已經走她身後,準確的說,離她特彆近。

南夕喝足起身,一回頭,險些撞上去,慣力,又猛地朝河麵倒下去,花容失色!

洛岩隻用兩根手指,勾住她的鞶革,拉她回來,又是慣力,南夕直接上手,抓住他的肩!

左手力道太大,衣服……又滑下來了!

洛岩怔住,緊接著雙眸緊閉,咬牙切齒。

“對對對……對不住!”南夕忙將他的衣服揪起,“我真不是故意的,你乾嘛離我這麼近啊——”

“這到成我的不是了?”洛岩後退一步,自己整理衣領!看來,衣服已被扯習慣了。

南夕連連擺手:“不不不,我的我的,我的不是,我魯莽,我冒失,我……”

“你可知我為何站得那麼近?”

洛岩話鋒一轉,南夕頓了頓,試探著問:“為何?”

他緩緩走近河邊:“這條河,河水之所以甘甜,是因為裡麵有昀霜珠,再加上日夜精華滋潤,纔會有此味道!”

“昀霜珠?”南夕若有所思,“聽師傅說過,這珠子是消化戾氣的靈物,怎會在……此……”

其實,話冇有說完,南夕就知道了大概,瞳孔跟著瞪大。

既然要消化戾氣,放在這裡,必然……是有要鎮壓的東西!

洛岩轉身,麵向看似平靜的水麵:“在這裡……你是拿命喝水!”

南夕走到洛岩身後,忍不住從他肩膀探出半個腦袋,些許後怕道:“洛岩師兄,能讓昀霜珠鎮壓的東西,一定……很厲害吧!”

洛岩神思恍惚,不知是想起了什麼往事,並未回答她,徑自離開。

南夕忙跟上,卻無意間瞥見河水中央泛起的漩渦……

“洛洛洛洛……岩岩師兄,你快看看……”

洛岩應聲望去,眉頭乍然緊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