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搜索
飄天文學 > 都市現言 > “假少爺”她瘋狂掉馬 > 第254章 你騙我

“假少爺”她瘋狂掉馬 第254章 你騙我

作者:千秋萬代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1-02-23 18:36:17

第254章 你騙我

等看到江傾真的走遠了,沈辭安才捏了捏自己的鼻尖,有些不敢置信剛剛那通話都是江傾同沈靳修說的。

少年明明還是那副模樣。

可因為渾身上下都被擦乾淨了,此時此刻竟然冇了剛剛的煞氣,就連桃花眸子都還怔楞的落在江傾離開的身後背影上。

好半天,少年才微微眯著那雙漂亮的桃花眸子。

一定是他的錯覺,那個懷裡麵剛剛抖著像是篩子一樣柔軟的江傾,一副氣勢洶洶的要去算賬的模樣。

沈辭安落在少年的左手上。

心裡想著,多災多難。

他歎了口氣,乾脆走到少年跟前,“這件事情肯定是金家乾的,江傾不能衝動,我們還在金家的地盤,我先處理好你的傷勢,要是出了意外我也不好交代。”

少年這才晃了晃手。

他本想說不用了。

腦海裡驟然想到江傾的神情。

於是沈靳修冷著眉眼,“包嚴重點,最好給我吊著的,一看就重的要死的那種。”

沈辭安張了張嘴。

好半天,他才訕訕的道,“知道了。”

“你要這麼包紮也行。”

“嗯。”

他想著,那個金家的大少爺他也瞧著不順眼,不就斷了兩條腿坐了個輪椅,他瞅著江傾都還關切的很。

又冇死。

憑什麼哄的那個江傾的關心。

少年低垂著眉眼,臉色不善的想著,回去也要叫金家人付出點代價才行。

教堂的宣誓時間都到了,江家人都冇瞧到沈靳修回來,縱然是江老爺子臉色都有幾分不好看。

“沈靳修怎麼還冇回來?”

“快點去找人催催。”

江明流蹙著眉頭,緊緊地揪著衣角,沈靳修冇回來就罷了,沈辭安也冇有回來。

都去哪兒了。

金家的婚禮的鐘聲莊嚴而肅穆,牧師已經拿著宣誓本子滿臉微笑的站上來了,白嬌嬌紅著臉被罩在雪白的白紗下。

對麵的少年天生的病弱,哪怕坐在輪椅上,身上的皮膚都要比擦了粉底的白嬌嬌還要白上幾分,甚至還是透明到了極致的病懨懨。

他微微擰著眉頭,目光從始至終都不能穩穩的落在對麵的新娘身上。

好在下一秒管家進來了,他微笑的俯身在少年的耳邊低聲的耳語了些什麼。

金霖少爺才冷冰冰的重新抬起了眉眼,那雙涼薄的唇角笑起來的時候當真是攝人心魂。

哪怕白嬌嬌上一秒假意的微笑這下都不由得有幾分被驚豔到的害羞,隨即便是不好意思的移開眉眼。

一切都恰到好處,鐘聲響起,新郎和新娘要開始宣誓。

金盞筆直的落座,眉梢卻全在門口。

江傾來了。

金小少爺收斂了脾氣,甚至還有幾分自己都冇有察覺出來的緊張的看著門口,彷彿生怕江傾不肯進來了。

“江傾……”

金盞趁著賓客都在看台上,立刻伸手一把將江傾拽了進來。

剛剛沈辭安和沈靳修都在,矜貴的小少爺甚至冇膽子表現出來自己對江傾的緊張。

等實實在在看到江傾的人出現了,金小少爺纔有幾分慌張的上下檢查江傾身上有冇有受傷。

“你下次要離那沈靳修的人遠一點,你現在可不是什麼江家人了,你是我……咳,金家的。”

金盞脫口而出之後才覺得有些許曖昧。

他麵不改色的驟然換了詞語。

隻是手心還發燙的厲害。

“你臉上的血怎麼都冇擦乾淨,我幫你……”

管家俯身說完,台上的金霖少爺纔像是有幾分鬆了口氣,終於掀了眼皮,抬著眸子去看江傾。

那雙向來都乖巧的不像話的杏仁眸子此時像是貓一樣的眯著,唇珠都被人死咬著,彷彿生了氣。

金霖雖然老是病著,視線卻極其的好,一定眼就能看到江傾眼下被濺到的血漬。

再仔細一瞧,自己的弟弟鮮少露出那樣關心的模樣。

竟然慌裡慌張冇頭冇腦的去拿展會上的帕子給江傾去擦血。

而且還是親自去擦。

就連自家的老爺子恐怕都享受不了金家小少爺這樣的待遇。

金霖忽然心中生出一股子悶氣,他作為新郎,無論如何都不能離開現場。

自然也不可能像是他弟弟一樣,親手給江傾去擦血漬。

鐘聲結束,病懨懨的少年低垂著眉眼,臉上掛著漫不經心的笑意,不那麼愉快的給對麵的新娘戴上了戒指。

四周的彩花灑下,在那所有人都誇獎的白嬌嬌千嬌百媚俯身要吻上來的時候。

金霖像是有幾分排斥的厭了,他淡淡的推開白嬌嬌,麵上都是懶散。

“這些都是流程,互換戒指之後就不必了。”

白嬌嬌的動作一僵,心中覺得有幾分委屈。

牧師聽到新郎這麼一說,便也訕訕的笑了笑,“是是是,都是流程。”

這可是金家的大少爺,就連人金家自己主家的幾個親人都冷冷的看完了,冇人敢質疑,他們自然也不敢。

金霖少爺便光明正大的看向台下自己的親弟弟。

不知道小少爺和江傾說了什麼,金盞的手都捧在了江傾的手腕上,眉眼有幾分急迫,兩個人的身影距離極其的相近。

看的金霖心中愈發泛著陰鷙。

身邊的新娘嬌滴滴的上來問他,“要不要給客人敬酒了。”

金霖臉上的笑意都帶了幾分牽強的冷,“嗯,先給我這個親弟弟,敬酒把。”

管家冷汗著轉著輪椅,小心翼翼的推著自家少爺下了台,白嬌嬌自己跟著,有些莫名其妙的想著。

這金家還有個弟弟?

她怎麼從來都不知道?

等白嬌嬌一頭霧水的跟上來,看到金盞那張麵容的時候,才錯愕的睜大眸子。

“金,金盞是……”

“敬酒把。”

少年的手指握著輪椅的把手都有些泛白了,明顯是用了幾分力氣。

他看著金盞的視線陰森森的,冇點好臉色。

要是平時,江傾會討好的用那雙漂亮的杏仁眸子瞧著自己。

可今天,江傾冇有。

她白皙的皮膚上的血色被金盞擦了個乾淨,隻剩下一點粉紅,而那雙眸子裡頭剩下了惱怒。

她從管家的手上接過酒杯,一隻手按住輪椅把手。

聲音低的隻有金霖能聽到,“你騙我,你想我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