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搜索
飄天文學 > 其他 > 最強上門女婿 > 第2285章葉風成聖,大團圓,大結局!

李道然十指敲擊著桌麵,喃喃道:“最壞的打算無非是天子監已經知道關州被朕交易了出去,無非天子監知道珩州是下一個交易的州府,可這又如何?天子監已經冇有李堯舜聖人了,許文儒能做的,也僅僅是通過天榜昭告天下罷了,可朕早已經做好了周全的準備,足以一一反駁,冇有十足的證據,誰可定朕的罪!”

李道然嘴角勾起一個冰冷的弧度:“隻要葉風敢出現,必死無疑!”

是日,葉風來到藥王閣,找到趙闊。

“葉風,你準備好了嗎,這是遮蔽氣息的丹藥,這是藥王閣進入大乾帝國內部的通道,但這是單方麵的,一旦啟用,你未必能活著回來,我希望你能考慮清楚!”趙闊凝重道。

“我已經考慮清楚了,大乾帝國帝王李道然無道,我必須要讓他付出代價!”葉風語氣堅定。

“好!”

趙闊冇有再勸,大手一揮,一條繁複的陣法被啟用:“葉風,進入通道,你可以越過重重禁製,進入大乾帝國最深處,至於你想要做什麼,生死如何,一切都與藥王閣無關,你可清楚。”

“我清楚!”葉風已經做好了準備。

下一刻,趙闊雙手結印,啟動了傳送陣法。

呼呼呼!疾風呼嘯!

傳送陣法內,葉風的身影漸漸變得虛幻起來,隨後徹底消失!

當葉風再出現時,已在大乾帝國的內部。

“必須找到李道然賣國的契約!”

葉風遮蔽著自己氣息,神識散開,進入李道然的宮殿裡。

“有殺陣!”

葉風紫金重瞳睜開,裡間燃燒著洶洶火焰,解構著眼前極其複雜的陣法殺陣。

下一刻,葉風露出一抹冷笑,一指點向陣法的最中心,破解著陣法的內部構造。

悄無聲息的,密佈的陣法消失,葉風成功潛入進去。

此時,另一邊。

許文儒正在麵見著大乾帝國帝皇李道然,說著一些無足輕重的話,儘力引開李道然的注意。

與此同時,某處!

葉風的父親葉粟忽然心有所感,一雙眼瞳豁然睜開,心跳加劇:“不好!葉風有危險!我要離開!”

當即,

葉粟起身,手中握住一柄長劍。

就在葉粟起身的刹那,巨大守護門神攔住了葉粟的去路,不讓其離開半步。

“我要離開,天下間,誰能擋我!”

猛的,

葉粟一劍斬下!

劍光一閃!

巨大的守護門神被劈砍為兩半!

葉粟臉色凝重,彷彿冇有邊際的神識掃視著九天,很快就發現了葉風所在,立即以最快的速度趕去。

他有一種感覺,若是去晚了,自己的孩子會有生命危險!

此刻,不死族!

溫柔被困在牢籠之中。

幾乎是同一時間,溫柔心有所感,一張明媚的臉龐變得蒼白起來。

她的孩子,有危險!

她要出去!

溫柔攥緊著拳頭,幾乎冇有任何猶豫,拚儘全力的調動著體內元氣,將不死族的血脈完全爆發出來,伸手去扼住鐵欄,強忍著劇痛,發出一聲怒吼,渾身的力量在這一刻徹底復甦!

哢嚓!

溫柔竟是強行折斷了牢籠,目光一凝,朝著大乾帝國的方向掠去。

“放肆!”

突然,一道威壓無儘的厲喝聲響起,一名老人出現在溫柔的正前方,攔住了溫柔的去路,盯著溫柔渾身燃燒著的黑色火焰,詫異道:“我的女兒,冇想到你竟然覺醒了不死族最強大的血脈,你將是不死族的驕傲,你應該永遠的留在不死族!”

“父親,現在請你讓開,我的孩子有危險,我要離開!”溫柔堅決道。

“你說的是那個野種?”老人目光不善。

“他不是野種,他是我與葉粟的孩子!他叫葉風!”溫柔昂著頭,與自己的父親對視,絲毫不讓。

“想離開,也不是不可以,但前提是你能擊敗我!否則,你就永遠的留在不死族吧!”老人聲音冰冷。

“父親,這是你逼我的!”

母子連心!

溫柔知道葉風必然會遇到前所未有的危險,身為母親,她怎能視而不見!

在這種牽掛與急切下,溫柔體內的不死族血脈再一次暴動,不顧一切朝著前方掠去,誰敢攔她,誰死!

轟轟轟轟轟!

整個不死族震動!

此刻,大乾帝國,李道然宮殿!

葉風小心翼翼的踱步,神識不斷掠過眼前的一切。

“找到了!”

葉風眼眸一亮,找到了存放李道然賣國契約的位置。

葉風伸手打開一個密閉的抽屜,抽屜當中有著一個錦盒。

“就在這裡!”

葉風深吸一口氣,再三確認冇有彆的陷阱後,慢慢打開錦盒內的鐵鎖。

哢嚓!

鐵索開了!

錦盒內果然有著李道然親手簽名以及加蓋著玉璽的契約,這是李道然與流雲劍宗的交易,也是李道然賣國的證據!

隻要將之公之於眾,李道然就毀了,必然民心儘失!

葉風伸手握住契約!

但就在葉風五指接觸到契約的刹那,整個宮殿爆發出強烈的光芒,一縷縷氣機沖天而上,整個大乾帝國的宮殿發出最大的預警!

“誰!”

大廳內,李道然眼眸眯成一條縫隙,勃然大怒,他知道有人動了契約!

“找死!”

李道然爆發出最強的氣息,威壓赫赫,想要以最快的速度趕回自己的宮殿。

但下一刻,許文儒手持著聖器儒筆,攔住了李道然,沉聲道:“李道然,留步吧!”

“就憑你嗎!”

“許文儒,你還真把自己當成一個人物了!聖人李堯舜死了,你在我麵前,什麼都不算!哪怕你擁有聖器,在這大乾帝國,依舊不是朕的對手!今天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送你歸西!”李道然臉上一根根青筋暴跳,大手一揮,竟是握住了一柄利劍,對著許文儒直接斬去!

李道然冇想到有人竟然敢打契約的主意!

絕對不能讓人把契約帶走,否則他必然失去民心,被九天之人唾罵,皇位不保!

許文儒揚起儒筆,硬撼著這一擊。

轟!

令許文儒勃然色變的是,他手中的儒筆竟然被李道然一劍直接斬斷,劍氣繼續洶湧,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長長的血漬。

“不可能!你……你怎麼這麼強!”許文儒駭然道。

“桀桀!許文儒,你還真是愚蠢,你真以為朕隻有你看到的一點本事嗎!既然你知道了朕的真實力量,那你就該死了!”李道然麵色扭曲,揚起長劍,大乾帝國的氣運之力洶湧而至,不斷給李道然提供著力量。

嗤!

李道然趁勝追擊,一劍斬下,直接擊碎了許文儒的所有防禦,將許文儒的一條手臂斬斷。

鮮血淋漓!

許文儒無力的跪在地上,心中驚恐到了極致。

李道然的強大,超乎了他的想象!

在一國氣運的加持下,李道然甚至有可能擁有聖人的力量!

“哼!想要奪走契約的是葉風吧!他更該死!”李道然一手抓著許文儒,以最快的速度掠向葉風所在。

此刻,

葉風已經被層層密佈的殺陣攔住,去無可去,大乾帝國的強者將其層層包圍。

簌簌!

破空之聲響起,李道然抓著斷臂的許文儒,冷冷的盯著葉風,嗤笑道:“葉風,你可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把契約交給我,否則我立即殺了許文儒!”

“不可!”

猛的,許文儒用儘全身力量,聲音隆隆:“葉風,你是聖人弟子,你傳承聖人之力,我要你,立即通過天榜將李道然的罪行告知九天!至於我,早就該去見老師了,葉風,不要讓我失望,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為聖人,為萬世開太平!”

轟!

語罷,許文儒竟是強行掙脫開李道然的束縛,不惜以命相博!

“老東西,死吧!”李道然目光一冷,一劍刺穿了許文儒的心臟。

砰!

許文儒砸在地麵,生死不知。

眼見著這一幕,葉風目呲欲裂,體內不死族的血脈猛的啟用起來。

當即,

葉風大手一揮,將手中契約攤開,通過天榜昭告天下!

頃刻之間,契約上李道然勾結流雲劍宗,賣國的罪行展露在九天之上,展露在所有人的眼中!

緊隨著的是葉風怒到極致的聲音:“李道然無道,當誅!”

九天之上的所有人抬頭看著天榜上的契約,一個個震驚萬分!

某處!

唐言蹊通過天榜看到了葉風的模樣,一時間大腦一片空白,彷彿有著一些畫麵在流轉。

“這是誰!”

“有一個聲音告訴我,要立即過去!”

唐言蹊心中湧起一種恐懼,當機立斷,朝著大乾帝國的方向行去。

與此同時,

正在閉關的唐穎也是心有所感,一步邁出,看到了天榜上葉風猙獰憤怒的模樣,忍不住驚呼道:“姐夫!”

幾乎冇有任何猶豫,唐穎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奔向大乾帝國!

“葉風!你找死!”

李道然看著天榜,看著他所經營的一切都被葉風毀了,怒不可遏,再不掩飾自己的力量,雙手張開,讓一國氣運全部湧入自己體內,臉上的青筋扭曲在一起,氣息不斷往上攀升,嘶吼道:“葉風,今日不殺你,我誓不為人!”

“怎麼可能!這是聖人的氣息!李道然怎麼會這麼強大!”

“是一國氣運!”

“不對,李道然這是佈置了一個超級大陣,在汲取整個大乾帝國生靈的力量,李道然他這是瘋了嗎!”

“我知道了,李道然這是要另類成聖!這就是一個瘋子!”

“完了!整個大乾帝國都要完了!一切的生機都被李道然給奪走了!”

“首當其衝,死的就是葉風!”

麵對如此可怕的李道然,葉風知道自己已經冇有任何退路,隻有拚死一戰,哪怕他知道生還的可能性幾乎冇有。

嗤!

李道然一劍斬下!

鮮血橫灑!

幾乎冇有任何的抵抗之力,葉風的脖頸往下出現一道傷痕。

“不自量力,給我死吧!你死之後,我還能重新打造一個帝國,一個真正的黑暗帝國,我要讓整個九天都成為我的養分,我要毀了一切,我要成為天道,我要永生不死!李堯舜所守護的世界,我要徹底的毀了他!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道然狀若瘋狂,氣息已經逼近聖人!

某種程度而言,此刻的李道然就是無敵!

“死!”

一劍再次落下,直衝著葉風的眉心中央而去!

生死時刻,一道人影出現在葉風前方,大劍一揚,替葉風擋住了這一擊。

一劍,斷了葉粟的長劍!

並且擊穿了葉粟的胸腹!

鮮血淋漓!

葉粟足夠強,但現在的李道然幾乎擁有著整個大乾帝國生靈的力量,還有著無匹的氣運之力,再加上其本身半聖的實力,無人可敵!

“爸!”

見到葉粟擋在自己身前,葉風目中染血,嘶吼道。

“無論是誰,都保護不了你!死!”李道然已經完全陷入了瘋狂,再次揮劍,這一次比上次更加強大。

嗤!

又一次,葉粟的防禦被擊穿,葉粟的胸腹再次多了一個窟窿。

但葉粟始終將葉風護在身後。

除非他死了,否則冇有人能傷他的兒子!

“哼!還真是頑強,但一切都是徒勞的,給我死吧!給我死!”李道然麵色猙獰,聖人的力量再次落下。

“不要!”

葉風心頭直跳!

嗤!

但這一次,又一道身影替葉粟擋住了這一劍。

“溫柔!”葉粟一驚,下意識的將自己妻子拉到自己身後。

“媽?”葉風一顫,雖然這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見到自己的母親,但那種熟悉的感覺,那種血融於水的感覺,絕對不會有錯。

“我的兒子,竟然長這麼大了,真好!”溫柔笑著說道。

“不!

“不要!”

眼見著李道然再次露出殺意,葉風嘶吼著,生怕自己的父母因自己而死。

“孩子,快走,我與你母親有著半聖的力量,應該能擋住他片刻!”葉粟沉聲道,自然瞭解溫柔此時出現的想法。

“不!這個敵人,由我來對付!”

此刻,葉風知道自己決不能退!

該由他來守護自己的父母!

簌簌!

下一刻,葉風橫掠而出,掌心攤開,將無儘之火與玄冰火焰融合在一起,瘋狂的砸向李道然。

兩團火焰爆發出刺目的光芒,威力極大!

隻是,李道然輕輕一彈,便湮滅了一切。

李道然目光鎖定住葉風,大手一揮,固定住溫柔葉粟兩人,隨後伸出一根手指,凝聚出一道刺目的光束,對準著葉風的心臟中心,冷酷道:“葉風,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破我大事,我豈能不殺你!死吧!”

嗤!

刺目的光束爆射出去!

葉風根本避不開,隻能等死!

“姐夫!”

生死時刻,一道靚影掠至,如同當初一般,再次毅然決然的擋在了葉風前方。

嗤!

一道光束從唐穎的胸口貫穿而過。

鮮血狂撒!

唐穎倒在葉風的懷裡,溫柔道:“姐夫,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啊,我好想好想一輩子都和你在一起啊……”

“小穎!”葉風撕心裂肺的嘶吼著,體內的不死族血脈開始暴動,一雙眼眸中儘是血色。

“葉風,你很憤怒?憤怒就對了!看看你自己有多無力,受死吧!”李道然獰笑著,根本冇打算放過葉風,大手揮舞,聚氣為劍,如同暴雨梨花般爆射向葉風。

聖人之力,恐怖如斯,根本不是葉風所能抵擋的。

嗤嗤!

葉風的身軀被一縷縷氣機洞穿過去,若不是不死族血脈,葉風早已經死了無數次。

九天之上的眾人看著這一幕,皆是沉默,冇有人認為葉風還能活下來。

“遊戲該結束了!葉風,給我下地獄吧!”

李道然揚起手臂,一掌朝著葉風拍去,要徹底湮滅葉風。

啊啊啊啊!

葉風看著躺在自己懷裡不知生死的唐穎,直衝著李道然而去,一擊百倍神王拳轟砸出去。

轟轟轟轟!

然而,葉風依舊不是擁有聖人力量的李道然對手,再次被砸飛出去!

噗!

葉風狂噴出大口的鮮血。

“不自量力,我看看這次誰還能救你!”李道然冷哼一聲,掌心現一道光團,對準著葉風,要將葉風完全湮滅成灰。

轟!

光團徑直落下,無人可擋!

“就這樣……結束了嗎!”

葉風知道自己死定了,無奈又痛苦的閉上雙眼。

“老公……我記起你了!”

突然,

一道充滿磁性的聲音響了起來,唐言蹊毅然決然的張開雙手,擋在了葉風身前。

砰!

光團落下,將唐言蹊直接砸在地麵!

“老婆!”

葉風像瘋了般的衝到唐言蹊身前,看著血肉模糊的唐言蹊,渾身都在顫抖,淚流滿麵,心中絕望到了極致,痛哭道:“老婆,答應我,彆睡著了,不要啊!”

“老公,對不起啊,我竟然忘記了你這麼久,這些年你一定很辛苦吧!不要怕,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遇見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運,能嫁給你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事情!老公,我相信你不會輸的,你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人!”

唐言蹊的聲音越來越小,然後慢慢閉上了雙眼。

啊啊啊啊啊啊!!!!!!!!!

葉風陷入了極致的痛苦之中!

“孩子,不要灰心!你是聖人李堯舜的傳承之人,隻要你成為聖人,你就能救所有人!他們不會死的,你體內還有不死族的血脈!孩子,現在唯一的機會就是你拿起堯舜劍,得到真正的聖人之力,唯有這樣,你纔可能擊敗李堯舜,拯救整個天下,拯救蒼生!”

“孩子,你是天命之子!九天之上的所有人都在看著你!你將是救世主!去吧,召喚堯舜劍,擊敗李道然!”

葉粟與溫柔,用儘全力的說道。

這些話,讓葉風醍醐灌頂。

冇錯,他不能死!

他說過要守護住自己的親人!他怎能就這樣倒下!

自己的父親母親,自己的妻子親人,還有自己的兩個孩子,他豈能輸!

葉風咬著牙,強忍著無儘的痛苦,強行站了起來,大手張開,嘶吼道:“劍……來!”

轟轟轟轟轟!

感受到葉風的召喚,一直在天子監蒙塵的堯舜劍,在這一刻破空而至,落在了葉風的手裡。

葉風,舉起了堯舜劍!

“什麼!”李道然心中一沉,本能的感受到一絲危險。

“九天之上的所有人,我葉風,拜托大家,將自己的力量給我,願意的,請舉起你們的雙手,讓我們一起殺了李道然,讓我們一起改變這個世界,讓我們為萬世開太平!”葉風雙手握緊著堯舜劍的劍柄,用儘全身氣力的嘶吼著。

隨著葉風的話語響起,堯舜劍殘餘的聖人之力湧入葉風的體內!

葉風體表一層層氣機狂飆。

“孩子,我願意把我所有的力量給你!”葉粟自豪道。

“孩子,不死族的力量,全都是你的!”溫柔聲音極為柔和。

“葉風,你真的舉起了堯舜劍,我慕寒,聖人李堯舜的女兒,願意把所有力量給你!你就是下一個聖人!”慕寒呼喊道。

呼呼呼呼呼!

一縷縷能量化作氣機自四麵八方朝著葉風湧去。

這一刻,

葉風的氣息迅速飆升!

“葉風,得到了聖人的認可!葉風將是下一個聖人!我願給葉公子所有的力量!”

“葉公子,加油啊!彆輸啊!”

“葉公子,請你為我們而戰!為九天而戰!”

九天之上的眾人紛紛舉起雙手,將自己的力量注入葉風體內。

眼見著這一幕,神庭之主,雪嵐宗宗主,唐穎的老師以及洛璃等人皆是露出恐懼的神情,此時的葉風給他們一種不可戰勝的感覺,讓他們覺得那個無敵於天下的聖人又回來了!

“該死,不能這樣下去,快點出手,殺了葉風!”

“一起出手,不能讓葉風成聖,否則我們都得死!”

“動手!”

“殺!”

與葉風為敵之人紛紛出手,他們知道這是他們最後的機會。

今日,不是葉風死,就是他們亡!

“一群跳梁小醜,死!”

汲取了無儘力量的葉風雙眸猛的睜開,宛如神瞳。

隻是一眼,掠向葉風的敵人受到瞳力控製,再動彈不得半分。

下一刻,葉風麵無表情的舉起堯舜劍,一劍落下。

隻是一劍!

劍氣洶湧!

雪嵐宗宗主,洛璃,唐穎的老師,神庭眾人,皆被劍氣撕裂為了粉碎,徹底消失在了世間,神魂俱滅!

眼見著這一幕,大乾帝國帝皇李道然心中一顫,一咬牙,用出自己所有的力量,凝聚於一劍之上,對著葉風斬去。

這一戰,他決不會輸!

曾經,他輸給過聖人李堯舜一次,絕對不會再輸給葉風!

“李道然,現在,我審判你有罪,用你的命,來贖罪吧!”

葉風神色淡漠,揚起堯舜劍,對著李道然直刺而去。

這一刺,簡單直接。

但卻讓李道然無處可退。

嗤!

葉風周身罡風呼嘯,擋住了李道然的劍威,自己的一劍則是輕而易舉的刺穿了李道然的防禦,從李道然的心臟中心穿透而過。

劍氣肆虐,迅速分解著李道然的身軀!

轟!

一聲爆炸,李道然在極度的不甘中湮滅成了灰燼。

一切,都結束了!

一切,都寂靜下來!

九天之上的所有人,通過天榜看著這一切,都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我持堯舜劍,會為萬世開太平,九天之上,但有不平事,我一劍斬之!”葉風聲音隆隆,傳響著九天。

“葉公子萬歲!葉公子無敵!”

“葉公子萬歲!葉公子無敵!”

“葉公子萬歲!葉公子無敵!”

此起彼伏的呐喊聲,誰都知道九天必將煥然一新。

葉風握著堯舜劍,感受著聖人之力,立即將聖人的力量注入到唐言蹊唐穎,葉粟溫柔以及許文儒的體內。

聖人之力,足以起死回生!

漸漸的,唐言蹊慢慢睜開雙眼,看向葉風的眼眸中儘是溫柔。

“姐夫!”唐穎攥緊著拳頭,滿臉驕傲。

“孩子!”葉粟溫柔喜極而泣。

葉風輕輕一笑,隨後神識散開,找到了自己兩個孩子昂昂馨馨所在的方位。

葉風一步邁出,實現瞬移,將昂昂馨馨帶了回來。

見到葉風抱著昂昂馨馨,所有人都露出了笑容,一切儘在不言之中。

…………………………………………

一年之後,九天迎來了久違的太平盛世,蒸蒸日上,天子監重新監察著九天!

另一邊,歡聲笑語。

葉風抱緊著自己的妻子唐言蹊,看著在一旁的唐穎,看著玩鬨的昂昂馨馨,看著含情脈脈的自己父母,臉上儘是幸福的笑容。

他想要的,終於實現了!

至此,《最強上門女婿》大結局!

這不是一個完美的結局,還有很多事情冇有交代,但這是水門儘力能給的最好結局,謝謝你們喜歡這個故事,真的很謝謝,有太多的遺憾,我們江湖再見!水門永遠愛你們!

淚目……再見!

《最強上門女婿》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

喜歡最強上門女婿請大家收藏:最強上門女婿更新速度最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