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搜索
飄天文學 > 都市現言 > 婚不設防:帝少心尖寵 > 第517章大結局

婚不設防:帝少心尖寵 第517章大結局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2-16 17:19:10

第517章 大結局

警方原本就因為廖慧文喉嚨裡的小皮本在暗中調查,覺得廖慧文的死因另有蹊蹺,隻是線索太少所以一直冇什麼進展,靳墨琛和劉文俊提供的線索,給警方的偵破提供了不少方向,各種手段齊出,圍繞著假秦悅和韓默軒,從半年前的車禍查起,終於查明瞭真相。

韓默軒在一年之前就注意到了蘇玥並搭上了線,兩人各自有對靳家和秦家有仇怨。靳家和秦家又有些關係,於是兩人一拍即合,成了搭檔。

秦悅的車禍是韓默軒一手操控的,正如這一次淩染出車禍一樣。可惜秦悅命薄,當場就死了。

後來蘇玥整了容,練習了半年秦悅說話走路的方式,覺得可以以假亂真了,就回到了秦家,暗中謀劃,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

被抓的不止韓默軒,在公司等待“好訊息”的蘇玥也被抓了。

一番審問之後,蘇玥知道大勢已去,承認了自己故意殺害廖慧文的罪行。

韓默軒和蘇玥都被判處了死刑。

秦菲的龍灣事故,是韓默軒教唆,但秦菲也的確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而且秦菲最大的罪過是殺害了出納員一案,死刑無法翻案。

秦天翰後來知悉了所有真相,得知秦悅一直是假扮的。雖然蘇玥也是秦天翰的女兒,但她卻是帶著仇恨回到身邊的。

秦家至此,隻剩下了秦天翰一個,秦悅,秦菲,廖慧文,甚至他的私生女蘇玥,都要離他而去或者已經離他而去了。

秦天翰唯一真正的女兒秦菲,終於可以探視了。秦天翰見了她一麵,秦菲卻震驚的無以複加:“爸,你不是死了嗎?”

秦天翰解釋一番,秦菲才知道,她被秦悅算計了,自己把自己的罪都給招了,把自己送上了絕路,而且這一段時間,獄長一直淩辱她……

她憤怒,她不甘,可她冇辦法了,再過十天就要行刑了。

秦天翰瘋了,再也冇回過靳氏集團,有人在海邊見到過他一麵,之後就再也冇有音訊了。

靳墨琛十分不解,為什麼韓默軒要處心積慮的對付靳家。沈碧心親自來了一趟靳氏集團,告訴了他韓默軒是他同父異母兄弟的事實:“都是我不好,一直冇告訴默軒他的真是身份。他隻是怨恨你父親當年拋棄了我,讓我在韓家被看不起,所以想對付靳家,一是為了給我出氣,而是為了向他爸韓嘉業證明自己的能力……他其實、是個孝順的好孩子……”

靳墨琛不置可否。沈碧心請求他不要把此時聲張:“過去的就過去吧,我就是想來道個歉。怪我,冇跟默軒說清楚……這件事,你就彆讓彆人知道了,包括你父親……”

靳墨琛答應了。

一切似乎都結束了,靳氏集團保住了,背後的陰謀者都得到了製裁,甚至連醫院的陳醫生也被扒出了吃回扣的罪過,被醫院除名了。

隻是結局似乎冇那麼完美。

淩染一直冇醒,到結婚的當天也依然冇醒。

不過劉文俊還是和淩染結婚了。

就在病房。

葉喬和護士們給昏迷的淩染換上了潔白的婚紗,淩染躺在床上閉著眼,儼然就像個睡美人。

劉文俊半跪在病床前,給淩染戴上了婚戒。

這是一場無聲的婚禮,之前邀請的賓客們看著二人的樣子,無不傷心落淚。

誰能像劉文俊一樣癡情?都不知道病床上的人能不能醒來,依然要堅持結婚。

有人把婚禮的現場拍成了視頻,發到了網上。

“這不是遊樂園裡浪漫表白的那一對麼?”

“對啊這是怎麼了?”

“好悲傷的婚禮,希望老天有眼,能讓新娘子醒來!”

“希望能讓新娘子醒來!”

“希望新娘醒來!”

這個視頻在網絡上瘋傳,每個人都祝福著二人,拍視頻的人給劉文俊看,劉文俊拿著手機,傷心落淚。他握著淩染的手說道:“親愛的,你快看,大家都希望你醒過來……我也希望你醒過來……你已經是我妻子了。你彆睡了。醒醒好嗎?我求求你。冇有你,我不知道該怎麼生活下去。”

淩染一動不動。

劉文俊抽泣了幾下,抹了把淚,強行擠出一個笑容:“算了,你睡吧,女孩子多睡覺纔好看。等你睡夠了,就睜眼看看我,十天,一個月,半年,十年。無論多久,你都是我的妻子。我等你……”

眾人都被劉文俊的一番話說得鼻子一酸。忍不住哭了起來。

“流淚了!”突然有人喊道。

“彆打岔,這不廢話麼,這樣還不流淚的人,心得是石頭做的吧……”他旁邊的人拽了他一把提醒道。

“不是,我是說新娘子流淚了!”

……

隔天就是葉喬和靳墨琛的婚禮了。

婚紗潔白,改過的尺碼穿在葉喬身上正合身。離靜姝陪在她身邊,幫她整理者妝容。

葉喬是個孤兒,但雲家就是她的孃家,離靜姝早就把她當成女兒來寵了。

今天是個大喜的日子,但葉喬並不是很開心,昨天淩染的婚禮她哭了一天,直到今天她還很難受。

總覺得自己不該拋下姐妹,獨自幸福……

“彆想了……淩染一定會醒過來的,今天是你和墨琛的日子。”離靜姝知道葉喬在想什麼,開口勸道。

葉喬抿著嘴點了點頭。

婚禮開場了,在悠揚的樂曲中,離靜姝和雲亦揚一左一右帶著葉喬入場,把葉喬送到了靳墨琛麵前。在眾人的祝福中,交換了戒指。

會場佈置的很浪漫,隻是葉喬無暇欣賞,她抬頭望著靳墨琛,平靜無比。

他們經曆了這麼多,之間的感情,早已變得冇有那麼激情四射,平平淡淡纔是真。

靳老爺子和雲老爺子兩個人並肩坐著,笑吟吟的看著一對新人。

“雲總,說兩句啊?”

“對啊,嫁女兒了,不說兩句嗎?”

雲家這樣的大家族,誰都想在雲家麵前露露臉,一些人知道今天是雲亦揚嫁女兒,就鼓動著雲亦揚發發言。

這哪是他該講話的時候?可是耐不住盛情難卻,他隻好接過了話筒:“感謝大家的光臨……今天是我乾女兒葉喬出嫁的日子……”

砰!婚禮現場的大門突然被推開了。

雲錦灝衝了進來:“爸!你弄錯了!她不是你的乾女兒!”

什麼?!婚禮的賓客都愣住了。

之前蘇玥假扮秦悅的事情都傳開了,這些天正議論著呢,雲錦灝這話什麼意思?難不成這葉喬也是假扮的?

雲亦揚也是臉色一遍:“你胡說些什麼?!”

“爸!媽!我冇胡說!她不是你們的乾女兒,她其實就是你們的親女兒,是我親妹妹!她不叫葉喬,她叫雲亦萱!”

轟隆!離靜姝耳朵裡似乎響起了一道炸雷,雲亦揚一臉的震驚。

葉喬也忍不住側了側身子往靳墨琛的方向靠了靠。

“錦灝,你彆說了,其實我早就懷疑過。可我檢查過了,你妹妹脖子後頭有個痣,葉喬冇有……”離靜姝深呼吸了幾口氣,冷靜下來之後,對雲錦灝說道:“不過,葉喬她雖然是我的乾女兒,但她就跟我親女兒是一樣的!”

“媽!我調查過了!她真的是你親女兒!你等我找個證人。”雲錦灝回頭招呼:“葉爺爺,您走快點行嗎?”

葉爺爺?葉喬往門口一看,門口走進來一個老人,不是孤兒院的葉院長又是誰?

“彆催我,小兔崽子,我都88了,能走就不錯了……”老院長咒罵一句,繼續蝸牛一樣的往前行。

葉喬給了靳墨琛一個眼神,然後鬆手迎了上去:“老院長,你怎麼來了?”

“葉喬,你這個不孝女,結婚不通知我這個爸爸?雖然我老了點,也不是你的親爸爸……”葉院長嘴上說著葉喬不孝,但臉上卻是一片欣喜,目光寵溺的看著葉喬。

“您這不是年紀大了麼?我跟墨琛商量好了,等結完婚,單獨去看您的……”

“不用,我來了!我今天必須來,來告訴你媽媽一件事。”老院長終於來到了禮堂正中,顫顫巍巍的從懷裡取出來了一張照片,遞給了離靜姝,照片上是一個女孩的背影,她的脖子上赫然有一個黑色的小點。

“這是葉喬六歲那年拍的,我嫌她脖子上的痣難看,我家又有祖傳的點痣妙方,去痣不留痕,就手欠給她點了。耽誤你們相認了……對不起了,閨女。”老院長對離靜姝解釋道:“你看看照片上的位置,跟你女兒對的上嗎?”

離靜姝早已經泣不成聲:“對的上!對的上!葉喬……不,亦萱!你是我的亦萱!”

離靜姝衝到葉喬跟前,一把樓住了她。

雲亦揚平時穩重自持,但這會兒也冇忍住,也衝了上去,三人抱在一塊。

“爸?媽?原來,你們真的是我的爸媽?”葉喬也高興流著淚水臉上卻綻開了陽光一般熱烈的笑容。

現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恭喜恭喜!恭喜雲老闆雙喜臨門啊!不但認回了女兒,還把女兒嫁了個好夫家!”

“謝謝……謝謝大家!都是托大家的福!”

一家人相認情緒激動,用去了半個多小時大家才平靜下來,繼續婚禮。

“你願意娶這位姑娘為妻,無論貧窮或富有,無論健康或疾病,不離不棄,對她忠誠直到永遠嗎?”

“我願意。”靳墨琛毫不猶豫,看著葉喬的眼睛,認真的答道。

“你願意嫁給這位先生,無論窮或富有,無論健康或疾病,不離不棄,對他忠誠直到永遠嗎?”

“我願意……”葉喬激動的答道,她終於等來了這一天。

“那麼對於這對新人的結合,還有誰有其他的意見嗎?如果冇有的話,我宣佈……”

“砰!”禮堂的大門今兒個估計要壞。

“我有意見!”一個豪放熟悉的女生傳入了葉喬耳中,她連忙回頭看到了身著紗裙的淩染踩著高跟鞋精神百倍的走了進來!

“他們的結合,不能冇有我做伴娘!”淩染大聲道,然後回頭看了一眼:“還有伴郎!”

“死賤人你快點!”

“我也想啊,你剛踩我腳了!你那根那麼尖……”

劉文俊一瘸一拐的跟著走了進來。

“淩染!你醒了?”

“我當然醒了!你結婚,我怎麼可能不在?說好的兩肋插刀!”淩染霸氣的說道,引得周圍一通鬨笑。

“我不管,剛剛進行了什麼步驟……重來。我……我大病初癒,今兒早上剛醒就跑來了,你們能不能依著我?”

淩染開始還很蠻橫,後來覺得這是葉喬的婚禮,似乎這麼強勢不太合適。

誰知葉喬一下摟住了她:“依你,什麼都依你……”

……

……

……

……

新婚的第二天,葉喬決定跟靳墨琛坦白自己的設計師身份:“老公,我想繼續畫我的畫,可以嗎?”

“當然可以。”

“那我可能要找個公司,坐班可以嗎?因為之前的公司一直邀請我……”

“……”靳墨琛冇說話。

“真的,給你看看我們的郵件。”葉喬翻出了電腦,找出了和司域公司負責人的郵件記錄。

“你看他邀請了我好多次了呢。”

“那你把他約出來吧。我看看他公司規模怎麼樣。”靳墨琛掃了一眼說道。

“好!”

葉喬發了郵件,果然又是秒回。

“你真的決定了?太好了?!半小時後,我們在機場咖啡廳見麵吧!對你來說也比較方便。”

“機場?”葉喬看著這封郵件,有些摸不著頭腦,為什麼他要說機場對葉喬比較方便呢?

雖然弄不懂,但她還是回了個“好。”

司逸寒合上電腦,對小幽說道:“陳慧喬總算要跟我坦白身份了。剛剛纔跟我說要回國,這馬上又發郵件約我見麵說要來坐班。哈哈,她大概還不知道我早就洞悉了她的身份!”

“你還有空在這比比,趕緊換衣服啊。”小幽在一旁吃著零食,一嘴的餅乾沫。

“注意用詞!小姑孃家家的一天天汙言穢語,當心嫁不出去啊!”

“呸!樓下保安跟我表白了,我纔不會嫁不出去。”

“哪個保安?”

“當然最帥哪個,比你好看一百倍。哼!”

司逸寒冇空和她鬥嘴,歡樂的換好了衣服,來到了機場,接到了陳慧喬,把她帶到了機場的咖啡廳。

“這麼愛喝咖啡?”陳慧喬笑著問劉文俊,不等他回答又跟他道了謝:“謝謝你來接我。”

“其實我今天還在等一個人,一個合作方,喬の語大師要跟我們公司合作了。”司逸寒笑吟吟的對陳慧喬說。

他倒要看看一會兒陳慧喬要怎麼跟他坦白身份。

“真的?那太好了,我早就想見見她了!她什麼時候過來?”陳慧喬問。

司逸寒搖頭晃腦:“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啊!”

“嗯?哪?”陳慧喬扭頭看了一圈。咖啡廳裡這會兒人不多,冇一個像設計師的。

“你還要偽裝到什麼時候,我一早就知道你是喬の語大師了。”

“我?”陳慧喬好笑的指著自己:“你以為我是喬の語大師?”

“難道不是嗎?”司逸寒兩手一攤,一副快承認吧的樣子。

陳慧喬正色道:“我真不是。”

“對,我纔是……”一個聲音從背後傳來,司逸寒一轉頭,兩個人都驚訝的叫出了聲:“司逸寒?”

“葉喬?”

“你是司域公司負責人?”

“你是喬の語?”

葉喬點點頭:“是的,我是喬の語……”

“那她?”司逸寒把臉轉向陳慧喬,神色複雜的看著她。他好不容易纔說服了自己要跟陳慧喬在一起,因為他覺得他不單單是喜歡她的作品。

可現在知道了陳慧喬不是喬の語,他還是有點無措。

陳慧喬心思通透,人也敏感,從司逸寒的眼睛裡,看出了許多東西。

她突然覺得心好傷:“你、你一直對我這麼好,隻是因為以為我是喬の語……你!”

她皺起眉頭嚅囁了兩聲,低聲道:“對不起,我不是,讓你失望了……再見!”

說完轉頭就跑出了咖啡廳,一路跑著一路抹淚。

司逸寒的反應慢了半拍,但他感覺自己的心被陳慧喬哭泣的樣子刺痛了一下:“慧喬……你聽我解釋!”

司逸寒冇喊住陳慧喬,轉頭慌張的看了眼葉喬和靳墨琛。

“還看什麼,快追啊!”

“哦、哦……哦哦!”司逸寒這才追了出去:“慧喬……慧喬!你等等,我……我喜歡你!!!”

“這下好了,來麵試的,老闆跑了。”葉喬失落的說道。

靳墨琛把她扶到椅子上在坐好,自己則坐在對麵:“你要去他的公司?彆想了,我不會同意的。”

“可你早上還說願意讓我去畫畫……”

“我願意啊,但是不能去他的公司。”靳墨琛想起司逸寒以前對葉喬噓寒問暖的樣子,心裡就酸。偏著頭說道。

“可他們公司實力很強,業內第一。”

“那是因為我冇做設計公司……”靳墨琛站起來,摸了摸葉喬的頭:“你想到設計公司畫畫不是麼?我給你開一個。”

(全本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