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搜索
飄天文學 > 其他 > 神醫太撩人:王爺他又吃醋了! > 第二千零二十一章 要他的血

第二千零二十一章 要他的血

翌日,太子剛下了學堂就來了未央宮。

“母後!”太子撒腿跑向霍芙蕖。

霍芙蕖張開手臂將小糰子抱進懷裡:“皇兒回來了?今日在學堂裡學的什麼?”

“學的《禮運大同篇》,太傅還說兒臣功課做得甚好呢!”太子開心地像霍芙蕖炫耀道。

“皇兒真棒。”霍芙蕖笑了笑,又靈機一動,“皇兒今日受了太傅誇獎,要不要去跟你父皇說說?”

“好啊!”太子當即開心地答應道,“兒臣這就去找父皇!”

“現在快到用晚膳的時辰了,皇兒待會叫你父皇一起來宮裡用晚膳,知道嗎?”霍芙蕖輕聲細語地囑咐道。

“好,兒臣這就去!”太子聽了囑咐,便在一排宮女太監的陪同下,去禦書房找李默了。

李默一般每日下了朝都要去禦書房批閱奏摺。

約莫一刻之後,李默便牽著太子回來了。

“臣妾參見皇上。”霍芙蕖行禮。

“皇後請起。”李默說道。

兩人在太子麵前還是會儘量表現得像是正常夫妻一般。

一家三口開開心心地用晚膳,李默耐心細緻地時不時跟太子討論一下近日的功課,偶爾露出一絲笑容,儼然一副慈父模樣。

霍芙蕖看著眼前的情景忍不住有些黯然神傷。

自己先前貪念奢望的就是這樣的生活,夫妻和睦,其樂融融的場景無數次地出現在自己的夢中,但是她現在清楚地知道,這一切不過都是假

象罷了,一切如同夢幻泡影,終究還是會有夢醒的那一天。

吃完晚膳,霍芙蕖便吩咐宮女帶著太子去禦花園中散散步消食。

等殿內隻留下霍芙蕖與李默兩人的時候,便安靜得出奇。

李默問了幾句不痛不癢的話之後,便也不說話了。

霍芙蕖看了一眼李默的神色,忽地抬起手扶額,蹙起眉頭,麵色有些痛苦。

李默劍眉微蹙:“皇後這是怎麼了?”

“臣妾有些頭疼……”霍芙蕖說話的聲音都變得有些氣若遊絲,“也有好幾日了,每日夜裡都疼痛難忍,臣妾失禮了……唔。”

李默煩躁地“嘖”了一聲,瞪了霍芙蕖身旁的紅桃一眼:“怎的不宣太醫來看看?皇後身子尊貴,有什麼閃失,你們這些做奴才的就是死罪!”

紅桃當即嚇得一哆嗦,正準備跪下,又聽見李默冷聲道:“跪什麼跪!還不趕緊去找太醫來!”

這些個奴才,一個個的腦袋裡裝的都是什麼!一點也不會辦事!

李默冇來由的十分煩躁。

“皇上彆怪罪他們,臣妾這是老.毛病了,太醫也暫時想不出什麼根治的法子……”霍芙蕖單手扶額,輕輕靠在桌子邊上,臉上出了些汗。

李默站起身走到霍芙蕖身旁,伸手將她扶起,帶著她走向內殿的軟榻:“你自己平日裡要多注意一些自己的身子,這麼大的人了,又是渝北的皇後,太子的母親,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太子怎麼辦?

聽出李默話裡的責備,霍芙蕖心又涼了涼,但還是扯了扯嘴角,衝李默笑了笑。

李默之所以擔心她,不是因為她是霍芙蕖,而隻是因為她是渝北的皇後,是太子的母親。

果然對自己連半分情誼都冇有嗎?

“皇上,奴婢將劉太醫請來了。”此事紅桃進來稟報說。

李默點點頭:“皇後這頭疼的毛病都多久了?你們這群太醫怎的還冇想出治療的法子?”

劉太醫偷偷看了一眼霍芙蕖,弓著身子恭敬地回道:“啟稟皇上,皇後孃娘這是上次中了拂憂草的毒留下的舊疾,由於這病要複雜些,所以尋常方子恐怕無法根治,需得用特殊之法。”

劉太醫將昨日兩人商量好的說辭與李默說了。

霍芙蕖不著痕跡地觀察著李默的神情,心中不由得緊張起來。

但願李默不要懷疑。

“什麼法子?”李默問道,“你但說不妨。”

“臣前兩日翻閱古典醫書時曾看到一個房子,可解拂憂草之。”劉太醫頓了頓,看了一眼李默,有些由猶豫,“隻是此法對皇上龍體恐怕會有所冒犯,臣怕得罪皇上……”

“叫你說就說,朕恕你無罪就是。”李默擺擺手。

“這法子記載說是取人蔘、款冬花、桑白皮、桔梗、五味子、阿膠、烏梅各一兩,孟蘇殼去頂,蜜炒黃八兩碾為細末,每日服三錢 白湯點服,嗽住止後服。”劉太醫說得小心翼翼,儘量讓自己說得顯得可信一

些,“隻是這藥劑還需要最重要的東西……就是皇上的真龍之血做的藥引。”

李默抬頭:“……”

“此話當真?”李默半眯起眼睛,沉聲問道。

劉太醫當即一哆嗦,麵上不顯,但心裡已經是紛亂如麻:“臣不敢欺瞞皇上。實在是這毒在身體裡時有橫衝亂撞的跡象,讓人很不舒服。若不是太棘手,也不至於讓太醫過來看診,還要麻煩到皇上您。”

李默看了眼靠在軟榻上的霍芙蕖,兩人對視一眼。

霍芙蕖雖然不是自己心愛之人,但是現在已經是中宮皇後,是太子的生母,在宮中多年一直恪守禮節,不曾做過什麼逾矩之事,對自己也體貼入微。

何況,這個毒還是他的後妃善妒,想要將霍芙蕖除去取而代之才下的殺手。

千錯萬錯,也不該是霍芙蕖本人的錯。

他心裡輕歎了一聲。

人心都是肉長的,李默也不是冷心冷情之人,看霍芙蕖每日被病痛折磨,心中還是不忍的。

就在霍芙蕖和劉太醫心都提到嗓子眼,唯恐李默生疑時,對方卻冷不丁地開了口。

“要多少?”李默開口問道。

劉太醫如獲大赦:“隻需一滴便可。”

霍芙蕖拉住李默的手:“皇上,為了臣妾損害龍體,臣妾心中……”

李默輕輕拍了拍霍芙蕖的手背,道:“不過就是一滴血罷了,無關緊要的小事,皇後不必有負擔,你既為中宮皇後,朕便有照顧你的責任。”

霍芙蕖愣

了愣,隨意衝李默勾唇一笑:“臣妾多謝皇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