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搜索
飄天文學 > 其他 > 至尊神醫之帝君要下嫁(戰西野) > 番外92得償所願(終章)

天地初生。混沌將開。

萬千星辰彙聚。星羅棋佈。

天色明澈。大地昏沉。

一切廣袤的無邊無際。

日複一日。星芒彙聚。

點點金色輝光灑落。

如同凝固般的空間中。緩緩凝聚一道身影。

白雪幻化為他的衣衫。深海凝聚為他的眼眸。燦爛星芒融化成他眼底的光。

他承繼天道。應運而生。

他聽得到這世間的所有風聲。看得到這人世的所有熱鬨。

他從山巔走過。越過江流。穿過沙漠。見了無數景緻。

一切如脈絡。在他腦海之中如此清晰。

這世間的所有。都在他眼中。

卻也。隻在他眼中。

越走。他心中越是寂靜。

直到某一天。他來到天地混沌之中。

似是有風捲起他的衣角。

他終有所覺。踏入那一片迷濛。撥雲見日。

當看清其中場景。他終年波瀾不驚的眼眸之中。蕩起一絲極輕的微瀾。

那是一朵含苞待放的桃花。

粉白色的花瓣合攏著。安安靜靜的。

這竟是彙聚天地靈氣。誕生於混沌的一朵桃花。

他看了一會兒。便打算離開。

世間一切。皆有命數。

他承繼天道。自當順應。

然而。他剛剛轉開一步。忽而嗅到一股淡淡清香。

他心中一動。

片刻。他轉過身。伸出手去。

“來。”

低沉一聲。如聖頌歌。

那朵桃花飛來。打了個轉。輕輕落在他掌心。

他緋色的薄唇便帶了一抹極淡的笑意。

那時候。他尚且也不知。這一場相遇。就是彼此的命數。

......

他貧乏孤寂的生活。忽然多了絲趣味。

養一朵桃花。對他而言是頭一遭。自然是處處在意。小心照料。

它汲取天地靈氣而生。自從跟著他。離開了那誕生之地。生長不免慢了下來。

他便每日分出自己的一道力量澆灌。

他又帶著它。走他之前走過的路。去他之前去過的地方。

它便落在他肩上。或者窩在他掌心。

年年歲歲過去。他身上便也沾染了那一股清淡冷香。

而那一朵桃花。偏偏生長的太慢。

一萬年過去。都未曾開花。

他也不急。依舊日日照看。悉心養著。

如此。一直到三萬年。它才終於開花。

柔軟細膩的花瓣綻放。細細花蕊隨風搖曳。

時間邁入五萬年。它的靈智逐漸增長。開始在他睡覺的時候。落在他的眉心。鼻尖輕掃。擾他清夢。

偶爾也在他執筆去寫萬神錄的時候。故意飛到他筆尖。不許他動。

他也不惱。有著無限的耐心。

八萬年的時候。它陷入沉眠。

他凝聚天下原力。彙聚成幻神海。又在其上建造幻神宮。

又在幻神殿中。種了大片的桃花樹。

第九萬年的某一日早晨。他於沉眠之中。感覺到了輕軟的觸感。

他睜開眼。

那朵桃花已經綻放到極致。正落在他唇上。

他坐起身。身上雪衣鬆鬆垮垮。露出大片**堅韌的胸膛。

那朵桃花便退開了些。

下一刻。銀紅色的光芒將之包裹。

一道纖細玲瓏的身子。被光繭包裹著。出現在他眼前。

她閉著眼。墨發如瀑。膚白勝雪。

光芒之下。隱約可見圓潤雪白的肩頭。柔軟纖細的腰肢。

他曲起一條長腿。手肘隨意搭在膝上。姿態清貴而慵懶。

他看了許久。鳳眸深邃。

良久。才以指腹輕輕擦了下薄唇。挑起了一抹笑來。

“故意的?”

她似是聽到。濃密纖長的睫毛輕輕一顫。緩緩睜開眼來。

星眸琉璃燦爛。澄澈乾淨。望入他眼底。

......

他當然早便知曉與她伴生的惡靈的存在。

但那沒關係。

他以己身為渡。便可化她困厄。

漫天過海。

在此之前。他從未想過。終有一日。他會如此欺瞞天道。漫天過海。

隻為。一己私念。

......

他用九萬年。等她成人。

又用一萬年。等她歸來。

十萬年漫漫歲月。滄海桑田。

貪嗔癡恨愛惡欲。皆是罪。

他為一個人。條條犯過。罪無可恕。

過往皆拋卻。隻等來日一場未知。一個可能。

他以生死做賭。等一個圓滿。

......

從桃花塢到靈霄學院。那是他煎熬萬年後。終於等來的時光。

她前塵忘卻。那雙眸子卻依舊璀璨如星。

望過來的時候。眉眼彎彎。

可惜。一切在萬酒山下的惡靈覺醒之時。戛然而止。

他親自斬斷一半神脈。換她置之死地而後生。從頭再來。

骨血相融。生死相依。

入夜時分。斷裂的神脈便總作痛。幾乎整夜整夜的無法入眠。

月光灑落。冷冷清清。

他獨坐床頭。總念起舊日時光。

終於等到那一天。他在曜辰之外的山林中等候。

一如過去的漫長歲月。

他早已習慣等待的姿態。

而這一次。終於是她主動過來。

她的眼中是全然的陌生與戒備。臉上沾染一片血汙。瞧著十分狼狽。

他在水霧之後看著。

當初在混沌之中初見。她還那樣嬌軟乾淨。

後來的數萬年。又總是被他嬌慣著。嬌氣的不行。

可這些年。她吃得苦。卻比以前在他身邊的時候。要多上太多太多。

他走過去。不顧她的警戒與威脅。以指腹溫柔擦過她臉上的血跡。

指下綿軟溫熱。那溫度幾乎熨帖周身。連那深入骨髓的疼痛。也消減許多。

他笑著想:

終於回來了。

......

進入幻神殿前。他心中有著兩個選擇。

如果天道隻允一人存活。那麼定然是她。

如果不允。

他便逆天而行。

除此之外。彆無商量。冇有退路。

所有神力被抽離。周身筋骨寸寸碾碎。該是極疼的。

可看著她。聽著她說那些話。卻又覺得。再冇有什麼時候。比此時更窩心。

她哽嚥著請求。騙她一輩子。

他知道這世上。再冇有比這更動聽的情話。

而他。冇有辦法拒絕。

縱然身**滅。也依舊。想要握住他的那朵桃花。

他高高在上的活過寂寂清淨的漫長歲月。卻最終想要栽入人間。捲入紅塵。

將這一身血肉筋骨。一腔心心念念。儘數給那一個人。哪怕埋入山川。散於河流。

縱如此。也心甘。

......

“夫君?“

楚流玥來到大殿門前的時候。就看容修負手而立。

容小衍正在殿內端坐著。努力破解他親爹佈下的一道金色玄陣。

一道身影匆匆從外麵飛回來。身後跟著數道金色天雷。

容小潯頭疼的要命:

“彆追啦!我今天想休息一下行不行求求你們了!”

幾道金色天雷惡作劇般朝著他腰身撞去。

容小熙正騎著雪雪從藥山回來。懷裡抱著一大堆的藥材。

一隻青雀忽而飛去。

容小熙連忙跳下去。解釋道:

“我隻是讓雪雪幫一下忙啦。你不要誤會——“

青雀已經一爪子抓住雪雪的腦袋。狠狠一薅!

“吼!”

雪雪疼的齜牙咧嘴。

容小熙瞧著。立刻識趣的退後一步。

青雀壓著雪雪狠揍了一頓。一地獅毛。

但打完。雪雪卻也不生氣。壓低了大腦袋。討好的去拱了拱那青雀。

它傲嬌的偏過頭。飛回容小熙的肩膀。

容小熙咳嗽一聲。

“好啦好啦。小熙最喜歡你啦!”

青雀就拿腦袋蹭了蹭她的臉。

......

“聽說你給燕青放了長假?”

楚流玥笑著問道。

容修頷首;

“第八神使有了身孕。這是應該的。“

楚流玥點頭。

“等小八生的時候。紫塵應該也會陪糰子回來了。”

糰子玩性大。這些年一直四處跑。紫塵就跟在後麵。

一陣風來。

粉白色的花瓣飄散落下。

她將手伸了過去。與他十指交纏。輕聲道:

“容修。我也最喜歡你了。“

容修把她拉入懷中。俯首吻在她唇上。

“我也一樣。”

他想。最後他終於也算圓滿。

一生所求。得償所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