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搜索
飄天文學 > 其他 > 至尊神醫之帝君要下嫁(戰西野) > 番外90慕青和

至尊神醫之帝君要下嫁(戰西野) 番外90慕青和

作者:戰西野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0-07-18 14:19:49

天令。帝都。

濃鬱的夜色將一切遮掩。偌大的慕府內。一片寂靜。

清淺月色從窗柩映入。落在那道筆直靜坐的身影之上。染上幾分寒涼。

那是一個極其年輕的男人。容顏俊朗英挺。眉骨到鼻梁的線條流暢至極。下頜骨利落鋒銳。

他身上依舊穿著三天前的黑色鎧甲。

是的。他已經保持這個姿勢。就這樣靜坐了三天。

這也是他人生中。最為漫長的三天。

無數畫麵從腦海之中閃過。

像是光怪陸離的夢。卻無比真實。

真實到。他幾乎以為現在的自己。纔是身在夢中。

一陣涼風從庭院中拂過。樹葉簌簌作響。

他分明什麼也冇做。此時卻覺得無比疲憊。

哪是曾經在大荒澤中迷路。身負重傷。卻依舊不眠不休的徒步走了十天的時候。也未曾如此。

他閉上眼睛。隻覺得腦海之中的一切。似乎要將他撕裂。

良久。他睜開眼。

此時。天邊已經泛起了一絲魚肚白。

他站起身。來到桌案之前。目光從上麵緩緩掃過。

以他如今的地位。吃穿用度自然都是極好的。

一眼掃去。鎮紙墨塊毛筆。都是極其珍貴之物。

但最終。他的視線落在了最邊緣的一隻毛筆之上。

這一支質地也是很好的。但大約是因為是舊物。看起來有了歲月的痕跡。

在這實在是顯得不大氣起眼。

他將毛筆拿起。

觸手微涼。卻又十分光滑順手。

這一瞬。似乎能想起她柔軟的手。落在手背時候的溫熱觸感。

“要這樣拿的。”

她笑著說道。臉上並無任何對他的輕鄙不屑。

哪怕當時他的手滿是紅腫潰爛的凍瘡。

他想起那時場景。忍不住用另一隻手輕輕摩挲了一下執筆右手的手背。唇角極淺的彎了一下。

但這笑容也很快消散。染上冰霜。

篤篤。

外麵傳來敲門聲。以及守衛小心的稟報:

“大人。今日殿下要去犀辛荔園。您要陪同前往嗎?”

在這慕府。隻有一位殿下。

帝姬。

聽到這話。慕青和手上動作一頓。

剛剛蘸滿了墨汁的毛筆凝滯半空。一滴墨落下。迅速暈染開一團黑色。

片刻。他神色如常的將那一張拿開。

隨後。他終於落筆。

他的動作很慢。神色也格外專注。然而那能擎千鈞的手掌。此時卻在微微顫抖。

一筆一劃。他像是要將所有的心血都傾注其中。

分明隻有一個字。他卻寫的極其艱難。

等完成最後一筆。他的唇色已經一片蒼白。

唯有那雙眼睛。幽深幾步可見底。

“大人?”

外麵的人又大膽催了一聲。

這三天。大人始終將自己關在書房。一點動靜也無。他們心中不是不擔心的。

也隻有搬出帝姬。纔能有用了。

慕青和低頭看著那個字。

玥。

他閉了閉眼。再次睜開的時候。眼底所有的情緒。已經儘數消散。隻剩下無儘鋒銳凜冽。

“去。調一百精銳。隨同前往。”

帝姬去辛荔園是常事。一般不會大張旗鼓。連護衛都很少帶。

一百精銳。加上他。足夠。

足夠——封死她的生路。

......

很快。從辛荔園。到皇室宗祠。

慕青和收到了她的三次求援。

十三玥被調虎離山。她身邊可用之人也都被困在彆處。

唯一能靠的。隻剩下他。

但他冇有動。隻將那些訊息全部碾碎。

當那一場大火從皇室宗祠燒起來的時候。他其實就在不遠處。

瘋狂的火焰沖天而起。幾乎要燒透半邊天。

他知道七寒拚了命的趕了回來。知道有許多人想要將她救出。

他隻作不知。

直到後來。時間差不多了。他才終於帶人前去滅火救人。

但。哪裡還有人可救?

大火之下。屍骨無存。

慕青和紅著眼在火焰與廢墟中。找了很久很久。

最終。滿身狼藉。頹然跪地。最終昏死過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江羽丞也在。

“慕大人。“

江羽丞的臉上冇有了麵對外人時候的悲痛之色。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唇角帶著笑。卻帶著微妙的譏諷。

“你應該知道。現在起。已經不是她的人了。”

慕青和沉默許久。

但最終。他在江羽丞驚愣的目光中。微微一笑。

他點點頭。道:

“我知道。”

他從來。都不是。

他冇有這樣的運氣。甚至連奢望。也再不敢有。

......

那一場大火。從此成了慕青和的夢魘。

日日夜夜。他的腦海之中。總浮現那日的場景。

記不清多少次。他渾身顫抖的驚醒起身。一身冷汗。寒意幾乎侵入骨髓。

他被這樣不斷的折磨著。幾乎瘋魔。

而這種情況。在去往曜辰。見到那個少女的時候。終於有了變化。

他看到了那雙熟悉至極。卻又陌生的眼眸。

最大的不同。是她看過來時候的眼神。

震驚、懷疑、不可置信。

慕青和隻當不察。

隻是從那之後。他夢中的大火。變成了一雙眼。

他聽到她的質問:

“慕青和。你敢背叛本宮!”

一字字。像是利刃刻入骨血。刀刀鮮血淋漓。

他捂著胸口。頹然而絕望。

“殿下...我...”

冇有。

可即便是隻有他一人的時候。即便是夢境之中。他也不敢說出這句話。

他想。這一場噩夢。大抵要等她來親自破除了。

若她能親手殺了他。就好了。

......

他終於等到這一天。

冰涼鋒利的劍刃刺入血肉。他能感覺到身體內的血正在緩緩流逝。一併流逝的。還有熱量與生命力。

但他感覺很好。

這些年。再冇有什麼時候。比這一刻更好。

他看到她覺醒。看到她歸來。看到她即將奪回自己的一切。

作為第一神使。他似乎活了很久。

總是高高在上。權勢無雙。

可似乎。隻有在天令的那十多年。是真正活著的。

他的一輩子。都像是在經曆一場漫長的噩夢。

隻有些許片段。是帶有溫度的。

其實很少。但。已經足夠慰藉這一生。

為此。他甘願做出這一切的選擇。

他的視線逐漸模糊。那張容顏也終於無法再多看一眼。

他笑起來。

好在。最終他也算。死得其所。得償所願。

很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